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带上父母去旅行

带上父母去旅行

时间:2019-10-04 来源:admin 点击:

  1
  
  我带着父母和孩子,去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厦门。丈夫特地订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希望父母能住得更舒适一些。但是第二天早上,他俩抢着跟我抱怨,一夜没有睡安稳。
  
  父亲说:“床头灯怎么也关不上,晚上太刺眼,睡不着。”母亲接着控诉:“空调关了热,开了又冷,‘搞死人了。’”——这是她的口头禅,表示极度不满。孩子听了外公的话,大步走进房间,伸手摸到一个银色按钮,“啪”的一声,床头灯应声而灭,父亲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我和父母的长途旅行。在我步入中年后,这好像是我和他们的第三次旅行。第一次是去北京,第二次是去上海。并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只是想让平淡的日常生活有那么一点点起伏。
  
  父亲今年74岁,母亲69岁,身体都还好,但也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父亲有高血压,有时难免吓唬自己。加上前段时间,我的大伯突然中风住院,几个月过去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靠鼻饲维持养分。父亲每次去医院探视回来,便独坐在餐桌前,暮色里也不开灯,默默地抽烟。
  
  为了缓解这样的气氛,我提出旅行。我们乘坐的是合福高铁(我父母胆小,害怕坐飞机),沿途经过皖南、赣南以及闽南。他们有时指点着窗外的青山、房子、河流,有时窃窃私语,有时父亲还会掏出本子,记录下列车到达的站名和时间。
  
  2
  
  父母不怎么出远门,日常生活半径只有两公里左右——菜市场、超市、银行或者门口修雨伞和拉链的小店。我小时候没有旅行的概念,全家旅行更罕见。那时父母的单位会组织一些游玩的活动,但通常都是同事们在一起,并不带孩子。直到2009年,我和父母才第一次一起出远门,去北京看后奥运时代的那些场馆,在曾经有过激烈比赛的草地上,拿着照相的人提供的大火炬,留下全家的合影。
  
  去北京,坐的是软卧,拉上门,只有我们一家人。父亲当时兴致很好地提议看外面的月亮——它在车窗外无声地追着火车,村庄的零星灯火一盏一盏被丢弃在远方。
  
  2010年,我们去上海看世博会。那次世博会之旅,沙特馆的三维影院尤其让我们震撼,站在传送带上,身体犹如悬空,那是从未有过的奇妙视觉体验。我看着身边和大家一起张嘴惊呼的父母,心里想着——真高兴,我们一起看到了这一幕。
  
  3
  
  在厦门,海景房的宽敞与美丽让两位老人万般满意,但是得知房价之后,他们却看哪里都不顺眼了。房间一整面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对面的鼓浪屿,父亲却不以为然地撇嘴质疑:“我们要去那里吗?那么小的地方,看不出有什么好玩儿的。”
  
  去鼓浪屿的轮渡票居然热门到要提前买——得知这个消息后,我有点儿沉不住气了。按照我的计划,我们将在岛上的民宅住两晚。
  
  我托酒店旅订部的小伙子无论如何替我买到轮渡票,当然,每张都加了额外的手续费。从码头下船后,我们拖着行李箱,一路问询,走了足足40分钟,才找到那家老别墅改成的民宅。正赶上高温天,岛上又只能步行,我担心父亲会走得累,抱怨住宿的地方太远,一路不免心急,那会儿的脸色,红得像蒸熟的虾。
  
  后来,父亲休息好了,有了精神,开始饶有兴致地看一家又一家历史悠久的老房子。特别是当我们走进著名的菽庄花园,当他看到曾经的私家花园里面,居然不动声色地收纳着浩瀚大海的一角时,他的脸上出现了我曾在世博会沙特馆里看到的表情,我心想——真高兴啊,这趟旅行,总算有了他们喜欢的地方。
  
  母亲喜欢岛上的凤凰花,路上买了莲雾来吃,又讨价还价地买了一包小鱼干。拥挤的龙头路,人山人海的喧嚣之中,她和父亲害怕走散,相互牵起手——那是他们此行最安静的一刻,他们终于没有像往常一样,走一路争执一路了。
  
  那一刻,我突然感悟到,总是我们做子女的,一再用匆忙的背影告诉父母,不要追。而父母在孩子将要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时,他们其实很想去追赶孩子,告诉他们,请不要走那么远。
  
  就像我和我父母仅仅3次的遠行,在他们对宾馆房价不断表达不满、对旅游景点到处塞满了人、到处需要排队的声声抱怨之外,我其实明白——去哪里、看什么风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你愿意带着我们去世界的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