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半生缘,一世情

半生缘,一世情

时间:2020-01-17 来源:admin 点击:

  在安徽歙县西乡黄塘源村,两个孩童走在青石板路上,小女孩头上扎着朝天辫,天真可爱,稍大点的男孩面容清秀,背着布书包。他们手拉手一起走过独木桥,穿过开满油菜花的田野,一路嬉戏,欢笑、玩耍着,从童年走到少年再到青年,女孩名叫汪纯宜,男孩名叫陶行知。
  
  1891年,陶行知出生于黄塘源村,虽然家境贫寒,但相依为命的母亲还是努力供他读书。汪纯宜是邻家女孩,与陶行知同在一个学堂读书。陶行知比汪纯宜大4岁,经常如哥哥呵护小妹妹,而汪纯宜虽小却乖巧懂事,每天去读书,两人同去同归。每次放学归来,陶行知都要把汪纯宜送回家,再独自返回。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有一种感情如花儿,绽放在彼此心里,芬芳且甜蜜。
  
  17岁那年,陶行知考取杭州广济医学堂,开始外出求学,而汪纯宜则留在家乡继续读书。懵懂的情愫,滋生在彼此心里却不能明言,陶行知安慰汪纯宜:“此后我会经常写信,而你也要努力学习,争取考到杭州,那时,我们又可以在一起,还像以前一样,由我来呵护你。”
  
  忧伤笼罩在汪纯宜的心头,少女的娇羞让她欲言又止,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她并不知道,但终究要比黄塘源村子大,外面的女孩子也很多,多到让她愁眉不展。陶行知猜出她的心事,笑着说:“你放心,我会等你考取大学,我们杭州见。”
  
  一封封书信,从遥远的西子湖畔飞到汪纯宜的手里,每每捧读,心里都是温暖而舒畅的,两人鸿雁传书互诉心曲,日子行云流水悄然划过。就在汪纯宜努力读书也准备考取大学时,家里却突遭变故。汪纯宜自幼失去父母,由叔父抚养长大,如今叔父病逝,家里再也没有能力供她读书,彼时的汪纯宜陷入两难境地。而这时的陶行知因学业优秀,准备赴美读书。
  
  一边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一边是前程似锦的前途,陶行知左右权衡之下,最终选择回到家乡,他向母亲坦承喜欢汪纯宜,并想娶她为妻。陶母也是看着汪纯宜长大的,所以对他们的婚事也很支持。
  
  24岁的陶行知娶了汪纯宜。最美满的爱情,莫过于两情相悦且花好月圆。婚后的汪纯宜,担负起照顾陶母及持家重任,并支持陶行知赴美留学。
  
  新婚燕尔情意正浓,转眼间却面临长久离别,汪纯宜虽然万般不舍,但懂得留学机会不容错过,纵然不舍也得舍。感念妻子大力支持,陶行知终于决定出国读书。
  
  1914年,陶行知赴美留学。山一程,水一程,程程相送泪成行,陶行知安慰妻子:“保重身体,等我归来。”汪纯宜则叮嘱他:“不必挂念家里,有我在,你放心。”
  
  陶行知在美国开始学术研究,而身在家乡的汪纯宜除了思念陶行知,心里也有着小小的担忧。彼时,正是新文化冲击旧习俗,崇尚婚姻爱情自由,虽然自己与陶行知是青梅竹马,情比金贵,但情知所起,是否能一往情深到白头?隔着万水千山,再浓的感情是否也要变淡?正值青春年华的陶行知,成熟而睿智,会不会像一些留洋学者那样,归国便休妻,寻找所谓志同道合的伴侣。
  
  鸿雁传书,总是慢得如蜗牛,汪纯宜日思夜盼,每收到一封家书,总是翻来覆去吟读数遍。陶行知爱意浓浓,亦如从前那般温柔体贴,细细地叮嘱她要注意身体,过桥时留心青苔滑脚,担水时不要闪到腰。汪纯宜字字读来,心里甜蜜蜜的,思念也不觉得有多苦。
  
  3年苦等,终于盼回陶行知,彼时的陶行知西装革履,风姿儒雅,更添成熟魅力。结束牛郎织女般的生活,让汪纯宜喜不自胜,终于可以夫妻相守举案齐眉。
  
  这是一段相对平静而安稳的生活,闲暇时他们牵手而行,徜徉在油菜花的芬芳里,尽享世间美好。翌年,他们的儿子呱呱坠地。但初为人父的陶行知,来不及享受更多的家庭温馨,便告别妻儿,开始为教育事业而奔波。
  
  汪纯宜留在老家,一边照顾陶母,一边抚育幼儿,日子虽然艰苦且繁重,但她还是咬牙坚持,只为不让陶行知分心。有了汪纯宜的支持,陶行知工作起来如鱼得水,很快便有了成果。陶行知兴建的学校要开业了,汪纯宜得知很高兴,每天晚上安顿好孩子,她便在灯下飞针走线,为陶行知缝制新衣,她想让自己的丈夫穿戴簇新出现在礼堂前。
  
  “纯妻:皮袍已收到,质地甚佳,袍面亦特别可爱,新年穿此,在乡间可以大出风头了。”陶行知收到妻子捎来的皮袍,不觉泪湿衣衫,感念妻子在家辛苦操持家务,还要为自己赶制皮袍。他给妻子写信,像孩子般充满童趣,穿上新衣就可以大出风头了。
  
  这时的陶行知已是中国颇有名气的教育家,但无论有多大名气,妻子在他心里,一直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
  
  1927年,陶行知创办了晓庄学校,而他邀请来校参观的人,第一个竟然是自己的妻子,在同事们善意的嘲笑声里,他专心致志地给妻子写信:“纯妻:1月1日系晓庄学校落成纪念日,将有大热闹,深望您及全家均在此同乐!”爱妻尊妻跃然纸上,他们的夫妻情似乎还停留在青梅竹马之时,彼此间充满童真乐趣。
  
  生活琐碎却温馨,平凡而真实。然而,这种温馨和美的背后,却也涌动着不为人知的不和谐。
  
  1930年,国内动荡不安,从事教育工作的陶行知开始宣传救国思想,结果遭到国民党通辑,不得已流亡日本。那是一段极艰难的岁月,汪纯宜要抚育儿女,照顾老人,还要为远在日本的陶行知担惊受怕。每天,稍有风吹草动,她就吓得关门闭窗,不肯踏出家门半步。而时时上门打探消息的特务们,更是让她惊恐不已。
  
  而陶行知虽然牵挂家里,但革命的事业更重要,他只能强忍心里的悲伤,一边躲避追捕,一面继续战斗。黯淡的日子终于过去,陶行知终于安全归来,那一刻,汪纯宜喜极而泣,她紧紧拉着陶行知的手,万语千言不知从何说起。她想对他说,永远相守永不分离,哪怕吃糠咽菜也要一家人团圆;她想对他说,安安心心地教书吧,即使不曾功成名就,她也毫无怨言。她想要的,就是一个安稳的家,然而,她的愿望却注定落空。
  
  陶行知忙于宣传救国,并为创建山海工学团而四处奔波,根本顾不上家里。每次回家看到日渐消瘦的妻子,他都心疼不已,但与国家比起来,又哪里顾得上小家呢?
  
  汪纯宜心生怨愤,却只能积压在心里。而更让她悲伤的是,待她如已出的陶母不幸病逝。汪纯宜顿感失去依傍,在她的精神世界里,也许陶行知已经不爱自己了,否则怎么会常年奔波在外呢,胡思乱想加上担惊受怕而致精神恍惚,汪纯宜不慎落入河里,所幸被人救起。
  
  陶行知匆匆赶回安慰妻子,彼时的汪纯宜仿佛抓住救命稻草,她甚至哀求陶行知,不要再离开自己,让自己有一个安稳的家,那是她此生最大的渴望。但是,肩负重任的陶行知还是洒泪别妻,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
  
  陶行知每次都行走在风口浪尖上,时时处于被捕、暗杀等种种危险之中,心力交瘁的汪纯宜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终于病倒了。
  
  躺在病榻之上,汪纯宜美丽的眼睛望向窗外,仿佛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她和陶行知嬉戏玩耍着,走过窄窄的独木桥,穿过开满油菜花的田野,他们玩着捉迷藏,温馨甜美的画面永远定格在流年深处。
  
  当陶行知风尘仆仆赶回时,年仅40岁的汪纯宜已经闭上双眼,两滴清泪滑落脸颊。那一刻,陶行知失声痛哭。忆往昔,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乖巧伶俐地站在面前,聪慧的大眼睛扑闪着顽皮。而此刻,她已香消玉殒,终于不再饱尝世事的惊扰,只是她到了另一个世界,心又如何放得下呢?
  
  青梅竹马之情却只修得半生缘,红尘里,依然有着太多的牵挂。陶行知曾对友人言,此生大哭三人,一个是母亲,还有就是妻子纯宜和妹妹,而对妻子汪纯宜,他更是愧疚不已,没有给她安稳的家,却让她担惊受怕累此生。
  
  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陶行知心心念念汪纯宜。半生缘,却谱就一世情。如果有来生,青梅依然伴竹马,生生世世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