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名人故事> 让安德鲁自豪的“一堆牛粪”

让安德鲁自豪的“一堆牛粪”

时间:2019-10-29 来源:admin 点击:

  让安德鲁自豪的“一堆牛粪”字数:1611来源:思维与智慧·上半月2019年10期字体:大中小打印当页正文北京国家大剧院于1998年正式批准立项,面向全世界的建筑设计师公开招标。29岁就设计了巴黎戴高乐机场候机楼的法国建筑师安德鲁,也信心百倍地前来竞标。发标方的基本要求是,国家大剧院位于人民大会堂西侧,离天安门500米,而且要把大剧院从长安街边向后推60米。安德鲁对此要求非常不满,随即拿出自己的设计方案:采用橢圆形构造,四周以人工湖环绕,椭圆表面用钛金属板与玻璃表现出透明的效果。各方对他的方案褒贬不一,赞赏者说它是“一颗浮于水面的明珠”,反对者则戏称它为“蛋”,甚至是“牛粪”。
  
  安德鲁对与会者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我不介意大家认为它像蛋还是牛粪,随大家去想象好了。当你设计建造出一座建筑,让人们去参观去欣赏时,人们自然会对这座建筑存在不同的看法,这种看法不是建筑师强加在他们头上的。设计是创作,而自由是最重要的,如果表达的不是设计师的意愿,就不会是好设计。”
  
  他进一步阐述道:“建筑是全人类共通的东西,这种共性才是最重要的。在一个全新的时代,用现代科学技术去重复旧有的东西是毫无意义的,这种行为只会阻碍发展。如果真那样做了,就像在堆一件家具似的堆一幢建筑物,那对我来说,就是干脆把它逼到了一个危机的边缘。”
  
  双方因意见相左而不欢而散。助手劝安德鲁:“咱们是竞标方,应把尊重发标方的意愿作为终极目标,而不应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但倔强的安德鲁依然不改初衷,对助手说:“如果发标方硬要坚持他们原有的观点,我只好礼貌地拒绝他们,除此以外,再无别的选择。”
  
  安德鲁对自己并未失去信心,他对助手说:“别着急,再等几天就会有最后结果的。我敢打赌,中方一定会接受我的建议而让我留下来。”
  
  果不其然,半个月后,安德鲁接到了他中标的通知,这让他兴奋异常,激动地说:“一个开放的中国,更愿意接纳许多新鲜事物,使我对这次设计更加信心十足。”
  
  不过,仍有许多人对国家大剧院设计成蛋形的外观感到好奇。安德鲁解释说:“大剧院是对天空冒犯最少的一座建筑,它如此好地接受了天空的倒影,而且非常谦逊,但又非常强大,和北京其他一些建筑比较,它什么也没有摧毁。遇到雨天,在这座建筑物上形成的反光,会使它显得更加美丽。”
  
  安德鲁十分得意地讲解着大剧院的神奇构造:“这座建筑既没有窗户,也没有门,人们仅从外围去观察它,是根本无法触碰到它的内心世界。这就像一个神话,在一个神秘的山谷里,要进入大剧院,必须经过一个往下的坡道,从水底才能进入。而在行进的过程中,它又会突然从你眼前消失,正当你感到迷茫时,它又以最快的速度重现在你眼前,让你感到非常的神秘。更为奇妙的是,如果是大雨天,就会从大剧院周边的水池中看到它的倒影,那景象简直美妙极了,绝对会让你流连忘返,仿佛置身于一个神话般的极乐世界。”
  
  有人说:“从大剧院周围的水池里,确实能看到人民大会堂的倒影,这点很让大家喜欢。”
  
  安德鲁幽默地说:“这些天我正寻思着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中方是不是应该付给我双倍的报酬呢?因为是我让大会堂的体积翻了一倍啊。”
  
  还有人问他:“有人说大剧院像一堆牛粪,对此你如何看?”
  
  安德鲁立即爆发出大笑声:“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牛。我曾经长期在乡村中生活,我见过所有形态的牛粪,但唯独没见过这种形状的牛粪,这也是我为之自豪的一件事。因为,这堆牛粪是我创造的,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说,我能不高兴地放声大笑吗?!”
  
  安德鲁说:“我刚懂事时,父亲就曾多次教导我,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必须独一无二,要做就做到极致。我没有辜负父亲,也已经做到了。就如我设计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广州体育馆和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那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建筑。我仍将一如既往地干下去,为人们奉献出更多独一无二的美丽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