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外公好酒

外公好酒

时间:2020-03-22 来源:admin 点击:

  外公不喜欢舅舅喝酒,也不希望我沾酒。外公说,舅舅喝上酒后,心病很多,有时候说着说着还会哭起来,他看着怪难受。外公反对的不是喝酒,而是酒风不正,每当他跟我聊起他年轻时喝酒的事,一字一句说得坚定有力。他说他无论喝多少酒,从不会胡说八道,喝大了就蒙头睡觉,一觉醒来什么也不记得了。所以在村里,无论去谁家转悠,大家都舍得把好酒拿出来给他喝。
  
  小时候跟随父亲去给外公拜年,父亲总会提一瓶两元钱的柳浪春酒。每次到了外公家,父亲都是先让我提着酒进去,然后自己后面进来。外婆听到我的声音后,拉着老长的声音出来接我:“我的孙子,看你外婆来了?给外婆带了啥好吃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有给外婆好吃的,是给外公的酒。”外婆有点失落地说:“外婆疼你这么大,就只记得外公好。”外公端着刚温好的酒,坐在屋檐下的躺椅上,一口一口抿着,听到外婆和我的对话后,得意极了。
  
  那时候,我是怕外公的。他很严厉,吃饭的时候不允许抿嘴,不许跷二郎腿,而我经常因为这些被他惩罚。长此以往,就会有人给出馊主意,什么罚酒三杯,吓得我从不敢出声,年少的我恨极了那些出馊主意的人。外公当然不会这样做,他说:“小孩子不能喝酒,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会喝坏脑子,等长大点了,就可以陪外公小酌两杯。”说完这些话,别人没有笑,倒是他自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后来家境好转,给外公的酒不再是一小瓶了。逢年过节,父亲就让人从镇上捎回5斤或者10斤散酒,让我背着去看外公。外公说:“酒跟人一样也有品性,好酒需要一颗炙热的心来品尝,酒喝到尽兴处,最妙。做人则要厚道,懂得见好就收,过于贪心的人,最后什么也落不下,还招人厌烦。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把酒当水喝,缺少了一份对酒的态度,真不知道喝的什么意境。”我能感受到外公话里的意思,或许也正是我们这一代人变得浮躁了起来,把喝多少酒当作面子看,喝得自己难受不说,还把酒的韵味埋没在了风尘之中。
  
  家道变故,大舅和外婆相继去世,对外公的打击很大。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沉浸在悲伤之中,这个时候,从不喝闷酒的他却好上了喝闷酒。我想外公心里太苦了,不然最怕喝酒叨扰到别人的他,怎么会喝着喝着,人前人后就哭了起来呢?每天晚上睡觉前,只有喝两杯酒才能入眠,外公说:“酒是个好东西,它最懂人意。”
  
  外婆和大舅去世后,村里来看望外公的人也越来越多,门庭若市,可以想象外公一生为人处世,结下了多少淳朴的友谊。有拿土鸡蛋的,还有拿奶粉的,最多莫过于拿酒的——大家都知道外公喜欢小酌两杯。受过打击后的外公,对人生看得越来越透彻了,无论何人来家,他都会盛上3杯美酒。
  
  有时候,村里人帮忙耕种,外公就和我一起去送干粮,当然不会落下酒。外公慈祥敦厚,从不亏待别人,活还没有干多久,他就又开始招呼帮忙的人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一帮人边聊天边喝酒,一个5斤的水桶,没有杯子,提着桶子你一口我一口,几个回合下来,5斤白酒便一滴不剩。我问外公:“酒喝上还能干活吗?”外公笑着说:“只有喝上两口小酒,干活才会有劲儿,人也就不疲乏了。”
  
  我以为这一生不会沾酒,至少不会沾白酒,但经过一次次的邀约后,也开始喝上了酒。但我坚信自己没有酒瘾,我喝酒看场合,比如跟一些文学路上的朋友聚会,我也会小饮两杯,文友们都知道我的酒量,所以每次聚会,大家敬酒的时候都会给对方说:“我干了这杯,你随心随意就好。”一个“随心随意”便让人与人多了一层尊敬和理解。有了这理解,我们内心便不再受任何因素的干扰,无所顾虑,喝下这口酒,酒不醉人人自醉,这又是何等的洒脱啊!
  
  离开外公后,每次回家去看望,发现他的身体还算硬朗,只是精神一年不如一年了。外公一家多年前也从山里搬到小镇,家里到处都摆放着酒,有本地的红川系列,也有西凤酒、汾酒等,外公却从来不碰触,有时看到半瓶被小孩子扔了的酒,他却会捡回来,说酒是粮食的精华,扔了可惜,还说以后不要給他买酒了,费钱,他早就戒了,现在茶瘾也要戒掉了。我问为什么,他说家里开销大,他挣不了钱,不能再破费,给子女增加负担。我更愿意相信,外公是因为遇不到知音了,喝酒便失去了味道。
  
  如今外公早已经过了七旬的年龄,每天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一会儿望着空中飞来的鸽子,一会儿拿着苍蝇拍子,拍打空中飞来飞去的虫子,偶尔去马路边上走走,能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在世的日子也越发枯燥无味,没事就对着一条阿拉斯加犬自语,现在又养了一只灰色的小猫。我多么希望他变得自私一点,就算老了,也能重新拾起嗜好,做一个了无牵挂的“酒鬼”,就不会显得这么孤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