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亿万富婆的七个男人

亿万富婆的七个男人

时间:2019-10-18 来源:admin 点击:

  也许再没有一个女人的婚姻史会比芭芭拉·霍顿更辉煌:她一生曾嫁过三位王子、一位伯爵、一位男爵、一位外交官和一位好莱坞明星。这位当年的女首富,对每一段情感都很投入。她散尽千金想换取的,无非是男人们的真心。但在财富面前,爱成了万花筒中的图案,变化多端,又虚无易碎。
  
  白马王子未必想解救孤独公主
  
  芭芭拉生于1912年,是当时百货业连锁巨子的孙女。母亲在她6岁时自杀,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安全感缺失,造成了她一生的情感悲剧。
  
  她被亲属收养,却拥有2500万美金的遗产。要知道,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电影票只要5美分一张。
  
  18岁这年,芭芭拉穿戴的珠宝服装已引领一代风尚。很多顶级设计师为她专门设计的时装、珠宝、名车时髦奢侈。众人面前,“亿万宝贝”光彩夺目,而这光鲜的背后,只有一颗惶恐、无所依靠的心。
  
  在这一年,格鲁吉亚王子亚历克西斯走入了她的生活。作为既无臣民也没有财富的落泊贵族,他被她的富有惊得目瞪口呆,并开始热烈地追求她。他带着大捧稀有颜色的玫瑰来见她,带她骑白马兜风,像莽撞小伙一样翻过高墙,在她的阳台下唱热烈的情歌。
  
  在别人眼里,他们极不般配,不仅因为两人身家差异巨大,而且因亚历克西斯是有妇之夫。而在芭芭拉看来,王子肯放下身段,追求她这个孤女,这般痴情无法抵挡。
  
  大团圆的结局背后是丑陋的现实,为尽快娶到芭芭拉,亚历克西斯不仅逼迫贵族妻子离婚,还设计了一个恶毒的圈套:散播芭芭拉和同性恋表哥的丑闻,把她置于声名狼藉的境地,再以拯救者的姿态出现。
  
  王子如愿以偿,婚后第一年,他就花掉妻子的数百万美元。与此同时,他连一丝温情都不愿给芭芭拉,还对友人不止一次地放出醉话:“谁会爱这样一个芦柴棒,一切都是看在钱的分上。”
  
  在缺乏真情的环境中长大,芭芭拉不懂什么是爱,更不懂如何去爱和被爱。她只知道自己害怕孤独,如果有人肯陪伴她,她宁愿用钱去兑换。这注定她会再次陷入圈套。
  
  之后,亚历克西斯死于车祸。科特伯爵及时填补了芭芭拉的空虚,一句“我今生等的人就是你,我将为你赴汤蹈火”的情话,就让芭芭拉热泪盈眶。抱着一丝希望,她很快允婚。
  
  蜜月一过,科特就骗走了她大笔的美元,去做不三不四的生意。芭芭拉对投资提出疑议,他却大打出手。最严重的一次,芭芭拉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为了麻醉自己,芭芭拉染上了毒品。更可怕的是,为了控制妻子的庞大财富,科特甚至策划了一次谋杀。万幸的是谋杀并没成功,芭芭拉带着她和科特所生的儿子兰斯,逃命一般离开了家。
  
  真爱来了,她却不信可以拥有
  
  “二战”爆发后,芭芭拉捐献了大笔财产给法国自由组织和英国海军,帮助他们抗击纳粹德国。这是她一生中最光彩照人的时刻。她的活跃深深吸引了好莱坞当红男星加里·格兰特。
  
  加里的爱真挚而强烈,在得知芭芭拉可能不能再生育后,一直渴望“生三四个孩子”的加里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他没想到这会让芭芭拉敏感自卑。芭芭拉把怀上孩子与加里的爱画上等号,愧疚、自责、绝望和恐惧把心填得满满的,她甚至迁怒于兰斯,认为兰斯是科特给她下的诅咒。
  
  无辜的兰斯在母亲的暴怒中发抖。芭芭拉用疯狂购物、喝酒和镇静剂麻痹自己,以憎恶的眼神推开索求拥抱的儿子。加里觉得,妻子的内心深处刮着狂暴的龙卷风,他的爱竟不能给予她安全感。深感挫败、身心俱疲的加里最终结束了这场疯狂的婚姻。他没有贵族头衔,也没有大笔财富,却是唯一没有向她索取赡养费的男人。
  
  这次感情受挫让芭芭拉一蹶不振,她对药物的依赖更加强烈,开始吸食大麻。身边的男人像苍蝇般盯着她的财富,只有俄罗斯王子伊戈尔·特鲁别茨柯依尽心尽力地陪伴她。
  
  这位王子也真心爱着芭芭拉,他成为了芭芭拉的第4任丈夫。他带她去看最好的医生,在她酒瘾毒瘾发作时紧紧抱住她,忍受她的踢咬,忍受她的长指甲在他胳膊上划出一道又一道血痕。然而伊戈尔不可能总待在芭芭拉身边,他有自己的事业。
  
  芭芭拉却不能忍受任何分离,她对安全感的需要极度“贪婪”。伊戈尔每次回家,只能看到妻子烂醉在床,床头还有散落的毒品。“离婚吧!”王子无奈地放弃。
  
  不久,“霍顿财团女继承人芭芭拉·霍顿自杀未遂”的新闻登上各大报纸头版。她像一辆失控的车,在人生的轨迹上越滑越远。
  
  孤独中她用钻石换聊天
  
  1953年,41岁的芭芭拉开始了第5次婚姻。丈夫波菲里奥是外交官,艾娃·加德纳、玛丽莲·梦露都曾是他的绯闻女友。有点头脑的女人都会对这样的花花公子避之不及,但芭芭拉已经不能以美貌赢人了,人生的筹码在迅速减少,能俘获一名花花公子,可以证明自己还没有老。蜜月里,为讨好丈夫,她不惜花重金为他买下私人飞机,后者却用它穿梭于情人与妻子之间。53天后,丑闻登在小报上,芭芭拉屈辱地付出了250万美元的赡养费,结束了婚姻。
  
  一年后,她宣布将与老朋友、德国网球明星戈特弗里德结婚。舆论大哗,因为戈特弗里德男爵是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
  
  芭芭拉的心已满目苍夷,她要的已不是情爱,只是平静相伴。她在墨西哥修建了一栋日式别墅,与丈夫和他的男伴生活在一起。这看似荒诞的生活,却给了她一生中难得的安宁。
  
  长大成人的兰斯觉得母亲让他丢尽了脸,他不断找茬。于是,婚姻维持了4年后,芭芭拉无奈地与戈特弗里德分手。
  
  在她52岁那年,某国王子雷蒙多为她写下一首首情诗。芭芭拉鼓足勇气,最后一次挑战命运:“我将最后一次当新娘,看我是否真的中了无法幸福的诅咒。”两年后,她再次离婚了。
  
  “我所要的不多,哪怕只是一个贫穷温暖的家。”这是芭芭拉晚年的自白,她说得那样诚恳,沙哑的嗓音中有对此生的无尽追悔。可惜,没人相信这是她的心里话。
  
  命运给了她最后一击——1972年,独生子兰斯死于空难。直到兰斯下葬的那天,她才意识到儿子是自己最重要的男人,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但他永远离去了。
  
  芭芭拉开始疯狂花钱,以忘记丧子之痛,加上一直信任的律师为她推荐了一项又一项血本无归的投资,她的财富迅速缩水,最终不得不靠变卖固定资产和收藏品度日。
  
  最后的岁月里,芭芭拉每天穿着晚礼服,戴着珠宝,坐在酒店的套房里,等着与友人聊天。她颤巍巍地掏出钻石,感谢与她聊天的人,只有他们给她凄凉的一生带来了一丝余温。
  
  66岁,芭芭拉在孤独中死去。去世时,她的账户上仅剩下3000美元。她的故事就像一场云霞的聚散:初时瑰丽耀眼,中间如火如荼,最终被无尽的苍凉所吞没。命运给过她亿万财富,却没有给她掌控财富的智慧,使她陷入一段又一段孽缘。她如此敏感软弱,给了男人们蒙骗、伤害她的机会,这也是性格决定命运的一段苍凉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