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夫妻,也是赞友

夫妻,也是赞友

时间:2020-02-10 来源:admin 点击:
  半夜,于莉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自己因为重感冒加扁桃体炎症,已经发烧第三天,每天吃药吊水,每天重复起烧,体温就像过山车一样。这会儿正趁着体温稍有下降在赶单位的标书,因为后天的招标会不会因为自己生病而改期。在她的状态底下,她老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上了一个大大的赞,然后迅速消失。   在老公出差归来后,于莉对他盲目当“赞友”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说他结婚5年来就没对她的状态变化、心态起伏上过心。要不是养成了这种熟视无睹的习惯,何至于在她高烧不退又强撑加班的时候,没心没肺地点赞?   老公求生欲很强地说:点赞的人,不是还有你老板?我这是在歌颂你的敬业精神。于莉更生气了:我这条朋友圈,向亲友,向老板,向你发散的潜台词都不一样,你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没错,夫妻互为朋友圈好友的情况,如今可能已经占到九成以上。日常当“赞友”的频率与基调,已经构成了夫妻相处中的重要一环。在不该点赞的时候点赞,在不该追问的时候跟帖追问,在应该留心安慰的时候一错眼就忽略了过去,很可能就给彼此的关系埋下了雷。因为,你是他(她)的爱人,不是他(她)的老板、酒友、同行和客户。你在同一条朋友圈中读出的信息,应该与众不同。   小荣这两年特别热衷参加朋友组织的各种茶席,春日赛诗,古玉鉴赏,汉服聚会,即兴唱曲,每次茶席都会有不同的主题,搭配不同的茶。经常看到小荣在朋友圈里拍下茶席的各种细节,赞叹如此排布的匠心和寓意。我们都以为她只是文艺中年的浪漫瘾头又发作了,只有小荣的先生从中看到了妻子设计茶席的潜质。从3年前开始,她先生就开始有意识地在网上、在旅途中,为妻子收集各式各样的花器、茶杯、茶则、茶壶和茶巾,还有研究茶席布置的书。尤其当他预感到茶席上的铺桌茶巾,是小荣感受气氛的心爱之物后,这位建筑工程师简直变成了半个纺织品专家。他出差南通时,特意去半停产的国营织布厂,托熟人带他去仓库附属的小卖部购买。他竟然买到了早已停产的印有100种篆体寿字的蓝印花布,还有用红白双色印有囍字的印花布,后者虽是棉布,却像大牌包袋一样,上面每一个囍字,闭眼去摸都有浮凸感,那种凝聚无数手工匠心的美,让小荣再三抚摸,欣然感慨:你真是最懂我的人。   在先生的鼓励与帮助下,在区法院当了10多年书记员的小荣,逐渐成长为茶席布置方面的专家。每年的三八节、母亲节、端午节、教师节、重阳节,她都会收到企事业单位的预约,让她去主持休闲茶席的安排。怎样插花,怎样铺桌,怎样安排与茶相关的主题讲座,小荣在自己平淡的生活之外,逐渐开辟了新天地。她在40岁以后,脸庞与身段逐渐焕发出深思熟虑、云淡风清的光泽,这里面,焉知她那位有心的先生做出了多少默默的奉献?   与大多数爱发朋友圈的女性不同,顾前的先生李臻十天半月才发一条朋友圈。顾前发现,先生所发朋友圈,除了与某一项重要工作的杀青有关,与召集摄影发烧友们自驾前往某地拍照有关外,就与一家书店相关。这家书店叫“先锋书店”,是南京的文化符号之一。1996年,李臻刚上大学一年级,书店老板在南京大学北大门外的广州路上开了这家书店,李臻就成了书店的粉丝。   23年来,李臻一直在先锋书店买书、喝茶、漫步,陪伴它的起起落落。是的,他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在大得不像话的书店里漫步。先锋曾经在夫子庙地下停车场开过一个像地铁通道一样长的书店,160米,像是一列地下的火车,可以载着书迷们去他处,那是顾前和李臻约会的地方。而五台山地下的巨大书店直到今天还开着,每次顾前加班,李臻需要单独带儿子的时候,他就带孩子去五台山地下书店。那家先锋书店配有沙发区、活动区和咖啡区,恢宏的通道沿山势沿伸着,无数的学术、人文、思想及艺术类书籍,在层层叠叠的阶梯间,辅陈出圣殿般的质朴与庄严。李臻得意地晒出5岁儿子专心仰望的照片,巨大的哲学家的肖像海报,在小孩儿懵懂好奇的目光中熠熠生辉。   在朋友圈里见到这些图片后,顾前有意识地挤出时间,拉上先生特地自驾去了先锋书店旗下的浙江松阳陈家铺书局。去陈家铺极为不易,那是一间位于悬崖之上的书局,海拔近900米。车行到山腰就无法往上开,必须从麻石小径上徒步走上去。当顾前告诉先生,这家书局的两万多册书,都是当地村民一包包用扁担挑上山的时候,李臻脸上涌动的全是惊讶与敬慕。   这家书局犹如悬崖上的一个鸟巢,坐落于万古的寂静中,扑面而至的是四面八方茶园的清香,以及风捎来的万顷竹林的密响。这里原本是村里的议事大厅,书局有意保存了这里挑高的房梁,与外立面上拙朴的夯土墙痕迹。书局内设有冥想室、阅读间、大露台,连编绳蒲团与棕色沙发,也是李臻心仪的模样。李臻在这里徘徊半天,随手翻书,这里尤如一个神秘的充电器,让他临走时神采焕发。   返回的路上,李臻由衷地对顾前说,虽然有479人可以看到我的朋友圈,但知我心意者不過5人,你是其中的头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