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甜泪

[新传说] 甜泪

时间:2019-09-16 来源:admin 点击:

  谢峰这次去省城是为了给“小妹”送钱,她在读大学,谢峰的这个小妹其实就是他未来的老婆。
  
  小妹名叫代芝,刚出生时抱养来的。她的亲生爹妈想要个接香火的,偏偏赶上了计划生育最紧的年代,没办法就送给谢家了。字据写得很清楚,将来不管姑娘生死,两家都不得来往,以先人做赌,否则家业不兴,谁也不想帮别人养孩子。
  
  五年前谢峰的妈妈临死时叫过他们,那时他们还都在读书。
  
  “代芝啊!你是妈抱养的,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成为谢家的人,读完书你就和阿峰过吧。妈在底下看着你们,不然妈就不能安心地去了。”说完将两人的手放在了一起。
  
  谢峰第一次知道妹妹不是亲妹妹,而且以后一生都要照顾她,他看看满脸泪水的代芝,使劲地点点头。
  
  “妈,你安心地走吧,这么多年你们这么疼我,还供我读县里的高中,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做你谢家的人。”
  
  谢峰听到代芝这么暖心的话,心里发誓以后无论多么困难,都不能让她受苦。
  
  刚好那年高考他离大学本科线差几分,就主动不再复读了,因为代芝考上了师范,他要供她。
  
  谢峰一人在家耕作十几亩地,爸爸已年老了,只能做些家务,他把地里的活全都揽了下来。每天都累得直不起腰,可他是充实的,因为在省城读大学的代芝要钱,学成回来了,将来要成他的妻子。
  
  这次他没有把钱打到代芝的卡上去,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她了,真的很想和她说说话。有她一个感激的眼神就够了,从小那红通通的小脸就特别惹人爱。
  
  他去班级没找到代芝,听她同寝室的同学说和同学去公园了。谢峰的心一紧,不会是谈了男朋友了吧,现在读大学都时兴谈恋爱啊!
  
  他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猛地打了自己几下。
  
  “你真是个小气男人?这就乱想,那以后怎么过日子?”他狠狠的骂自己,可腿脚却还是不听使唤,向学校旁边的公园走去。
  
  黄昏的公园里很多人,谢峰走得很慢。在快要出后门的时候,他的眼睛一黑,因为真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旁边多了一个瘦高的身影。两人坐得很近,一看就是一对情侣。
  
  那男子面目清秀,很秀气,看来比代芝小。可是长得的确很帅气。谢峰只看一眼,就感觉一生的幸福没有了。
  
  他足足定在那里有十几分钟,可是代芝谈得很投入,根本就没发觉身后呆如木鸡的谢峰,不时还有爽朗的笑声。
  
  过往的游人经过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他;这个晒得像猩猩的男子大概是个傻子。
  
  最后谢峰还是走了,没有打扰他们,他想男人应该大度。代芝长得漂亮,大学又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谈恋爱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是那晚,他在全城最便宜的旅社里怎么也睡不着,半夜眼角有湿湿的东西流出来,流进嘴里,涩涩的。
  
  第二天他将钱打到代芝的卡上就回家了。每天除了不要命的干活,就是坐在地里头拼命地抽烟,这是他刚学会的。
  
  直到有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把将他嘴角的烟蒂夺走,他才缓过神来。
  
  代芝毕业了,回家等待分配。
  
  “你怎么学会抽烟了,这东西对身体有害。”代芝一脸绯红,轻声地说,很是关切。
  
  谢峰苦笑了一下,总算熬到头了,不需要再为她那定期就要的学费操心了。
  
  屋里堆了很多东西,都是代芝带回来的书本和被单杂物。
  
  “爸爸,今天我来抄菜做饭,你们歇歇吧,中午你和峰哥喝酒。”代芝活泼得像个小麻雀,提着篮子一蹦一跳地去菜园摘菜去了。
  
  看着爸爸憨厚地笑着,谢峰心里像是吃了蜜,帮代芝收拾着带回来的东西。皮箱的衣服底下,他无意间翻到一本带锁的笔记本。谢峰放了回去,他不想弄坏那把精致的锁,可是心里却有想砸了它的欲望。刚好在皮箱的口袋里,他找到一把小钥匙。
  
  他迅速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眼门外,没见代芝的身影,迅速将笔记本打开。一张照片掉了下来,他看到那个最不愿意看的场景,代芝一脸甜蜜地和那个男孩手挽着手,靠得很近,近到都依偎在那小子的怀里,笑得一脸幸福。
  
  接下来他不知怎么吃的晚饭,只感觉额头很烫,饭后倒头就睡。
  
  这天代芝穿上了件漂亮的裙子,要去县城报名参加毕业生分配考试。谢峰要送送她,可代芝执意不让,说有峰哥在,她会紧张。
  
  谢峰鼓励她好好考,目送她的身影消失,他偷偷地跟了出去。自打早上代芝挑了那件衣服,他就感觉今天不一般。在县教育局的大门外,谢峰真的看到那个身影,两人很亲热地一起进去了。原本以为到了县城,那个秀气的男孩不在了,全省这么大,不可能刚好是一个县的,可是就是这么巧。
  
  他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以前的事他可以不去计较,可是现在眼看这养了二十多年的媳妇,就帮别人养了。
  
  谢峰站在大门外一直没动地方,他要当面问清楚,不能像个傻蛋一样帮别人提臭鞋。半小时后,代芝和那男子一路说笑着走了出来,见到脸色极其难看的谢峰站在人群中,她的脸也突的一抖,脸上的欢笑瞬间就消失了,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向谢峰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学小凤,有点像男孩哦。”她咯咯地笑,脸像个苹果。
  
  谢峰的脑子猛地一炸,怎么,是个女的啊?他瞪圆了眼睛盯着眼前这个脸已经红通通的假小子。身体细长,眉毛清秀,真是个女的啊!再看那姑娘抿着嘴只是笑笑不说话。
  
  “我……我是来接你的。”谢峰展开眉头,兴奋地说。拉着代芝的手,要请她的同学吃饭,那姑娘摇摇头,代芝说她还有事,走了。
  
  回家的这几天,谢峰每天都做了些代芝喜欢的饭菜,他自感理亏,要好好补偿她。
  
  转眼就要考试了,这次代芝要在城里住一夜,要谢峰去陪陪她,可是农活刚好很忙,他根本就走不开。
  
  “等我好消息!”这是临走时代芝的暖心话。
  
  当天下午村长找到谢峰,近来虫期来得很突然,快黄的稻子都大面积倒秆。上级急调了批药水在县城,他的文化程度较高,好分辨购买,要他一道去县里。出门时他爸要买把镰刀带回来,眼看就要收割稻子了。
  
  到县城货很紧,早就卖完了,要等一天。
  
  晚上他想看看代芝,就直奔考生指定的旅馆。在一杂货店买了把镰刀,还在地摊前买了些水果。代芝最喜欢吃苹果了,那脸就像个红苹果。
  
  他在柜台前查到代芝就住在一楼,就提着东西直奔而去。走廊里人很多,远远的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代芝住的那房间出来,向楼梯口旁边的厕所走去。
  
  谢峰认识她,是小凤。他刚想打声招呼,可是女孩正要上厕所,你去打招呼是有点别扭啊。
  
  不经意一瞟她进去的一刹那,谢峰感觉头顶响起了一声炸雷。因为那个身影进了男厕所,只几十秒的时间,他就出来了,推门进了代芝的房间。
  
  原来是个男人!
  
  “快点啊,我都等不及了!”在门开的一瞬间,他分明听到代芝在里面大声地叫嚷,那叫喊声,揪着他的心,在滴血。
  
  “这对狗男女,竟然骗我是女的,如今都在一起同居了。不杀了你们,我对不起地底下的妈!就算带到土里,你也是我谢家的人。”谢峰恶狠狠的骂,握紧了袋子里的那把新镰刀。
  
  房门没有关严,谢峰站在门外,眼睛里都瞪出了血,牙咬得嘎嘎响。
  
  屋里的床上代芝正穿着一件漂亮的睡裙,大概是那男人买的,正和那男子在打牌。
  
  谢峰提着刀,刚要冲进去,却被屋里传出的说话声定住了脚。
  
  “姐!我妈问了我很多次了,想你结婚时我们全家都去,但怕当年定的那抱养协定骂了祖宗,你倒问问峰哥认不认我们这门亲戚啊?”这声音的确是个男的,很是急切。
  
  “我也不知道,你没看姐夫上次见你那脸色吗?要不是我机灵,怕他都会打你了。他是个好人,这么些年为了我累死了,可是火气上来时,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我也不知道结婚能不能见到亲妈在场。”代芝叹了口气,一脸的忧伤。
  
  “咣当”一声,门外谢峰手里的镰刀掉在地上,袋子里红通通的苹果滚落一地。同时滚落的还有眼角滚烫泪珠,流进嘴里,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