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吴东开店

[新传说] 吴东开店

时间:2019-11-28 来源:admin 点击:

  美食街上有这么两家饭馆,一家叫长寿饭馆,一家叫不老松饭馆。两家饭馆打的都是养生牌,什么菜啦汤啦的,全往养生上靠。按理说,这两家饭馆应该各有千秋,不分上下,可事实上却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愁的这家是不老松饭馆,老板叫吴东,他看着长寿饭馆里座无虚席、火爆异常,而自己这边却是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心里就仿佛打翻了一只五味瓶。他想不明白,这些食客们,为何都跟中了邪似的,都喜欢往长寿饭馆里扎呢。
  
  干等不是办法,吴东决定行动起来,前去长寿饭馆探个究竟。
  
  这天晚上,吴东换了身旧衣服,戴了副宽边墨镜,悄悄地溜进了长寿饭馆。点了菜,要了酒,等酒菜上桌的空当,吴东把长寿饭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扫视了一个遍,他发现,这些个“硬件”还不如自家的饭馆呢。先说暖气吧,吴东的饭馆里那是温暖如春,可这里呢,比外面暖和不了多少。再看桌椅,长寿饭馆和不老松饭馆就更没得一比了,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审完了这些,酒菜上来了,吴东先是品尝了一下“长寿炸肉”,味道也不见咋样,那个“蒜蓉虾”呢,明显不如自家饭馆里做得好。就这两道菜,侍应生还说是长寿饭馆的特色菜呢,其色香味,明显不如不老松饭馆做得好嘛。
  
  吴东看着店里座无虚席的火爆劲儿,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了:这些食客们,一不图环境,二不图饭菜,他们到底图个啥呢?不过,既然人家长寿饭馆能办到这个份上,自然有人家的拿手好戏。
  
  正疑惑间,吴东发现大厅里的气氛变了,食客们一下子静了下来,再仔细一瞅,一位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个长嘴茶壶出场了。
  
  吴东知道,这个老太太就是长寿饭馆老板梁子诚的老娘,九十多岁了,身体那叫一个棒,眼不花,耳不聋,鹤发童颜,据说她有个拿手好戏,就是用长嘴茶壶给客人倒水。这长嘴茶壶可不是好伺候的,甭说九十多岁的老人,就是年轻的,不好好地练上一阵子,也休想玩得转。
  
  老太太的表演开始了,她拿着长嘴茶壶,冲大厅的客人们拱拱手,说:“来的便是客,今儿我老太太给大家献上一杯茶。”
  
  此时坐在饭馆里的有不少回头客,大都见识过老太太的拿手好戏,可人家都这么大岁数了,没人好意思真让她老人家倒水。但老太太也不会冷场,因为在来的客人里,毕竟还有好多孩子,他们看这老太太手里的长嘴茶壶很好玩,于是就呼啦啦地端着茶杯跑过来,齐声说:“老奶奶,我要喝茶。”
  
  老太太连忙招呼孩子们,说:“孩子们,把茶杯都放到这个桌上吧。”
  
  孩子们把茶杯都放到了桌上,乱七八糟的,这倒给老太太倒水增添了不少难度。老太太吩咐孩子们站在一边等候,然后把茶壶往身后一背,身子一斜,细细的水柱自长长的壶嘴喷涌而出,还没来得及细看,五杯茶水已经倒满了。
  
  整个大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气氛也跟着热烈起来。
  
  吴东不得不承认,长寿饭馆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梁子诚的老娘可是个活生生的广告呀,她九十多岁了,气色还那么好,这说明啥问题,人家懂得养生之道呀。这样的人开养生饭馆,你不服气行吗?
  
  相比之下,吴东做得就不够好了,他的店里也不是没有老人,不但有,而且论年龄,比梁子诚的老娘还大好几岁呢。这人是吴东的老奶奶,可老人家的性格偏偏好静,每次都是吴东硬逼着,才勉强来到大厅里走走,而且,她老人家啥也不会,更别说用长嘴茶壶给客人倒水了。
  
  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吴东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对症下药了。
  
  他费尽周折找到了一对老夫妻,年龄都在七十之上了,体格还不错,一打听,这对老人还特别擅长二人转,吴东觉得这一点倒是可以好好利用利用。很快,吴东与这对老人签了一年的合同,老人也答应吴东,他们会尽力去学使用长嘴茶壶。
  
  吴东把两位老人请回家里,开始苦练使用长嘴茶壶。两位老人也很卖力,无奈年事已高,学东西有些力不从心,练了十多天,只练得腰酸背痛,还是没有多大的成效。两位老人打起了退堂鼓,想辞职不干了。
  
  吴东拿出了合同,威胁老人说:“老人家,您可看好了,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如果单方违约,那可要支付十万元的违约金。”
  
  这对老夫妻本是农村的,哪里懂得这些,经不住吴东一蒙二吓唬,只好答应继续练习使用长嘴茶壶。
  
  功夫不负苦心人,两个月后,两位老人终于学会了使用长嘴茶壶,论技艺,和长寿饭馆的那位老太太有得一拼。这个可把吴东高兴坏了,心想他报仇雪恨的日子终于到了,于是经过一番准备后,两位老人的长嘴茶壶倒水和二人转项目隆重登场了。
  
  果不其然,不老松饭馆的生意开始一天天红火起来,一个月后,终于在势头上压倒了长寿饭馆。可正当吴东暗自高兴,谁成想,这种红火劲儿就像昙花一现,短短两个月过后,不老松饭馆的生意就一天天地淡了下来。而此时,人家长寿饭馆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地火爆。
  
  吴东颇感疑惑,心想:“莫非长寿饭馆又换了什么新招式?”于是,他又打扮了一番,再次溜进长寿饭馆“微服私访”去了,可打探的结果却让他大惑不解,长寿饭馆还是老样子,并没有推出什么新花样。
  
  那问题出在哪儿呢?现在这个状况,论设施,比服务,不老松饭馆比长寿饭馆哪里也不差,可为何食客们还是只认长寿饭馆呢?
  
  又过了一段日子,吴东听说长寿饭馆的那个老太太并不是梁子诚的亲娘。原来,三年前,吴东开车不小心把老太太的儿子撞死了,当时是老太太的儿子违规,法院判定吴东负次要责任,赔偿给老太太五万元。可吴东看老太太只身一人,很是可怜,于是就把她请到了自家的饭馆里,当成自己的亲娘看待。
  
  可吴东觉得,这并不能成为长寿饭馆火爆的原因呀。道理明摆着的,毕竟去长寿饭馆就餐的人们,不会人人都知道这件事,即便是知道了,估计这一点,也不能成为人们前去就餐的缘由。
  
  那又是为什么呢?吴东想破了脑袋,也无法想出个子丑寅卯来。这天夜里,他走出店门,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长寿饭馆门前,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可长寿饭馆里依然宾朋满座。
  
  就在这时,从长寿饭馆走出一个青年男子,他出了店门,跨上自行车就走,殊不知钱包掉了出来。吴东走过去,拾起钱包,冲那个青年男子喊了一声,并过去把钱包还给了他。青年男子一再感谢,吴东见男子有些醉意了,趁机问道:“大哥,你常来长寿饭馆吃饭吗?”
  
  青年男子看了吴东一眼,然后点点头,说:“是啊,我常来。”
  
  “那你去过不老松饭馆吗?”
  
  青年男子说:“去过。就去过一次,以后就不愿去了。”
  
  吴东故意作出很随便的样子,说:“我就常去不老松饭馆,你咋不愿去呢?”
  
  青年男子想了想,说:“我也说不出什么,我就觉得,到了长寿饭馆,就仿佛到了家,亲切自然。而那家不老松饭馆呢,虽说环境比这边好,饭菜也很讲究,可总觉得气氛不很好,让人觉得别扭。我常来长寿饭馆,也常听人们议论这件事,说两家饭馆一家热闹,一家冷清,和他们的老板有关系,这人要有爱心,人们就愿意接近他,和他在一起,就会感到很愉快……我就觉得,这人干事业呀,比来比去,最后都会落到爱心上。”
  
  听完青年男子的话,吴东不服气地嘟噜了一句:“不就是吃顿饭嘛,哪来那么多穷讲究?!”不过,他嘴里虽这么说,心里多少已经有点服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