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转让爱妻

转让爱妻

时间:2019-12-02 来源:admin 点击:

  四月的温州永嘉,气温还未完全回暖。
  
  余光华在永嘉县中医院打完了当天的6瓶吊针,用右手捂着酸麻的左手直奔瓯北镇芦桥村。终于,一连好几天,张贴在街头的“爱妻转让告示”没有再被他的亲人们撕掉。
  
  “因我本人患癌症多年,又因妻子患病多年,在这样的打击下,终不能维持生活。考虑到以后的结局,现将我妻出让他人,将房产赠予他,并给其现金2000元作为每月的生活费。至其临终为止……”简短的告示,像一曲哀歌,在4月的微风中令人伤感。它的背后,隐忍了怎样的故事?
  
  一张告示带来的僵局———————
  
  春节一过,59岁的余光华又病倒了。去年已经做了结肠癌手术的他,身体每况愈下。同村里跟他一样得过癌症的人,再次复发,说走就会走。
  
  躺在病床上的他,反倒担心起妻子小君来。“得在我走之前安顿好小君。”他不停地跟病友絮叨。
  
  做完化疗后,余光华拖着病体特地出了一趟院。他得把那张告示再次张贴在芦桥村的布告栏里,告示上有几个字被特地加粗了——爱妻转让。
  
  “爱妻?”站在布告栏前的老许冷哼了一声,“病妻还差不多!”镇上无人不知,余光华要转让的,是他那个疯傻了很多年的妻子。
  
  “他老余头打的算盘我还不知道!”老许嚷嚷,引来看热闹的村民,“他想趁自个儿生病把这烫手的山芋给丢出去,好好过剩下的日子!”
  
  “真自私!”人群里有人接话,“把妻子托给别人照顾,就不担心那人对他妻子不好吗?”
  
  这半年来,余光华每次过来贴告示,都会被“洗涮”一通。但他从不辩解:“没得说,毕竟这事儿不是发生在他们身上。”
  
  他装做没听见一般,挪着步子走到两百米外的岳父岳母家,妻子小君正寄养在那儿。
  
  “又来贴告示了?”岳父质问他。余光华捂着脸,用低沉的声音回答:“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得了这病,迟早是要走的。”80多岁的老人又一次老泪纵横,余光华也控制不住,流下泪来。
  
  正说着话,余光华的弟弟拿着刚扯下的告示进了屋。“还要我们撕多少次啊!”怨气扑面而来,“我受够了!别再丢人现眼了行不行!整天走在路上都被指指点点,还招来那么多记者!”
  
  在里屋的小君突然有了动静,余光华来不及回应弟弟,赶紧站起来冲了进去。小君蜷缩在床上,“嘤嘤”的似有哭腔,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有埋怨,有责怪,似乎隐隐还有初见那会儿的深情。
  
  看了一眼,就再也分不开了————
  
  余光华那个年代的爱情,纯粹而简单。用他的话来说,不过是“媒人领到姑娘家去看了一眼,就定下了终身大事”。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意气风发的余光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同村好几位同龄小伙早就娶了媳妇盖了房,而家境贫寒的余光华却一直打着光棍。老实巴交的父母忙活着为他四处打听,很快,媒人从邻村捎来消息:“一个叫叶小君的姑娘,比余光华小1岁,家庭条件比余光华家好许多,除了有点呆以外,模样还算俊俏。”
  
  几天后,媒人领着余光华去了小君家,只让他看了姑娘一眼。“白白净净的,模样可俊了。”余光华心下满意,喝过一杯茶,这门亲事算定下来了。
  
  余光华家里穷,但绝不让自己的女人吃亏,别人的聘礼给个三五百元,他硬是凑了800元,把小君风风光光地娶了回来。
  
  娶了妻子就是不一样,余光华全身的劲儿像用不完似的。白天到工地上工作,晚上回来先到田间劳作,想着得赶紧有房子、生孩子,“这不就是咱农村人的那点追求吗?”他说。
  
  做完活儿,他赶着回家,此时小君已经做好饭菜了。“阿华,给……”小君耷拉着眼皮,不好意思看他,把盘子里最好的那块肉,缓缓送到余光华碗里,自己傻傻地刨着手里的那碗米饭,“那憨憨傻傻的样儿,想想就美。”他说。
  
  婚后的第8天傍晚,两人像往常一样吃着饭,小君突然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一骨碌滑倒在地。“小君!小君!”余光华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字,忙不迭地抱起她往医院跑。他哪里会想到,新婚的幸福时光会那么短暂,短到他还没缓过惊喜的劲儿,就被推到了痛苦的深渊。
  
  不抛弃、不放弃—————————
  
  “癫痫。”医生给出了诊断,“无法根治,只能用药物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