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时间:2019-11-07 来源:admin 点击:

  她和他同年,她的母亲是他的姑母,两家住得很近,两小无猜的他们从小感情甚笃。
  
  9岁那年,她的父亲过世。他的父亲可怜她们母女二人孤苦无依,将她们接到了家中。她曾经跟随表姐学习刺绣,而他6岁习画,两人经常凑在一起画画,大人们便请了一位家庭教师教他们画。
  
  有了老师悉心的教导,两人进步很快,她羡慕他的聪颖和灵气,自认望尘莫及,唯有在刺绣上下功夫,和他齐头并进。
  
  在他们14岁时,他的母亲也过世了,他们更是形影不离。亲人们打趣:“真是亲上加亲的一对小人儿。”
  
  15岁,学有所成的他在家乡开了一家国画专修馆,她成了他的学生,在一众亲戚家的女孩中,他的眼睛一刻不停地追随她俏丽的身影。面对他灼热的目光,她总是害羞地低下头,但又忍不住偷偷回望他。
  
  看着他眼里的爱恋,他的姐姐许诺,一定会帮助他们,成全他们。
  
  他的父亲和姐姐也很喜欢乖巧好学的她,本以为会亲上加亲的二人却万万没有想到,迎接他们的竟是晴天霹雳。他家里忙上忙下地准备聘礼,最后下聘的竟是当地钱庄富豪家的千金。
  
  急怒攻心的他跑去问姐姐是怎么回事,得到的答案是:“你们两人的八字相克,断然不能在一起。”
  
  当他跑去找她时,她和母亲已经人去楼空。既然缘分已尽,她便不想在近前伤心断肠,这于两人都无益。
  
  为了把自己纯贞的情怀永远地留给他,她将本名杨瘦玉改为杨守玉,16岁的她暗下决心,为他守身如玉一辈子。
  
  她走了,把他的心也带走了。他拒婚出逃,四处追寻她的下落,她不愿干扰他的生活,他追她就躲,两人再也没能碰面。
  
  最后,失魂落魄的他只身去了上海。她得知他在上海开办图画美术馆后,便选择继续刺绣,并报考了常州女子师范学校图工班。在生活上,他们不能双宿双飞,在艺术上,她要和他比翼双飞。
  
  彼时,他是上海美专的副校长,开办人体模特写生课,并展出了一部分人体写生的素描作品,并宣称,人体美为美中之至美。此言一出,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遭到各界人士的抨击,并被冠之“艺术叛徒”、“教育界的蟊贼”的骂名。
  
  她埋首钻研刺绣工艺,听闻他遭受不白污蔑,毅然站出来声援,大胆向世俗愚昧挑战,她用手中的针和线绣出两幅女性裸体作品《少女与鹅》和《出浴》,色彩绚丽,且极具生命活力,向人们展示着艺术的真善美,作品在江苏省内展出,引起了轰动。
  
  艺术再一次将他们二人联系在了一起。她的代表作《罗斯福绣像》在抗战胜利后,被作为国礼赠送给了美国总统罗斯福。他想在上海艺专开设绘绣科,而她是最合适的人选。他郑重其事地请示文化部部长,部长以华东文化部的名义发聘书,邀请她来上海从事刺绣研究工作。
  
  她不是不想和他再次徜徉在艺术的殿堂里,但这么多年,自己一直一个人孤单守望,而他已是早有家室的人,两人相处、相见终是有诸多不便。她是一个自尊自重的人,思虑再三,最后还是婉拒了邀请。
  
  她的世界里从始至终只有他,她将所有的守望和相依都融入到了作品里,当他收到她托人转交的巨幅绣像作品时,不禁潸然泪下。
  
  他郑重地向郭沫若推荐她的作品,请其在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后,将斯大林的绣像作品代为赠予。
  
  晚年,他衣锦还乡,在鲜花和众人的簇拥中,他搜寻着她的身影,故乡是和她联系在一起的,此刻,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
  
  她依旧住在老宅里,屋子破败,但被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如她高洁的品性,墙上挂着一幅斑驳的黑白人像,正是少年时清秀端庄的她。
  
  阔别将近60载,听着他踏在木板上的脚步声声,她既兴奋又慌乱,临到最后一刻,她退缩了,她没有办法平静自己的内心,也没有办法平静地面对他。
  
  后来,在众人的劝说下,她和他在暮年见了最后一面。她嗫嗫说了一句:“我们都老了。”而他拍着她的手说:“我们几十年没见,时间过得真快啊。”
  
  两个月后,她去世了。她是著名的刺绣专家杨守玉,而他是她守望了一辈子的现代杰出画家、美术教育家刘海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