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幽默故事] 山路驴车

[幽默故事] 山路驴车

时间:2019-09-17 来源:admin 点击:

  太阳冒得老高。老八和往常一样吆着驴车,从山路上往回急着赶。老虎窝拐弯处停着一辆黑乌金一样的小轿车,显得分外扎势。这山路拐弯处窄得唬人,老八艺高人胆大,“吁……”的一声,驴车像黄鳝一样溜了过去。车刚过去,他便听到身后一声喝斥。他回头一看,一位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城里小伙子追了过来:“你牲口的耳朵把我的车划了一下。”
  
  老八伸手去摸那黑轿车,小伙子失声尖叫起来,老八的手像给烫了一下赶紧缩回来。
  
  “你,你竟胆敢用手摸车!”小伙子冲到老八跟前,唾沫溅了老八一脸:“你知道这是什么车?”
  
  老八被噎住了。他哪知道是什么汽车。老八一辈子与驴马为伍。牲畜一张口,他能辨出年龄大小;它们嚎叫一声,他就明白它们需要什么。可这会儿,向来神气十足的他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只好用他那比树皮还粗的手,焉搭搭地拭着脸上的唾沫星。
  
  “这是世界名车,它身上一块玻璃的价钱。凭你的收入干到阎王殿里去也挣不回来!”
  
  血,一下涌到老八脑顶。他陷入苦苦思索,从口袋里摸出一支劣质雪茄烟敬上道:“你的车值钱,我也真信。但常人说骡马比君子哩,你别看这头驴子虽是牲畜,可它耳朵不脏,毛茸茸的又软又柔……”
  
  “放屁!”没等老八说完,那小伙子一把夺过老八手中的鞭子,就要抽打驴子。老八哪敢怠慢,他死死地捏住小伙子手腕道:“我这驴子是世上最听话的牲口,你今儿要打就干脆打我罢了,我这把老骨头值不了几个钱……”
  
  小伙子怒目圆睁,他扬起鞭子在老八头顶画个弧,可终于没有落下来,然后无可奈何地将鞭子扔在地上,牙缝里蹦出一句:“老不死的!”便回到轿车前,正好一位秃了顶、干部模样的人也回来了,他们匆匆上了车后,绕过老八,一溜风地下山去了。
  
  走了不多会,老八猛发现刚才那辆车又停在前边路口了。一种不祥之兆掠过老八心头:这家伙前思后想又反悔了?
  
  老八连忙赶到跟前,谁知刚才满脸杀气的小伙子这回满脸堆笑,主动上前给他递烟哩!老八哪敢接人家的名贵烟,他那饱经风霜的黄眼珠,放射出狐疑的目光,在对方脸上扫来扫去。
  
  那干部模样的人更是和蔼得像个菩萨,他说:“老乡啊,别客气,今儿双休日出来开开心,没想到,你看这……”
  
  老八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下恍然大悟。这个地方七组人和六组人为地界闹了纠纷,七组人便将六组人进山的这路挖断了。前几天老八用树枝搭个简易桥,此刻被“黑乌金”给压断了,车的后轮深陷到沟里去了。
  
  老八顿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往上提了一下,精神倍长。他大大方方地接过对方的烟,小伙子立刻将打火机一扣,熊熊火苗蹿得快够上老八的白眉毛。老八哪有这工夫,他把香烟往自己耳背上一夹,大手一挥道:“这驴子劲大得很,甭说小车,大货车也小菜一碟……”
  
  不过老八一拿起绳子却犯了傻,他在地上急得团团转。老八怯生生地说:“这车油漆不敢摸,车身昂贵,车头上咋拴绳子啊?”
  
  “哦……拴吧!”车内先是一楞,然后两人一齐喊了起来。
  
  老八飞快地系好绳子,然后“吁……”一声口令,小轿车脱兔一般地蹦出了深沟。
  
  然而,鬼也想不到,几乎同时,那驴子用力过大,猛放个响屁,尾巴扬起后,稀粪子弹一样,“嗖”地飞了出来,美美地喷了一车头,也飞溅了老八一脸,顿时草木发酵,臭气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