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满票

[新传说] 满票

时间:2019-09-15 来源:admin 点击:

  彭湾村地处深山,人口稀少,交通不便。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几年前,乡中心小学在彭湾村设了个教学点,后改名为彭湾小学。但小学设立后,每年只能招收十几个孩子,这些孩子大小不等,分散于一至六年级,让该校唯一的一名教师叫苦不迭。
  
  这年,上级为了整合教育资源,决定让生源极差的学校撤点并校,彭湾小学便位列其中。消息传来,村民们焦急万分。他们深知,一旦撤校,孩子们将每天到七八里外的乡中心小学去上学,风里来雨里去,那麻烦可就大了。况且,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守在家的多是老年人,他们每天能经受住来回十几里山路的颠簸吗?
  
  村民们纷纷聚集到村主任彭来福家商量对策,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商量出个好办法,最后建议彭来福先去找乡中心小学的莫校长说情。见了莫校长,彭来福说尽了好话,可莫校长就是不松口,他摊了摊手说:“这是上级的政策,我也无能为力。”不过,临别时莫校长说的一句话,还是让彭来福看到了希望。莫校长说:“彭湾小学的三间砖瓦房年久失修,属于危房。目前指望上级拨款建校是不可能了。要是村民们能筹资新建一所小学,这撤校的事我虽做不了主,但我每年可以派一名教师去你们那儿支教……”
  
  回家跟村民们一说,大家又都皱起了眉,为啥?因为这筹资建校可不是个小事,就算建几间简陋的教室,再加上教师住室、厕所和大门,少说也要花十几万,上哪儿去弄这么多钱?
  
  彭来福开始往外打电话,希望在外工作或经商的本村村民能捐资建校。电话打出去的当天,就有人返回了家乡,他便是本村最有出息的彭大庆。彭大庆是彭湾村唯一一名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公务员,现任某局局长。心想彭大庆一定会慷慨解囊,谁知彭大庆答应筹资建校的同时,却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要求。
  
  原来,彭大庆老家的祖坟在村后的荒坡上。多年来,彭大庆一直在局长这个职位上没能升迁,据阴阳先生说,是他家的地气不旺。彭湾小学正处在“龙脉”上,是难得的风水宝地,因此他多次想把祖坟迁到这里,却因村民们强烈反对,始终没能如愿。这次机会来了,只见他用指头敲着桌子说:“若村民们同意将校舍迁走,我就找教育局、财政局的局长通融一下,让他们给咱村拨点建校款,否则……”
  
  彭湾小学在村子的东部,地面平坦开阔,周围绿树成荫,是学生读书学习的最佳场所,还能往哪里迁呢?所以,彭来福听了彭大庆的要求后,气得双手发抖,真想踢他几脚,但气归气,光气不能解决问题。于是想了想后,彭来福赔着笑脸说:“彭局长,你这个要求我恐怕做不了主,我担心……这样吧,我把村民们召集起来开个会,让大家投投票,若半数以上通过,这事就算定下来。”
  
  彭大庆当然没意见。这些年来,村民们没少找他帮忙,有借钱的,有找工作的,有孩子上学的,大凡能帮上忙,他都鼎力相助。他相信,凭他的好口碑,村民们肯定支持他,也就是说,这事保准满票通过。
  
  事实似乎真的印证了彭大庆的猜测。当村民们被召集到村头时,一见彭大庆,个个鼓掌欢迎,不少村民还给彭大庆一个热情的拥抱。
  
  选票发下去了,很快又收了上来。可一宣布统计结果,彭大庆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原来只有两票是赞成票。彭来福见状,赶紧凑到彭大庆身边,眨巴着双眼说:“彭局长,别生气,我可是投了赞成票,真的。”
  
  彭大庆拂袖就走,村民们在后面紧紧追着,这个拉住他的胳膊说:“那两票中就有一票是我投的,千真万确。”那个扯着他的衣襟说:“要是我没投赞成票,天打五雷轰。”
  
  出了村子,彭大庆忍不住骂了几句脏话,因为他心里明白,这两票都是他投的。一票是发票的工作人员发给他的,他也不客气,就在“赞成”两字后面画了勾。另一票呢,是台下一个老婆婆给他的。当时老婆婆不停地朝他傻笑,他以为老婆婆想跟他说点什么,于是走了过去,没想到老婆婆将选票递给他。旁边的人说,老婆婆又聋又哑,还不识字,你就替她填选票吧。
  
  看来,指望彭大庆是没希望了,这使彭来福如坐针毡,还好,没焦急几天,彭来福就又见到了曙光。这天,“财神爷”彭狗剩开着豪车回来了。彭狗剩初中没毕业就到外面闯荡,瞎混几年后,他从别人手里接管了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不想经过几年倒腾,竟搞出了名堂,目前企业固定资产达幾千万。
  
  彭狗剩也是接到电话后,回来商议捐资办校的事的。但他似乎不急着说事,却请来厨师,在村子里大摆筵席,一下子摆了十几桌。村民们吃着香喷喷的饭菜,喝着滋润可口的好酒,纷纷朝彭狗剩跷起大拇指:“致富不忘乡邻,好样的!”
  
  酒过三巡,彭狗剩喷着酒气说:“父老乡亲们,以后有啥困难尽管说,我彭狗剩啥都缺就是不缺钱……”猛饮几杯酒后,彭狗剩接着说:“这捐资助教是造福后代的事,别说十万,就是二十万、一百万,我彭狗剩也愿意出,只是……”
  
  天啊,这彭狗剩也想捐款后,将彭湾小学迁走,将他家祖坟迁到这里,跟彭大庆如出一辙。
  
  村民们沉默了,却敢怒而不敢言,只是暗暗将口中的菜吐了出来,将杯中的酒泼到地上。
  
  彭来福看着心里窝火的村民,不好明说,他瞥了彭狗剩一眼,打着圆场说:“彭董事长,咱们还是投票吧,若半数以上投了赞成票,你这事就算成了。”
  
  彭狗剩望了望满桌见底的盘子,以及打着饱嗝的村民,颇有信心地说:“投就投吧,我想,得个满票应该不成问题。”
  
  接下来开始投票,然而结果却大出彭狗剩所料,他也只得了两张赞成票。彭狗剩那个气呀,真想让现场上的人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更让他生气的是,不少人都说投了赞成票,难道有鬼偷改了票不成?
  
  其实,这两张赞成票都是彭狗剩投的。不知是发票的工作人员马虎,还是两张票粘在一起没分开,总之,发票员竟发给彭狗剩两张票。彭狗剩喜不自禁,就在两张票的“赞成”一栏都画了勾。
  
  彭狗剩气呼呼地开着车走了,村民们望着车子扬起的灰尘,一个个摇头叹息……
  
  几天后,彭来福背着手在村口焦急地转来转去,忽然碰上本村村民杜向阳。杜向阳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病愈后落下残疾,成了一个跛子。由于身有残疾,干不成农活,长大成人后,杜向阳便在县城摆了个地摊,靠修理自行车维持生计。今天他是回老家看望老母亲的。
  
  两人相互打了招呼后,彭来福便把筹资建校所遇到的困难说了出来,本来也不指望他解决问题,只是随口说说。谁知杜向阳一听,竟眨巴眨巴眼睛说:“这事我来想想办法……”
  
  第二天,杜向阳便将一张银行卡放到彭来福手上,他说:“这是我多年修车攒下的十万块钱,就捐出来建校吧。”缓了口气,杜向阳接着说:“我是一个残疾人,不能对家乡做大的贡献,这点钱算是赎罪吧……”
  
  接了银行卡,彭来福握住杜向阳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村民们利用杜向阳捐的款,又筹集了几万块钱,终于在原址新建了一所小学。乡中心小学的莫校长也不食言,很快派了一位责任心极强的教师到这里任教。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这天,彭来福到城里办事,办完事见天色尚早,便顺道去探望杜向阳。不想杜向阳的修车摊上空无一人,一问才知道,原来几天前杜向阳因病住院了。
  
  到了医院,彭来福看到,杜向阳面色苍白,呼吸困难,身体极度虚弱,他的妈妈坐在床边暗自流泪。杜妈妈告诉彭来福,这几年杜向阳一直有头痛的毛病,可他没把这病当回事,直到几天前突然晕倒。后经检查才得知,原来他是长了脑瘤。医生说,杜向阳早该来医院检查,早该住院治疗,如今错过了最佳治疗期,恐怕……
  
  听了杜妈妈的话,彭来福的眼眶湿润了,心说,杜向阳咋能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呢,他是舍不得花钱啊,可对于建校,他却一点也不吝惜。
  
  杜向阳去世后,彭来福提议,在校园内给杜向阳竖尊塑像,让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永远记住这个热心教育事业的大恩人。提议很快得到村民们的赞同,为慎重起见,彭来福还是决定以投票的方式定夺。
  
  投票开始了,村民们个个投下神圣的一票,他们坚信,該提议肯定能满票通过。
  
  但检票结果却出人意料,竟有两人投了反对票。虽然这两票难以阻止提议的通过,但是,它们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众怒。“哪个龟孙投了反对票?有种你也捐十万呀……”不知是谁开始为杜向阳鸣不平。
  
  “大家静一静,别乱说!”彭来福赶紧维持秩序。
  
  待现场安静下来后,彭来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说是杜向阳死前写下的。他念道:“我杜向阳打小残疾,父亲抛下我不知去向,是母亲费尽千辛万苦把我拉扯长大的,其间没少得到众乡邻的帮助。还有,我们杜家在彭湾村是唯一一户外姓,可父老乡亲们却从没仗势欺人……”顿了顿,彭来福接着念道:“听说乡亲们要为我竖塑像,我坚决反对,我妈妈也坚决反对……”
  
  这下大家听明白了,原来是彭来福尊重杜向阳的遗愿,替他们母子投了反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