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日志> 没有一种爱情值得自降身段

没有一种爱情值得自降身段

时间:2020-01-10 来源:admin 点击:

  “身段”这个词,最初是用在戏曲上。那眉目如画的青衣花旦,一个小碎步,喜笑嗔怒,任由人说。“身段”是主角的象征,有故事的人才配得上有身段。越是边缘的人物,越无人去讲究她的身段。
  
  我曾经认为,女人在爱情里是心甘情愿放下身段的。很多时候,爱情对于女人下的蛊,是不受控制地付出。《源氏物语》里,光源氏的女人无论身份高贵或是低微,一旦卷入了光源氏的世界,便失了身段,唯爱而活。
  
  你看,一千多年前的故事里,女作家就洞悉了女性,给女人贴上了“爱得卑微”的标签。即便这样,我依然认为,身段这东西是自己给自己的。
  
  很多女人看了很多不靠谱的爱情指南,那些纸上谈兵的理论师告诉女人,男人们都喜欢某种模式的女人,女人就尽量往那个方向靠。于是,大灰毛衣自然再不能穿了,换上了凹凸有致的A字裙,头发也从齐肩留到了腰际。但一个在良好的教育体系下长成的、思想独立的男性,有时候恰恰是看中了一个女孩的“身段”。这“身段”是价值观、生活质量和视野的综合体。真正的好男人,也会重视未来另一半的独立思想,而不是希望她成为单纯的学舌鹦鹉。精神的契合,绝对不是“他说的都对”,而是两人有相应深度的理解,有自己的观点做交换。
  
  有本书叫《玩命爱一个姑娘》,玩命去爱一个姑娘,有没有可能我不知道。玩命去爱一个男人,最好还是不要。“玩命”这两个字就好像玩火玩得烧了身,过界踩地雷。这种“放下身段”并不是特指女追男。相反,我觉得女追男这件事特别有身段,用俗话说,特有面子。
  
  这种“身段”,不是外人看来的违反世俗,而是独立于他掌控之外的自我意识。
  
  爱情需要磨合,但不需要附和。没准他爱的就是你的身段儿——那一招一式,一喜一嗔,一举手一投足。
  
  女人的身段是自己给自己的。自降身价这事,犹如张爱玲低到尘埃的爱情,到头来最终凉了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