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人走茶未凉

人走茶未凉

时间:2019-11-07 来源:admin 点击:

  那天,闲来无事,我翻了一下通讯录,很久不来往,甚至几年不说一句话的大有人在,算是隐形朋友。这些人很少发朋友圈,不喜在群里发言,常年坚持朋友圈不点赞、不评论、不互动,但删除不得,因为我们曾经是知己好友。
  
  像我这种上学时曾吹牛文章发表在某某报刊,实则连班级黑板报都未上过的人,如今文章偶尔见诸报端,按理论情,昔日好友看到了应该点赞祝贺,并大肆替我宣传吆喝才是。然,他们集体在朋友圈失明了,这是我气愤之处,于是决定,绝不主动联系他们。即使他们百年不遇在朋友圈集赞领福利或拉选票啥的,我也假装没看到,让他们自个儿反省去。
  
  去年,我心情不好,设置了朋友圈三天可见,一月未曾更新朋友圈,有友不淡定了,连那些几年不来往的朋友都微我,怎么了,朋友圈咋大门紧闭了?
  
  三个月后,我调整好心态,又回来了,朋友圈大门打开,一位久未露面的大姐激动地在我新鲜出炉的朋友圈下留言:好哇,你终于回来了!
  
  这位大姐曾是我最好的一位文友,后来因各自忙,竟然几年未曾说过一句话。她说,她虽然不常发朋友圈,但经常翻看我的朋友圈,眼看我盖高楼,眼看我宴宾客,心里有点泛酸水儿,但我突然不在朋友圈显摆了,她一下便慌乱了。如今,见我满血归来,她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哈,大姐幽默,這番话感人呢。
  
  想起去年年底,我动过一次手术,术后我在病房走廊上自拍了一张照片,换做微信头像。自我感觉挺得意的,可头像放上不久,一位同学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病了,头像看着一点也不健康。
  
  她这么一说,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位睡在我临铺的姐妹,曾经我们是好到上厕所都要结伴的闺蜜,毕业后回到了各自城市,书信往来频繁,后有了电话,也常电话诉衷肠,但最近几年,鲜有联系。没想到,她一直在关注我,刚换不久的头像也被她捕捉到了端倪,让她深夜牵挂,打电话给我。
  
  那些隐藏在我通讯录里的朋友,其实并未走远,他们在悄悄注视着我,也许有时对我看不惯,有时假装不存在,但我仍是他们深藏心底的朋友,由衷望我安好。有一类朋友,你风光时他们未必出现,但你落魄时,他们定会揪心。
  
  其实,我也常在某个深夜,想起某些朋友,有的已经删除,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但曾经的友情和交往,会在某个瞬间突然从记忆里跳出来,久难忘怀。我特别想躲在远处某个角落里偷瞄他们一眼,朋友安好,便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