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有些爱恋犹如啤酒泡沫

有些爱恋犹如啤酒泡沫

时间:2020-01-14 来源:admin 点击:

  他住在她的对面。但隔了一条车流汹涌的宽阔马路,他们便像隔了千万里路,找不到通向彼此的天桥,也无法寻到一。个交义共生的圆点。他们偶尔对望,但眼里,看见的只是对面高耸入云的大厦,至于那高楼里寂寞倚窗的人,则不过是那华丽的衣衫上,一朵暗涌的花,再怎样波浪滔天,也不过是在暗处,彼此,看小见的。
  
  但他们却有常常相遇的机会。他们同在一座高达30层的大楼里上班,她在15层,他在16层。每一层楼梯,有30个台阶,但他们却极少在楼梯口相遇。因为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公司。她每日去交报表,要乘电梯往下走。而他每日给上司汇报,要向上行。曾经有一年的时间,他们彼此是互不相干的路人。每日她来上班,在电梯门口,会看见一个面容干净的男子,日不转睛地盯着电梯上一个个下降或者上升的数字。而若是他按时下班,他也会看到一个神情淡漠的女子,在狭小闭塞的电梯里,微微仰着头,看那红色的数字,一格一格地降下去。午饭,他们无一例外地会打电话,叫外卖来。如果恰好同时打给了一家外卖店,笑容甜美的外卖小姐,会在给她送过后,将另一份紧紧挨着的盒饭,登30个台阶,转交给他。如果他们彼此细心,或许会从自己的饭菜里,嗅到他喜欢吃的煎蛋的芳香,或者,是她迷恋的西芹百合的淡雅。但他们常常是边吃边看着电脑,或者,接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他们没有时家坐下来静享一顿午餐,哪怕是在入口的时候,细品一下米饭的清香。朝九晚五的生活,让他们在这个繁华的都市,如一只负重的蜗牛,除了低头赶路,他们没有心情如一只神情散漫的兔子,嗅一嗅路边野花的芬芳。
  
  如果没有那次两个公司因为一个共同的主题举办的酒会,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为彼此停留片刻。是那次酒会,让他们恰好坐在了一起。一桌子的人,都是陌生的,所以为了打破冷场的尴尬,他在搛起一片生鱼片的时候,便朝她笑道:“你平时下班后,都会做些什么?”她这才侧脸,看向这个神情温和的男子,淡淡笑道:“有时喜欢去一家叫做‘阶前听雨’的咖啡吧里,坐上片刻,喝一杯咖啡,但翻一本书看;但大多数时候,我是喜欢在家里,听听歌,上上网的。”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常会遇到的女子,原是有着迷人的微笑的。至少,那一刻,他觉得她是美的,她说话时微侧的头,明净的双眸,卷曲的长发,只着淡妆的面容,因为喝了点儿酒,浮起的点滴醉意,在觥筹交错中,让他有瞬间的恍惚,似乎,这一切只是一个华丽流转的梦幻。
  
  他很想挽留住这个梦。他第一次,丢掉自己惯有的矜持与骄傲,举一杯酒,说:“谢谢这次酒会,让我们在这里相遇,且有如此愉快的聊天。”她一怔,扭头看见他眼睛里,燃烧着的一团火,几乎可以听得见,火舌在缠绕里,激情快乐的叫声。她的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掳走了,那么有力的一。只手,让她都来不及抗拒。她听见他说:“有空,约你去‘阶前听雨’的时候,记得一定要赏光哦,我很向往,能与你共享那样闲适的时光。”她的头,轻轻地点了点。
  
  回去后,她睡到正午,才昏沉沉地醒来,看见丢在地上的东西,想起昨晚的宴会上,自己似乎喝下许多的
  
  酒,这样漫长的一场梦,都没有让这酒消解掉,反而那火焰,烧灼得愈加的厉害,让她连躲闪的力气,都不再有。她终于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眼神蛊惑的男人。
  
  两天后在公司的大楼里,再次相遇。她努力地鼓足了勇气,走上前去,说:“嗨,早上好。”她以为他会将同样热烈的眼神投射过来。可是,什么也没有,他只是像对自己刚刚打过招呼的下属,那样淡然地点了点头。她在他的冷淡里,一转身,从等待电梯的队伍中,退出来,悄无声息地,走上对面的楼梯。她是一步步爬到了16层,且在走到办公室门口,掏出钥匙的时候,才发现,多上了一层。折身回去,远远地,看见他从长长楼道的那一端,走过来。她本能地想要躲开去,却发现,他先行一步,推门进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格子问。她在那一刻,反而失去了逃走的欲望,任自己的脚,冷冷地,一步一步,走下楼梯,进入自己安全的壳中。
  
  此后他们依然有许多次的机会,相遇,擦肩而过,或者在租住的高楼上,看见对面彼此晾晒的衣服。但是再没有机会,像那一晚那样醉过。他并没有像自己说过的,来约她去“阶前听雨”,喝一杯咖啡,赏读一本画册。而她,在一日日的等待里。终于失去了耐心,将那个在她的心里,始终不肯退去的一晚,强行地删掉。
  
  后来有一天,她陪女友参加一场宴会,席间,不断地有男士过来给女友敬酒,说一些暧昧的话,其中的几个,也带了真诚。甚至,有那么一个男子,喝醉了,摇摇晃晃地过来,说:“下周,肯不肯赏光,来‘时光咖啡馆’?”女友几乎千篇一律地应付着这些微醉的男子,说:“好啊,一定去。”
  
  回来的路上,她笑着问女友,这么多男子,都答应下来,你怕是没有时间赴约吧。女友转头看她,笑道:“你以为,他们就当真了吗?”喝醉的时候,男人的话,是最听不得的,因为,那只是在瞬间萌出的爱恋,它们不过是啤酒里的泡沫,只消一滴冷水,便倏地消退下去了。
  
  她终于明白,那一晚的他所说的话,不过,是因为醉了。而一个女子,若是相信醉后的话,她大抵也同样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