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常怀忧患意识

常怀忧患意识

时间:2020-02-29 来源:admin 点击:

  鲁桓公六年(公元前706年),楚国入侵随国,还没怎么打就派人议和,并且故做一副军容不整的样子,假意示弱,以麻痹对手。幸而随侯手下有个贤臣季梁,这位定海神针般的肱股大臣义正辞严地提醒国君,勿因对方主动议和而掉以轻心,只有恪守正道,“修政而亲兄弟之国”,才能有望幸免于劫难。随侯听了大为震动,惧而修政。
  
  小国在大国之侧求生存,常怀忧惧,励精图治,这倒也可以理解。可是,强国也时刻提防,唯恐不久的将来要大难临头。
  
  郑庄公时的郑国,俨然春秋初期第一大國。鲁隐公十一年(公元前712年),郑和齐、鲁联合伐许。明明是打了胜仗、占据邻国土地,这位雄主在战后告诫留守许国的大臣时,言语之间反倒充满了对自己国家的深深忧虑:
  
  “吾子孙其覆亡之不暇,而况能禋祀许乎?”
  
  “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孙日失其序……天而既厌周德矣,吾岂能与许争乎!”
  
  周室东迁之后江河日下,威风不再,或许在郑庄公的眼中,郑作为周天子的同姓诸侯,也已失去了老天的眷顾,那么,他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也可说是在情理之中。然而,我们从《尚书》《诗经》等等那些中华民族的早期文献中看到,即使事业蒸蒸日上的开国创业之君或者承平时代的太平天子,也时时处处小心翼翼,常怀“戒慎恐惧”之心。
  
  大禹留给夏朝子孙的遗训:“予临兆民,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为人上者,奈何不敬?”我面对天下百姓,紧张得就像用快要腐烂的绳索驾着六匹马拉的大车,怎么能不提心吊胆、充满敬畏呢?
  
  周武王即位三天后,姜尚为他讲古圣王之道,武王听罢,“惕若恐惧,退而为戒书”,把古书上的箴言铭刻在宫室的角角落落,铭刻在剑、弓、矛等日用的兵器上。
  
  《易经》处处讲趋利避害、如何在困境中自处的道理,如“君子以恐惧修省”;《礼记》上说“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诗经·小雅·小旻》则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古人强调在治理国家和日常生活中保持“戒慎恐惧”的例子,在传统经典中俯拾即是,不胜枚举。
  
  统治者这忧虑和戒惧背后,是明确而深刻的自省精神和自我管理、自我改善的意识。他们懂得畏惧天命和民意,保持“戒慎恐惧”的心态,而不是妄自尊大,以为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即可压制和解决一切,从而认真执政,不敢懈怠,不敢放纵私欲、为所欲为。历史证明,那些强大昌盛的朝代,或者历朝历代那些相对繁荣、安定的时期,君主必然有这份敬畏之心和自省精神,而君主不再“戒慎恐惧”、不能自我管理之时,也就到了王朝末路、走向灭亡的阶段。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就我们现代人而言,“戒慎恐惧”,意味着生活中多一份克制和检点,对可能的危机保持警醒,对未来有一份长远的打算——健康时,记得督促自己活动和锻炼,不在电脑前久坐,不抱着手机躺在床上熬夜;离考试还远的时候,努力学习,假期作业早早完成,不必等到开学前临时抱佛脚;年轻工作时,努力攒钱,用心理财,不必等老去之后和疾病来时捉襟见肘、窘迫绝望……这应该也是很有必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