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在你的生命里猖狂一辈子

在你的生命里猖狂一辈子

时间:2019-11-11 来源:admin 点击:

  A
  
  14岁那年的秋天,我偷偷去医院化验了血型。化验单上那个鲜明的“O”字刺痛了我。因为我知道,母亲是B型血。
  
  彼时,我和母亲的关系极度恶化。在每次和她争吵完之后,我总是怀疑,我和她根本没有所谓的血脉相连,所以才如此互不相让。
  
  我在满是落叶的小路上踌躇了整整一下午,一直都在想,既然我不是母亲亲生的,那么我还该不该呆在家里?直到夜幕降临时,弟弟跑来找我,我才很不情愿地回去。
  
  母亲瞪着眼问我:“都几点了还不回家?”我没说话,她说:“饭在厨房里,吃完把碗洗了!”
  
  我没吃饭,只把用过的碗筷放到锅里,开始慢慢地洗。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洗碗,从14岁那年的春节开始,母亲就说:“你要做一些家务,先从洗碗开始。”我一直强烈地抵制,以言语,以仇视。抵制她让我做家务,抵制她偏爱小我1岁的弟弟,抵制她嫌我不够淑女,以及她对我的一切约束。
  
  抵制的结果就是母女关系的恶化。
  
  B
  
  知道了我和母亲的血型不一样后,我也就顺从地开始洗碗。在我看来,既然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么我就应该像一个丫环一样,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理所当然要给人家干活儿。我终于明白,我没有资格在人家面前那么猖狂。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努力读书,因为我想早一点离开“人家”的家,想在属于我的地盘上肆意猖狂。
  
  就这样,我们很难得地相安无事了两个多月,她又让我自己洗衣服。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好。”然后,我把衣服扔到盆里,执拗地不用洗衣机。过了一会儿,她把弟弟的衣服抱过来,也泡在盆里,我又一件一件地把弟弟的衣服捞出来,说:“这些我不洗。”
  
  她愣愣地看着我,说:“这是你弟弟的,没几件!”我没抬头,说:“你们养了我,我洗!他跟我没关系!”
  
  母亲“噌”的一下站起来,说:“他是你弟,咋跟你没关系?”“他跟我就是没关系!”我盯着她,静静地重复。
  
  母亲生气地举起手,我不屑一顾地看着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巴掌落在我的脸上,我不躲,任由脸颊上泛起火辣辣的疼,然后,我忍着眼泪冲她笑。
  
  她气得嘴唇直抖,手扬了又扬,却再也没有落下来。
  
  C
  
  这样的局面一直维持到我考上了外地的某所大学。我拿着录取通知书,想到可以逃离这个家了,心里高兴得直想跳。回到家后,爸爸和弟弟一脸喜庆,只有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做饭。
  
  吃完饭之后,我照例去洗碗,她推开我,说:“今天我洗!”看着她有点苍老的背影,我突然有点难过。
  
  开学时,我一心想要独自远行,可是,她却坚持把我送到学校去。
  
  她和我一起来到宿舍,帮我把行李放好,床铺好,之后就默默地站在我身后,不说话。同宿舍有一个女孩依偎在妈妈怀里哭,这样的我和她,看起来有点落落不合,我就笑了一下说:“你回去吧!”她看了又看,确定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才起身往出走,临出门,她又回头说:“钱不够就给家里打电话!”
  
  我心里一动,很想出去送送她,可终究还是没有。我们好像一直就这样,纵使有不舍,都不知道怎么去表现。
  
  大学4年,我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多半都是爸爸和弟弟给我打,然后她在旁边交待几句,诸如睡觉盖好被子,少吃冷饮等等,最后再说一句,没钱给家里打电话。可是,要钱的电话我从来没打过,我也没缺过钱,因为每个月10号,生活费就会准时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