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最后的龙头(2)

[传奇故事] 最后的龙头(2)

时间:2019-09-17 来源:admin 点击:

  
  司马寒冰,一个银鬓的老者,他似乎很不惹人注意,他的视野宽广,注意力都在众人的手上。
  
  “他就是一”
  
  突然,各种兵器同时出鞘,大厅里展开一场血战。
  
  高手对垒,生死只在弹指,刀光剑影之后,一切又归于死寂。
  
  辛默手握长剑静止在大殿中央,司马寒冰与沈斌的剑几乎同时刺中了他。他的脸静穆中央带一丝无奈。
  
  两柄剑一收,血花盛开,他缓缓倒在地上。
  
  司马寒冰不愧是绝顶高手,是他率先向辛默发难,刺中辛默的软肋,而沈斌则把最致命一击送给辛默,他的一剑,正中辛默的心窝。此刻,司马寒冰正把眼看向吴一坚。
  
  其实,吴一坚并不知道凶手是谁,昨夜,他与司马寒冰布下圈套,只等狐狸入彀——凶手狙杀龙在天后,定仓皇逃出,现在听到龙在天最后时刻还能说话,必定孤注一掷出剑杀人灭口。谁先亮剑,司马寒冰必将其就地正法。辛默在拔剑的一瞬,才发现背后潜着一把更快的剑,进攻受制,马上消极下去,被两大高手合力灭掉。如若让他施展开磅礴的剑法,结果仍是未知。
  
  4黄雀在后
  
  九月初八,夜。落叶。
  
  沈斌作为诛杀罪魁的英雄,又是帮内三号人物,顺理成章接管大龙头的位子。沈斌对老前辈一改往日阴鸷的面容,一脸的春风得意,盛情邀请司马寒冰主持他的就任大典。
  
  面对沈斌肆意张扬的得意,司马寒冰隐隐觉得,自己出山主持正义的目的似乎并未达到,而是被利用了。因此,尽管沈大龙头再三挽留,他还是没有参加他的大典就离开了,他实在不该蹬这趟浑水的。
  
  吴一坚则处境狼狈,他明显感觉到暗藏的危机,几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均以叛教的罪名被处决。
  
  沈斌约见吴一坚。在青龙山后竹林的尽头,吴一坚看到了沈大龙头,他一脸和气,已颇具领袖风度。
  
  吴一坚不得不拔剑,“我知道杀师父的是你!”
  
  “老三,你作为本帮谍报头子,我想有很多事,绝瞒不过你的耳目。我这人生性多疑,我想只有死人的口才会让我高枕无忧!”沈斌直截了当。
  
  “早应该想到,唐门出身的你,用毒与暗器必定高人一筹!”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如若你我联手,必无敌天下。可惜,把你这么一个厉害的对手放在身边,我会彻夜难眠的。师父确实是被我鸩杀的。”
  
  每天负责龙在天饮食的本是吴一坚的人,看来也被买通了。
  
  “在师父每天服用的毒中,你作了手脚!”
  
  “那老匹夫罪孽深重,每天定时服毒,以防有人暗害,在他的九步化血蛇酒里,我加入了一点雪蟾酥,哼,一丁点,他是辨不出任何不同的,但对于他是过量的。他死的时候没有痛苦,在睡梦中心脏麻痹而死,就是最好的仵作也看不出任何端倪,然后我再补上一剑,制造被人刃杀的假象,我想,普天之下,只有老大辛默的造诣能达到这重境界。”寂静夜空里突然一阵夜枭似的笑声,“谢谢老三与我合作,除掉我最大的绊脚石!”
  
  吴一坚与司马寒冰当时最怀疑的就是沈斌,只要有辛默在,他永远不可能得到龙头的宝座,所以他会铤而走险,他的势力吴一坚是最清楚的。现在想来,他们在大殿逼真凶现身时,用了一个多么拙劣的计策!沈斌一定在暗自狂笑……
  
  当时,沈斌瞄了一眼辛默,左手是一枚淬了剧毒暗器,辛默也很清楚他的底子,他根本没有多想剑就出鞘了。辛默根本不是杀人灭口,而是阻止沈斌发出那一枚见血封喉的毒针。
  
  变化太突然,司马寒冰根本无暇考虑,按既定计划就仓促出手,剑指第一个动手的人。
  
  本欲打草惊蛇,到头来却被借刀杀人!
  
  被利用的屈辱在内心升腾,吴一坚的脸被痛苦扭曲,他像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咆哮了,这个精于暗杀的悍将要与沈斌拼命了。
  
  沈斌只是微笑。在他看来,消灭吴一坚无需费吹灰之力,他所有的强劲均是不轻易示人的。的确,像路飘萍那种无名之辈,根本在他剑下走不了十招,而他真正的实力,根本与辛默在伯仲之间,为雪藏实力,才不惜被路飘萍刺中一剑。事实上,这剑伤已经过早准备好了,只是恰巧被吴一坚在龙在天死的次日发现而已。
  
  吴一坚的剑已游至咫尺,沈斌的左手突然撒出一天花雨。唐门的散花针,是一种极阴毒的暗器。吴一坚的攻势骤然收回,化成伞式剑弧以收拢这些夺命的飞针,然而,沈斌的暗器根本是在佯攻,他真正的武器还是那把剑,此时,一条毒蛇已经随着花雨迅速逼向吴一坚的咽喉,吴一坚嗅到了死神的气息……
  
  冥冥之中,吴一坚忽然看到一缕寒光开山裂石而来,那张嘴吐芯的毒蛇突然重重地跌到地上,而司马寒冰则从天而降,此刻,他就在吴一坚的对面,手中一把兀自滴血的剑。
  
  两人之间就是沈斌,沈斌低着头看着胸前喷射的血箭,满脸惊疑,重重倒下。
  
  5最后的龙头
  
  九月初九,帝女花。
  
  吴一坚突然成为了青龙会的最高统帅,他有点狐疑,有点战战兢兢,虽然司马寒冰如神兵天降一般救了他,但司马寒冰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何又能突然现身?
  
  面对吴一坚的疑问,司马寒冰笑而不语,只是一句“好自为之”,便拱手道别。
  
  司马寒冰知道,吴一坚在青龙会大龙头的位置上也不会坐太久的,因为,他太易于被人利用了。青龙会最近遭遇的一切,似乎都被一个邪恶而庞大的黑手操控,就连他司马寒冰,也只能按着他的步骤行动,一切都是某一人在杜撰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真的发生着,故事的结尾,也许更加令人瞠目结舌。
  
  然而,司马寒冰决意再不介入江湖的纠葛了,这次,他是真的踏上了归途,无论途中收到怎样神秘的暗号,他都不会再回头了。
  
  他要当一个看客,谁是最后的赢家,谁就是幕后最终的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