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狙击手

[传奇故事] 狙击手

时间:2020-03-15 来源:admin 点击:

  抗日战争期间,大洪山的山脚下驻扎着一队八路军。部队里有一个叫刘铁根的战士,总和当地的猎户吴大爷过不去。
  
  这天,吴大爷又气呼呼地找到部队的耿连长,满脸怒气地告状道:“小耿,好好管教一下刘铁根!你看我的大灰!”
  
  大灰是吴大爷打猎时捡到的小狼崽,替他看门守户。大灰特别温顺,吴大爷把它当宝贝看。
  
  耿连长一看,大灰的脸肿了起来,浑身血污。耿连长皱皱眉,刘铁根专门欺负大灰,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耿连长冲屋外高喊一声:“把刘铁根叫来!”
  
  不一会儿,刘铁根来了,看见吴大爷和大灰,头马上低了下来。耿连长喝道:“刘铁根,到底怎么回事?批评多少次了,还是改不了!”刘铁根嘟囔道:“为啥不能打?狼是吃人的畜生,万一出事了咋办?”吴大爷不满地说:“大灰一直跟着我,乖得很!”
  
  耿连长大手一挥,说:“刘铁根,你还有理了?大灰是吴大爷的,八路军战士得遵守纪律,不能碰老百姓一针一线。给你记过处分!”
  
  正在这时,一名战士冲了进来,喊道:“连长,不好了,出事了!”耿连长他们急忙冲出屋,来到村头打谷场,地上依次摆着三名战士的尸体。耿连长心里无比沉痛,这又是敌人派来的狙击手干的。
  
  从大洪山部队驻扎地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是野人沟,野人沟东边是狮子山,西边是凤凰山。班长说,今天,他带人搜索狮子山,大家呈散兵线分开,只闻枪声,不见人影。鬼子派来的狙击手藏在狮子山上,不断变换伏击点,时间不长,就牺牲了三名战士。
  
  刘铁根跟在耿连长身后,察看三名战士的伤口。狙击手的枪法不但准,而且狠,枪枪都从左眼射进大脑。刘铁根盯着伤口出神,耿连长转头对他小声说:“刘铁根,这枪法和你的很像……”刘铁根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对,连长,而且对方的枪法比我的还好。”
  
  别看刘铁根才十八岁,他从小就跟着父亲上山打猎,练就了一手极好的枪法。为了获得整张的动物皮毛,他有绝活:子弹只打动物的眼睛,皮毛上不留弹孔。刘铁根如此精湛的枪法,耿连长是见识过的。在一次反扫荡战斗中,刘铁根射杀了十多名日本兵和伪军,包括三名敌方军官。耿连长发现,三名敌方军官的伤口,都是从右眼射进大脑的。这之后,耿连长就把刘铁根调到身边,但凡有重大军事行动,就安排他去打敌人的指挥官。
  
  回到连部,耿连长焦急地来回踱着步。上级密电通知,过几天军分区领导会来布置秋季反攻的行动,野人沟是唯一通道,到时,骑在马上的军分区领导,还不成了狙击手的靶子?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狙击手解决掉。从枪法上看,敌人派来的狙击手只有一个人。
  
  耿连长想了想,对刘铁根说:“刘铁根,我命令你,带人蹲守,一定要除掉对方狙击手。”刘铁根胸脯一挺,说:“保证完成任务!”
  
  刘铁根带了两名枪法好的战士,凌晨爬上凤凰山,各自隐藏起来。太阳出来后,刘铁根伏在草丛中,眼睛不住地搜索着对面的狮子山。野人沟十几米宽,路面上没有一个行人。刘铁根浑身被汗水浸透,两只眼睛不断地搜索着狮子山每一个隐藏点。突然,他发现狮子山半山腰上,有一处野草轻微地晃动了几下,旁边有一块巨石,正是绝佳的隐蔽位置。对方的狙击手进入了伏击点,可是刘铁根盯了好久,也不见他有动静。
  
  一阵困意袭来,就在刘铁根疏忽之际,枪声突然响了,不远处的战友中枪身亡!刘铁根眼眶湿润了,该死,他错过了最佳时机!他抹了一把眼泪,枪口瞄准对方狙击手的隐蔽处。但是,一直到天黑透了,那个狙击手再也没有动静。
  
  刘铁根和战友抬着牺牲的战士回到连部,耿连长痛心地对刘铁根说:“光蹲守是笨办法,得想想怎么诱敌!明天我去做诱饵,引对方狙击手开枪,你给我毙了他!我跑得快,他不一定射得中我。”
  
  耿连长是部队里重要的军事长官,怎么能让他犯险?刘铁根马上提出反对,说:“连长,我有个诱敌计划。”
  
  耿连长催促道:“快讲。”
  
  刘铁根说:“让吴大爷的大灰诱敌。”
  
  耿连长狐疑地看着刘铁根,说:“你是不是想趁机杀狼?再说了,对方狙击手的目标是八路军战士,不是狼。他要是对狼开了枪,那不是暴露了自己吗?他有这么蠢?”
  
  刘铁根忙说:“连长,你听我解释。”刘铁根讲,依据对方狙击手的枪法,以及今天的较量来判断,他确定那个狙击手是汉奸,是自己老家老鹰岭的猎人:大虎。这枪法和伏击的做派,刘铁根很熟悉。在老鹰岭,只有大虎的枪法比他的更准。接着,刘铁根说了一段往事——
  
  有一年,大虎的父亲上山打猎,很久都没回来,母亲就让大虎兄弟俩上山看看。兄弟俩拿着猎枪上山,找见了血肉模糊的父亲。父亲断断续续地说,他打猎遇到一只狼,猎枪哑火了,只得和狼搏斗,狼死了,自己也身受重伤。父亲死在了大虎怀里,大虎发誓,要杀尽所有的狼,为父亲报仇!母亲病故后,大虎带着弟弟生活,见狼就杀,枪法极准。后来,日军打来,老鹰岭附近的村庄被血洗,刘铁根侥幸逃下山参加了八路军,再也没见到大虎。
  
  刘铁根喃喃地说:“怎么也没有想到,大虎当了汉奸,实在不应该!”耿连长说:“国难当头,方显人心,有人把持不定,当了汉奸走狗,也不奇怪。”
  
  耿连长听完故事,就带刘铁根去找吴大爷。待耿连长详细地讲了大虎的故事,吴大爷听了,拍着胸脯说:“行!杀汉奸,我老汉绝不含糊,大灰牺牲了,也算是为国捐躯,值了。大灰最听我的,我带它去。”
  
  天还没亮,刘铁根他们就上了凤凰山,在指定位置埋伏起来。太阳出来后,刘铁根盯着对面的狮子山。中午,依据细微的野草动静,刘铁根锁定了狙击手大虎的位置。大虎估计观察了很久,确定狮子山安全了,才敢进入伏击位置。而且,他把伏击位置换在了杂树林里。
  
  刘铁根拉了拉身边的绳子,绳子绕过山脊,守着一名八路军战士。八路军战士收到信号,快速跑到吴大爷的身边,让他放狼。吴大爷抹了抹湿润的眼眶,不舍地拍拍大灰的头,指了指山脚下。大灰箭一般地越过山脊,向山脚下跑去。這是一片空旷地带,大灰完全暴露在狙击手大虎的射程内。大灰往山下跑去,眼看离山脚越来越近。到了山脚下,到处是杂草,大灰就安全了,诱敌计划就会失败。刘铁根心里清楚,大虎在犹豫。
  
  终于,枪响了,大灰倒地,身子带着惯性向山下翻滚。紧跟着,刘铁根的枪也响了。
  
  等刘铁根回到连部,战士们已经把狙击手大虎的尸体抬到打谷场上。刘铁根来到尸体旁跪下,一把抱住尸体,哭了起来。
  
  耿连长喊道:“刘铁根,这个汉奸杀了我们四名战士,死有余辜。你为汉奸掉什么眼泪?”
  
  刘铁根喊道:“这……这是我哥啊!”他撕心裂肺地放声大哭。
  
  听了这话,耿连长愣住了,难怪刘铁根总是忍不住打大灰,他是大虎的弟弟!如果见狼不杀,对不起父亲的在天之灵。
  
  耿连长拍拍刘铁根的肩头,低声说道:“你哭吧,我懂了。之前那个处分,现在撤销了。你能大义灭亲,给你报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