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施暴”的后妈

“施暴”的后妈

时间:2020-02-13 来源:admin 点击:

  她第一次对我“施暴”时,来我家还不到半个月。那时我已在背地里开始了和她的較量。我会偷偷在她的杯子里撒上一撮盐;我会用小锯子把她的一只鞋跟锯短一点点……对我的这些恶作剧,她却保持了沉默。
  
  放暑假的一天晚上,我带领院子里几个孩子玩嗨了,最后把王奶奶家乘凉的棚子点着了……在大人们合力把火扑灭后,她把我带回家里,关上门,二话没说抓起了鸡毛掸子。
  
  她一边抽我一边吼:“让你知道后妈也是妈,也能管你、打你、教训你!”
  
  我拼命地吼叫:“后妈打人了,虐待,救命啊……”
  
  门外晃动着一排脑袋,都是看热闹的,看我这个院子里有名的“惹祸精”如何被后妈“教训”。
  
  最后,她指着我说:“以后再敢胡作非为,做一次打你一次。我不怕你爸回来你告状,我还想找他一起说道说道,看你这样的熊孩子,该不该打!”
  
  我终于哭了,因为太疼,也因为我忽然意识到她的话是真的,如果我爸知道我放火,肯定不会轻饶了我。找人报仇,是无望了。
  
  和她的正面战争,终于以我的全盘告负而结束。我听了小伙伴们的忠告:惹不起,躲得起。
  
  不管我和她发生过怎样的矛盾,我都不告状,她也不告,包括那次放火、挨打。一周后我爸回来,我们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她也没告诉我爸她赔了王奶奶家3000元钱。在老爸看来,我和她相处融洽,至少相安无事。但我和她都知道,真相不是如此。抵触,是有的;怕,也是有的;恨呢?说不上来。毕竟每天吃着她亲手做的饭菜,令我在12到14岁的两年间,长了28厘米,重了15公斤。
  
  另外,她过来之后,家也的确像个家了,我再没穿过脏衣服,运动鞋永远是我喜欢的牌子,不便宜,她却舍得买。
  
  我读了中学后,早出晚归,我和她进入一种平和而疏离的状态。功课日益紧张,后来我连电视也没时间看了,她好像也不看。晚上,我做作业时,家里静得像没有人。
  
  一天晚上,我做题做到深夜,感觉有点儿饿,打算去厨房找点儿吃的。推开门,我吓了一跳,客厅里黑着灯,电视机亮着却无声息,她坐在电视机前1米开外的小凳子上看字幕。听到我开门,她好像也被吓到了。
  
  我有些尴尬,倒是她迅速恢复淡定,平静地说:“看你开着灯,知道你没睡,这么晚了,没准儿也饿了,厨房有煲仔饭。”我应了一声,从她身边、从暗暗的无声的光影里走过去。不知怎么,那一刻,双腿有些沉重,心也有些酸软。
  
  从那之后,我发现不管复习功课到多晚,她都陪着我不睡,做好一份可口的夜宵温着,也不喊我,只等我饿了出来找着吃。
  
  终于,一天晚上,吃完虾仁鸡蛋羹后,我对她说:“谢谢您。”她淡淡地看我一眼:“有什么好谢的,后妈也是妈,妈能做的,后妈也能做。”
  
  就是这句话,令18岁、1。83米高的我忽然忍不住湿了眼眶。我背过身去,说:“电视您放点儿声吧,影响不到我。”她也应了一声,但之后依旧看着无声的电视,直到两个月后,我参加完高考。
  
  高考成绩好得出乎我爸的意料,他坚持为我举办盛大的升学宴,七大姑八大姨也都热情参与。那顿饭,78岁的奶奶也来了,和她挨着坐,奶奶说:“孩子能有今天的出息,多亏了你。”她笑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亲戚们也都开始夸赞她,她终于有点儿招架不住了。我起身,几乎不假思索地替她解围:“你们怎么都那么客气啊,别拿后妈不当妈好吧?”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只有她愣怔在那里,一眨眼,眼泪簌簌而落。
  
  我低下头去。没有人知道,说完那句话,我和她一样,也愣住了。整整6年,我从来没有叫过她“妈”,甚至很少叫她“阿姨”。可是时光能记住一切,记住她从来到我身边的那一天后对我的所有付出,包括那顿令我日后想起来就不寒而栗的“暴打”——如果不是那顿打,不是我因此生出的畏惧,很难想象我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人。
  
  她没有拿我当外人,从来都没有。我在时光里,读懂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