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走在婚姻的岔路口

走在婚姻的岔路口

时间:2020-02-08 来源:admin 点击:

  周五下午,韩铭提前从外地回来了。王瑾一接到他的电话,就兴奋地大喊,“太好了,总算有人陪我去看电影了。”
  
  韩铭还来不及说什么,王瑾就挂了电话,他叹了口气。这半个多月,他和同事们在外地出差,每天加班加点,他都累得快散架了,现在只想大睡一天一夜,实在没有精神出去看什么电影。
  
  那天的电影是王瑾爱看的文艺片,画面阴郁,调子缓慢,连配乐都很催眠,他坚持了没多久,眼前的影像就慢慢模糊了。后来,大腿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他一睁眼,王瑾正恶狠狠地拿眼神剜他,他只得打起精神,死死盯着大屏幕。晚上回到家,王瑾的气还没消,“韩铭,你对我是越来越敷衍了。你追我的时候还说最喜欢文艺片呢!”韩名心里苦笑,但还是装出恭顺的态度,连连认错。她愿意念叨就念叨吧,谁让他娶了个比自己小7岁的老婆呢,她要发起火来,还得自己哄啊。
  
  第二天周末,王瑾要给韩铭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陪她逛街。韩铭没答应,他需要先去公司,把出差的材料汇总一下,向老板汇报工作。王瑾不相信,她一脸深意地敲打他,“别是急着去见公司里的什么人吧?”韩铭忙完工作,刚要下班,发现工作群里几个同事晒了堵车的图片,“刚出来就堵了,没出门的兄弟们先别上路。”韩铭就又耽搁了一会,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实时路况,紫红的颜色开始慢慢变淡了,他才收拾东西下班,正巧碰到人资部的主管,“凡姐,一起走吧,捎你一段。”
  
  没想到刚坐进车子,系好安全带,就见王瑾不知从哪里扑了过来,她一把打开车门,“哟,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学狐狸精当小三呢?”旁边跟着她的闺蜜,在一边拍着视频。韩铭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耍泼的王瑾控制住。凡姐的头发都被抓乱了,韩铭赶紧给她拦了辆车,先让她离开现场。王瑾拼命挣扎着,“韩铭,你还向着那个狐狸精,我跟你离婚!”韩铭气得咬牙切齿,“你最好想清楚,离婚可不像分手,说复合就能复合。”
  
  2
  
  当晚,王瑾了解到内情,知道自己错怪了韩铭,她当时气就消了,讪笑着凑过去,“对不起了,亲爱的,我是因为太爱你了。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去给凡姐道歉吧,要杀要剐都随她,只要她能出这口气。”
  
  韩铭并没像以往那样,轻易接受她的认错态度,他一晚上没理她,把几张纸拍在她面前,然后把自己的被子搬去了次卧。王瑾打开一看,竟然是离婚协议书,财产他都全分配好了,房子和车一人一半,已经算是很便宜她了。协议书一式两份,他的名字都已经签好了。
  
  王瑾知道这次自己有点过分,她敲不开他的门,就坐在门外,唱起韩铭向她求婚时唱的那首歌,“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韩铭躺在床上,听着王瑾的歌声,想起了他们谈恋爱时的甜蜜过往,但他硬起心肠,愣是没给她开门。
  
  他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没出校门的大学生。那天,王瑾被一辆车剐倒,她和车主吵起来,车主咬定她是碰瓷,偏巧那个地段又没有监控,人越围越多,车主煽动得围观的人们对王瑾议论纷纷。她气得小脸通红,眼里噙着泪花,冲着车门就踹了几脚,把自己从原本占理的一方,硬生生变成了理亏的那一方。
  
  后来,是韩铭帮她解了围。俩人谈起了恋爱,他是她的大叔,她是他的小妞,他们之间有过很多分歧,每次都是王瑾吵着闹着要分手,她的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每次闹完了,气过了,又屁颠颠地跑去求复合。七年的年龄差距,让韩铭没办法跟她的任性较真。
  
  王瑾一毕业就嫁给了他,他爱她,宠她,向她承诺,她在他面前可以一辈子做个快乐的孩子。她年龄长了,心性却一点也没见成熟,结婚两年多了,还总是想让他保持热恋的温度也就罢了;不懂得心疼他、体谅他,他也能忍了;现在她居然变本加厉,闹到了他的公司里来了,让他在同事们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
  
  这次,他不想再迁就她了。
  
  3
  
  王瑾发现,韩铭这次是想动真格的了,她怎么撒娇都不管事,而且,他坚持睡在次卧,她半夜厚着脸皮过去蹭床,都被他撵了出来。下班时,她精神恍惚,在地铁里跟一个姑娘撞了个满怀,她本来心里就窝着一肚子火,对方的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她脑子一热就冲了上去。等警察来的时候,那姑娘脸上被她挠得一片红肿,而她的脚,也崴得不轻,钻心地疼。
  
  在派出所,两个姑娘还是吵个不停,警察只得让她们电话叫家属。那个姑娘显然是打给男朋友的。王瑾犹豫了一会,也只得给韩铭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有什么情绪。不一会,那姑娘的男朋友就来了,看到女友受伤的脸,立马心疼得不行,还说一定要严惩凶手,给他女朋友报仇。韩铭这边却一直没动静,协调不能进行,王瑾忍着,没再打电话催。
  
  那姑娘开始和男友腻歪,一会手冷要搓搓,一会脸疼要吹吹。连小警察都感觉出气氛的尴尬,告诉那男的可以先带女友去处理一下红肿的脸,那人思索片刻,“不行,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能毁灭证据。”姑娘很是满意男友的智谋,得意地瞥了王瑾一眼,体验着对比的快乐。
  
  又过了很久,王瑾都快崩溃了,韩铭才裹着一身冷气进来。他不知从哪里买到了冰块,动作麻利地敷在她的脚踝上。她想制止他,“证据没有了怎么办?”他并不理会,“没有就没有了,总不能就这么疼着,你看都肿多高了。”这时,王瑾堵在心头的那口气终于吐了个干净,她主动向那姑娘道了歉,还主动提出,可以承担对方的医药费。
  
  韩铭背着她先去了门诊,处理完伤口,又背她回家。王瑾趴在他背上,忍了很久的眼泪才流下来,期期艾艾地开了口,“你是不是还挺心疼我的?”韩铭半天没说话,叹了口气,“以后别那么冲动了,没有我在身边了,要照顧好自己。”听了这话,王瑾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那天,王瑾在卧室里大哭,呜呜呜地,声音很大,穿透了两扇门,次卧的韩铭听得一清二楚。
  
  4
  
  过了没多久,韩铭每天很晚才回来,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一天,他在外面喝醉了酒,回来后一反常态,他趴在王瑾肩膀上,“我肩膀上长了个包,有挺长一段时间了,有可能是肿瘤。”王瑾从没见过他这样,她听到他声音里的哭腔,她心里有点慌,有点乱。第二天一早,王瑾就拉着韩铭去了医院,做了B超,医生说是脂肪瘤,没什么大事,做个门诊手术就可以了。他们跟医生定好了手术时间,那几天,王瑾一直在网上查注意事项,查术后恢复。
  
  手术那天,王瑾一直等在外面,二十多分钟后,护士把从韩铭身上切掉的东西拿出来,让她送去病理室。等她一路小跑回来的时候,韩铭刚从治疗室出来,他眼圈还红着。她问他,“是不是很疼啊?”一个脂肪瘤仿佛让韩铭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嗯,打了麻药也是疼的,缝了6针呢。”
  
  那几天,王瑾开车接送韩铭去换药,给他煮清淡的粥,学着煲鸽子汤,有利于他的伤口愈合。晚上临睡前,她还要催着韩铭吃消炎药。得了病的韩铭,什么都得让她操心,她觉得有点累,还有点莫名其妙的甜。
  
  韩铭足足虚弱了一个月,身体才恢复正常。两个人之间的危机,也因为这次的同舟共济不治而愈。王瑾心里还藏着点小委屈,“如果不是这场病,你是不是真想和我离婚了?”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韩铭说,“可能吧。”
  
  王瑾听了,狠狠拧了他一把。他抓住她的手,“病了我才知道,我还是离不开你,你可得好好对我负一辈子责任。”这些日子,王瑾没少受累,这会心里放松下来,不一会,就发出轻微的鼾声。黑暗中的韩铭偷偷笑了。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得的是脂肪瘤,本来打算自己去医院做这个门诊手术的。后来,他转念一想,就变成了王瑾面前那个虚弱的形象。
  
  这些年,他心里抱怨她太过任性,却没想过,正是自己不断地忍让妥协,才让她没能适应新的身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婚姻中的责任。
  
  我们都曾在婚礼上发过誓言:无论贫穷富有、疾病健康,都会不离不弃。但,真爱也需要有智慧,当我们走到婚姻的岔路口,如果一味地躲避退让,只能让双方都疲累不堪。只有找到病因,施以良方,才能给爱找到新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