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赏菜

[新传说] 赏菜

时间:2020-02-11 来源:admin 点击:

  王富贵是个私企小老板,他在全市召集了二十多个大小老板,成立了一个企业家协会,自己担任协会会长。
  
  既然叫协会,总得一起干点啥。王富贵和大家一商量,决定搞慈善,给贫困户送点米面粮油,面子上也好看。
  
  捐助活动效果不错,老板们扛着大米白面走进各种破房子,和贫困户拍照,走的时候再扔个三五百元的钞票,贫困户感激涕零地送出老远,老板们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时间一长,贫困户有点不够用了,王富贵让人四处寻找新的捐助对象。
  
  这天,王富贵听说有个叫蒿子沟的小村子,山穷水瘦地皮薄,以前有实在活不下去的人跑到大城市要饭,慢慢形成了传统,成了远近闻名的要饭村。
  
  王富贵大喜,有种碰到大客户的感觉。他立刻联系了几个老板,直奔蒿子沟。
  
  两个小时之后,几台车进了村子。老板们四处张望,见这个村子和别的村没啥两样:围墙瓦房水泥路,还安装了路灯,看不出传说中的破败模样。大伙儿不免有些失望。
  
  王富贵看到几个小孩儿在路边玩耍,便落下车窗,大声喊道:“嘿,小孩儿,你们这有贫困户吗?”
  
  几个小孩儿对视了几眼,都不说话。王富贵抓出一把奶糖撒出去:“谁知道?”
  
  一个长着虎牙的男孩翻了个白眼,气冲冲地说:“你们去大榆树底下张爷爷家看看吧!”
  
  说完,小虎牙带头走了,谁也没理地上的糖。
  
  “这啥破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王富贵脸上火辣辣的。
  
  正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笑呵呵地问:“几位是来献爱心的吧?”
  
  王富贵脸色还没缓过来,生硬地说道:“也不一定,看看情况再说。”
  
  年輕人点点头:“政府这几年扶贫力度很大,吃不上饭的村民是没有了,只有老张家是因病致贫,生活确实困难。你们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带大家去看看。”
  
  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王富贵下了车,老板们纷纷扛上大米白面,跟着年轻人向大榆树下的人家走去。
  
  一进院儿,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正在给苏子脱粒,年轻人喊道:“张叔,身体好些了吗?”
  
  张老汉无奈地叹了口气:“葛主任,咋又把人领我家来了?”王富贵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年轻人是村主任啊。
  
  葛主任赔着笑脸道:“张叔,咱不能冷了人家的心不是?”
  
  张老汉摆摆手说:“你们送温暖献爱心我接受,可是不能照相!”
  
  王富贵憋了一肚子火,这叫啥事儿?头一回送东西还要看别人脸色!他压着火跟张老汉进了屋,四处一打量,屋里虽然没啥像样的摆设,但收拾得很干净,墙上还贴满了奖状。
  
  王富贵看了看奖状上的名字,引出了话题:“这是你儿子?”
  
  张老汉顿时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地说道:“是呀,去年考上了重点大学,六百多分呢!”
  
  “有出息!”老板们纷纷夸道。
  
  张老汉的老伴前两年得病花了不少钱,最后却落得人财两空,张老汉自己又得了关节炎,出不得大力气,还要供孩子上大学,日子过得确实艰难。但张老汉很乐观:“地租出去了,吃饭不成问题。我儿子在银行办了助学贷款,等参加工作后慢慢还,没有过不去的坎。”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老板们也没啥逗留的兴趣,放下大米白面,寒暄了几句就撤退了。
  
  葛主任热情地把他们送出门,王富贵看看四处风景不错,顺嘴说道:“这要是办个农家乐挺好。”
  
  葛主任笑了:“还真有,我牵头弄的,是村民联营的形式。这个时候,开江鱼、下蛋鸡都有。”
  
  老板们立刻来了兴趣:“哈哈,四大香占了俩,去尝尝!”
  
  老板们跟葛主任边走边聊,得知他原来是大学生村官,毕业的学校牌子也很硬,这才略微收起了轻视之心。
  
  农家乐搞得挺红火,葛主任安排一个大嫂接待老板们点菜,自己忙别的去了。
  
  鸡、鱼、蛤蟆、狗,外加烧猪手……老板们刚点了八个菜,大嫂劝道:“够了够了,我们这菜码大,葛主任交代,再送你们一个蛄豆腐,肯定吃不完呢。”老板们顿时高兴起来,之前的不快也淡了许多。
  
  不大会儿工夫,一个小孩端着菜上来了,正是老板们刚进村遇到的那个小倔孩儿。
  
  王富贵瞪着眼说道:“这不是小虎牙吗?咋还用童工呢?”
  
  小虎牙鼓着脸,不乐意地说:“我周末放假来帮忙不行呀?”
  
  “行行行,你小你有理!”王富贵不和孩子较劲,“上菜小心点,别烫着。”
  
  很快,八个菜上齐了,色香味都不错,老板们甩开腮帮子边吃边聊,大声议论这个地方的人不知好歹,白送东西连个好脸色都看不到,以后再也不来了。
  
  这时候,小虎牙“咣”的一脚把门踢开,端着一碗蛄豆腐进来了,大声说道:“我们村主任赏菜,你们慢慢吃!”
  
  东北早年间,办喜事的时候确实有“赏菜”这一说——炒完菜之后,东家给厨师包上红包,厨师再额外做一道甜食端到东家桌上,主事儿的人大声喊:“大师傅赏菜喽!”其实就是互相给面子,表示感谢。
  
  如今这句话从小虎牙嘴里说出来,老板们听着格外刺耳。王富贵一拍桌子:“小屁孩儿,你知道啥叫‘赏’吗?主子给奴才、上级对下级才能用‘赏’字!你们一个破村,有啥资格对我们说‘赏’?”
  
  听到争吵声,葛主任跑了过来。得知了事情原委,他先和老板们道了歉,然后摸着小虎牙的脑袋说:“下次给人家东西,要说赠送,不能说赏,记住了吗?”
  
  小虎牙梗着脖子道:“我当然知道!可您不是说过吗,过去我们是远近闻名的要饭村,姑娘嫁不出去,外村姑娘也不愿来,就是因为我们骨头软没志气,我们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葛主任点点头:“是呀,这几年全村老少都很要强,凭自己的勤劳过上了好日子。可是有志气不等于没礼貌呀!”
  
  小虎牙指着老板们说道:“是他们先没礼貌的,刚来的时候就把我们当成要饭的,把糖扔到地上让我们吃!”
  
  王富贵脸一热,尴尬地笑道:“哎哟,这么一说确实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下次注意。”小虎牙脸上顿时有了笑模样,低头鞠了一躬,转身跑了。
  
  葛主任倒上一杯酒举过头顶:“各位老板自己发财不忘帮助别人,就冲这,我敬各位一杯。”这话大家都爱听,老板们纷纷举杯回应。
  
  王富贵放下酒杯,不解地问道:“你们村以前那么穷,为啥现在突然变了,别人给东西都不爱要?”
  
  葛主任笑了:“我是靠父母出去行乞完成学业的,你能想象我是什么心情吗?毕业后,我主动回到这里,就是要改变这种风气。之前也有爱心人士来捐赠物资,我就到贫困户家里做工作,苦口婆心地劝他们:知道你要面子,但为了爱心人士的面子,你就接受吧。天长日久,贫困户产生了错觉——爱心人士上谁家,谁家丢人。等大伙儿都断了等待施舍的心,干劲儿自然就上来了。所以刚才张叔才不愿意领大家的情,怕被乡亲们指指点点呢。各位老板,我代村里向你们赔个不是!”
  
  王富贵倒上酒回敬,感慨道:“不瞒你说,以前我们下来献爱心,确实有赏赐的心态。今天,你给我们上了一课,要扶贫,先要把人心扶起来。葛主任,我领你的‘赏’!”
  
  “谢葛主任赏!”老板们凑趣地喊着,一齐干掉了杯中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