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牛皮不能吹

[新传说] 牛皮不能吹

时间:2020-02-12 来源:admin 点击:

  桃花縣家家户户都会剪纸,而在这众多的剪纸艺人中,要数刘玉梅为“龙头老大”,她不仅剪纸剪得好,还会另一手绝活:剪影。啥叫剪影?就是拿一张黑色的纸,对着人的侧面,几剪刀就能剪出个侧身头像来。
  
  去年,一个流窜全国的盗窃集团跑到桃花县作案,还杀了人。没出半个月,案件就被警方破获了。社会上流传说,是因为有人看见了这个团伙某某人的侧身,于是对警察描述了,而警察根据这个描述,找了个剪影艺人“刷刷刷”几剪刀剪了个人物头像,再拿着这张剪影去寻,嘿,还真对号入座了。
  
  至于是谁有这能耐,仅凭一个描述就能剪出大盗的模样儿,众说不一,但不少人说是刘玉梅,因为她是桃花县“第一剪”呀。有记者去采访刘玉梅。刘玉梅对此只是一笑,不点头也不摇头。没几天,县报、省报、广播电台纷纷报道了刘玉梅一把神剪破大盗的故事。
  
  于是,刘玉梅更加出名了,她的剪纸、剪影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阳春三月,桃花县隆重举办省民间艺术博览会,“著名剪纸大师、中国剪影大王”刘玉梅的展台前挤满了人,因为她每天免费剪影三十名。
  
  这刘玉梅虽说近40岁了,可是模样儿俊俏,十分精神。面对站在面前的观众,她左手持一张黑色的纸,右手握着一把金色的剪刀,只用短短的半分多钟,一个人的侧面头像就跃然而出。人群中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人群中有一个老人,一直盯着刘玉梅,边看边轻轻地摇头。当最后一个观众的剪影完成后,老人上前问道:“敢问大师,你这剪影是自学成才,还是拜师而成?”
  
  刘玉梅脸红了一下,轻轻地说:“我拜的是齐如海老师。”
  
  “哦,是齐如海?”这齐如海是老一辈的剪影名家。老人一笑,随即说道,“可是你还没有学到家呀。”
  
  刘玉梅有些不快,问:“此话怎讲?”
  
  老人也不说话,转身向那些手执剪影的观众说:“麻烦大家,借用一下你们手上的剪影!”众人不明就里,可老人手快,已经从那些人的手上将剪影一一收回,他将这些剪影混在一起,微笑着对观众说:“请大家从中将自己的剪影挑出来,挑对了的,我奖赏一百元!”
  
  大伙来了兴趣,纷纷上前,可是,这三十张剪影混在一起后,竟然大同小异,根本分不出谁是谁了。
  
  刘玉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得说不出话来。老人像是自言自语说道:“剪影剪影,自然要以影找人,哪有以人找影的道理?”他说罢,转身就走。
  
  好端端的展演,被这老头给搅了局,刘玉梅的心情糟透了。她想起母亲说今晚一起吃饺子,就开车去母亲的住处。
  
  就在刘玉梅上楼梯,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母亲家的门“呼”地开了,从屋里蹿出一个陌生的男人。刘玉梅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从她身旁快速地闪过,“噔噔噔”地跑下楼去。刘玉梅下意识地扭脸看去,只看到那男人在拐角处的一个侧影。
  
  怎么回事?刘玉梅走进屋,高声喊:“妈,你干啥呢?”可是没有回音。刘玉梅急急地奔进卧室,竟看到母亲倒在床边,地毯已被染成一片血红。
  
  刘玉梅赶紧叫了救护车,可母亲还是重伤不治。警察很快也赶到了,勘察后确定这是一起入室抢劫凶杀案。刘玉梅崩溃了,她要求警察马上破案,可警察说,这个老小区没装监控,很难迅速找到杀手。
  
  刘玉梅平静了一下,说:“我看到了那个凶手的侧影,我能剪出来。”
  
  几个警察拿着刘玉梅剪出的侧影看了半天,纷纷摇头说:“难。只凭这个,恐怕难以找出凶手来。”
  
  一个警察忽然问道:“社会上不是说你曾协助我们破获过大案吗?”刘玉梅脸红了红,默默无言。
  
  另一个警察接口说:“不行的话,还是把齐老找来吧!”
  
  半个小时后,一个老人走了进来。刘玉梅愣了,那老人也愣了。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在博览会上给刘玉梅搅局的那位。警察介绍说,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齐如海,刘玉梅一听,顿时涨红了脸,无地自容。
  
  齐如海仔细听了刘玉梅对凶手的描述,接着掏出随身带的黑纸和剪刀,“刷刷刷”几剪子下来,一个人的侧影就出来了。刘玉梅一看,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这剪影,活生生就是自己瞥到的那个人的样子。她再看看自己的剪影,与齐老的剪影似乎相差无几,可是,就是在这小小的纸张上,这儿多一丝,那儿少一丝,就有了天壤之别。
  
  警察们将齐如海的剪影复印了若干份,分发下去,没用两天,就将那个凶手擒拿到案。警察审问凶手,为什么要杀害无辜。那人冷笑着说:“无辜?她女儿,那个什么刘玉梅不是把我们老大、老二都送上刑场了吗?我这是报仇!”
  
  原来如此!刘玉梅听到这些后,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儿。为了出名、图虚荣,竟吹牛皮,对社会上风传自己用剪影协助破案的事也默默认可,结果却害了老母亲!
  
  刘玉梅打听到了齐如海的住处,真正拜了老人为师。从此她跟着齐如海,一剪一剪地认真学习。
  
  半年后,齐如海病重。那天,刘玉梅和一些朋友去医院看望齐老,老人笑笑,从床边的小柜子里取出一张一米见方的黑纸,然后让一个朋友将一面镜子举在自己的侧面,就对着镜子剪起纸来。纸剪好了,他也不展开,就收了起来。
  
  一个月后,齐如海告别人世。追悼会上,刘玉梅看到的不是遗照,而是一张巨幅剪影,就是齐老在医院剪成的那张。剪影当然是侧面像,但人们一眼就看出,这剪影不是别人,正是齐如海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