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昙花盛开

[新传说] 昙花盛开

时间:2020-01-22 来源:admin 点击:

  雨洁因几分之差和大学失之交臂,本来可以上自费的民办高校,但母亲却在这节骨眼上病倒了,家里本来就不富裕,给母亲看病后更是捉襟见肘,没有办法,雨洁大哭一场后,决定种大棚养花。
  
  大棚盖好了,但技术成了问题。这天,雨洁来到市农科所,想请个专家指导一下自己。谁知,人家正进行新的玉米杂交试验,根本没有时间帮她。况且,她与人家素不相识,实在找不出让人家帮她的理由。
  
  就在雨洁灰心丧气地走出农科所大门时,听见有人叫她:“嘿,你等下?”雨洁回头一看,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青年男子向她疾步走来。本来没有请到专家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听见有人这样称呼自己,雨洁的火气立时就上来了:“谁叫嘿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那人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说:“我看你年龄不大不小,不知道该叫姐姐还是妹妹。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雨洁心里这个气啊,与人家素昧平生,见面就问年龄,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她瞪了那人一眼,转身就走。那人紧走几步赶到她面前,笑着说:“你就这样走了?专家没请到,回家不会哭鼻子吧?”雨洁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我请不请专家关你屁事!”雨洁原想骂上一句难听的,那人就会溜了,谁知,那人根本不生气,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说:“我叫方秦,刚分到农科所的大学生,正愁有劲没处使呢,如果你相信我,我就做你的技术指导,就算实习吧。”见雨洁大张着嘴看着自己,他又说,“你不信是不是?不信可以跟我回去看看我的毕业证,我可是省农业大学花卉专业的高材生啊!”
  
  雨洁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她接过方秦的名片,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啦,我刚才不该骂你。”方秦说:“没啥,我只想找个实习基地。”就这样,方秦答应每天下班后去雨洁的大棚,指导她养花。
  
  果然,从那天开始,方秦每天下班后都到雨洁的大棚里,和雨洁一起侍弄那些花花草草。方秦不愧是花卉专业的,几个月后,大棚里的花都长得娇艳欲滴,像一群闭月羞花的佳人。作为补偿,雨洁常留方秦吃晚饭,慢慢的,雨洁看见方秦的眼里流露出异样的光。
  
  这天,忙完了手头的活,两人坐下来聊天。方秦突然一把抓住雨洁的手,涨红着脸说:“小洁,我……你……”雨洁迅速将手抽回,说:“干啥?感冒了还是发烧了?”方秦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跟你处朋友。”
  
  雨洁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指着一株花说:“你是大学生,我是农民,你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吗?你看见那株昙花了吗?如果我们相爱,结果就是那样的。再说,爱是相互的,我对你没有一点感觉。”
  
  可能是雨洁的话刺伤了方秦的自尊心,他坐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方秦说:“既然你不答应,就把那盆昙花送给我做个纪念吧。明天,所里派我去省里学习,我就不能来帮忙了。”说完,不等雨洁说话,搬起那盆昙花冲出了大棚。
  
  看着方秦的背影,雨洁忽然后悔了。人家一个大学生,主动来帮自己,自己却这样伤人家,真是不应该。但感情不是儿戏,雨洁不想因为方秦的一时冲动,毁了两个人的幸福。
  
  第二天,方秦果然没有来,雨洁跑到所里一问,方秦真的去学习了,并且一去就要两年。回到大棚,她想给方秦打个电话,谁知,那个熟悉的铃声却在一株月季花旁边响起来。雨洁赶紧跑过去,方秦的手机正唱着歌躺在地上。
  
  这时,雨洁的手机响了,接通一听,是方秦问她见到他的手机了吗。雨洁刚想说在这里,忽然又改了口,说没有见。雨洁听到那边传来轻轻的叹息声。
  
  其实,雨洁早就知道,方秦家也是农村的,为了供他上大学,家里也花完了所有的积蓄。一个手机,在大款手里不算什么,但在一个刚毕业的穷大学生这里,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雨洁之所以说手机没在这里,是想过一会给方秦一个惊喜。谁知,几分钟后,当她拨回电话,才知道,方秦用的是公用电话,公用电话的主人说,打电话的小伙子早走了。
  
  雨洁这才知道玩笑开大了,她马上到了所里,在领导那里打听到了方秦学习的学校,然后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又经过苦苦寻找,终于见到了方秦。方秦一听手机在雨洁这里,眼泪都下来了:“小姐,你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雨洁这才知道,方秦刚刚借钱买了一部新手机。
  
  雨洁连说对不起,但方秦好像没听到似的,一把夺过手机,转身走了。
  
  雨洁一看方秦的样子,也来气了,她大声对着方秦的背影说:“姓方的,你有啥了不起?不就是大学生吗?以后咱俩谁也不认识谁!”
  
  说归说,当雨洁闷闷不乐地回到家,这才发现,没有了方秦的大棚里,突然变得死气沉沉。她拿起工具,却不知道要干啥,常常一个人呆呆地站很久。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爱上了那个冤家。
  
  转眼两年就要过去了,这天,忙完棚里的活,雨洁决定再去所里看看方秦回来了没有。雨洁想好了,见了方秦,一是道歉,二还是道歉,一直到他肯原谅自己为止。
  
  到了所里,雨洁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赶紧过去,看着方秦,却不知道说啥好。方秦看了她一眼,好像不认识她似的,问:“有事?”雨洁真想上去狠狠捶他两下,但她忍住了。方秦见她没有说话,就说:“没事我就走了,我还要给人家送东西。”说完,招呼一个人过来,将一个大箱子抬到一辆卡车上,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雨洁的倔劲也上来了,转到车那边,坐到副驾驶座上。方秦好像没看到似的,开车上了路,一路上目不斜视。
  
  雨洁终于忍不住了,她冲着方秦说:“还男子汉呢,心眼比女人都小!不就是我当时开了个玩笑吗,也不至于这样啊?你停车,我下去!”谁知,方秦不说话,也不停车,汽车驶出城区,车速快了起来。雨洁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这样快的车速,是不能分神的,万一出了事可不是好玩的。她生气地闭上眼睛。
  
  过了不知多久,雨洁听到刹车声,睁眼一看,呆住了,眼前正是自己的大棚。方秦跳到车下,一脸坏笑地看着她,说:“还没坐够啊,下来帮个手啊。”
  
  雨洁这才明白,方秦都是装的,他根本没有生气。雨洁咬牙切齿地冲下去,一对粉拳挥舞着砸向方秦。方秦也不躲闪,待她打累了,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雨洁不知是累的还是紧张,嘴里喘着粗气,心怦怦直跳。
  
  过了一会儿,方秦说:“把箱子卸下来,看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礼物。”箱子卸下来,里面竟是那株两年前被方秦搬走的昙花。
  
  “一盆破花有什么好的!”雨洁回过味来了,刚才被那小子搂着,亏吃大了,一定要找回来。
  
  “这可不是原来的那盆了。”方秦说,“你不是说我们的爱情就像昙花一现吗?”方秦说着走到车旁,从驾驶座后面提出一箱啤酒,又变戏法似的拿出几样下酒菜,说:“先喝两杯,等到昙花谢了我就走。”说完,将一张油布铺在花旁,招呼雨洁过来坐。
  
  经过询问,雨洁才知道,方秦气走雨洁后,便后悔了,他也想给雨洁打电话,但他最终没有打。他对自己说,如果两年不通电话,他回来后雨洁去找他,他就对雨洁表白,否则,就是有缘没分。没想到,他刚回来就听说雨洁多次去询问他的消息,正想开车去找雨洁,雨洁竟来了。毕竟是两年没见,他不知道雨洁心里想的什么,就决定气气雨洁,看看她有什么反应。这一试,他心里有底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夜幕下的花苞开始慢慢张开。两人边喝酒边聊天,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雨洁说:“收拾收拾吧,花要谢了,你也该回去了。”方秦仰脖将一瓶啤酒灌下肚,将酒瓶一扔,说:“看来我回不去了。”雨洁问为啥,方秦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雨洁。雨洁接过一看,是一份研究成果的鉴定报告,上面说,这株昙花经过嫁接改良,一改往日的速开速谢,花期可长达一个星期。
  
  方秦又打开一瓶酒,摇摇头说:“真后悔刚才说的话,一想到我要面对一个不懂爱情的人一个星期,我还是死了算了!”
  
  “想得美!一星期就想开溜?我告诉你,这花今年开一个星期,明年还开,明年过了还有后年……你就死在这里吧!”
  
  方秦夸张地大叫一声,仰身躺在地上做死亡状,惹得雨洁“咯咯”地笑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