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聪明的“蠢货”

聪明的“蠢货”

时间:2020-03-22 来源:admin 点击:

  我从小就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大概就是“计较”,所以我身边的人总会把他们不乐意去做的事情交给我。
  
  他們知道,我一定会毫无怨言地帮助他们。包括我读大学时的费兹捷勒教授,他也总是让我给他帮忙,比如统计考卷分数,比如抄写某些课件,甚至是帮他倒咖啡或清洗毛巾。
  
  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的很多同学都笑我是个“蠢货”,但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他们总是觉得我是在被人欺负或者被人利用,但我却觉得这是被别人看重,被别人需要。做一个别人需要的人,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事实上,那些嘲笑我的同学,包括后来的同事,他们也经常叫我帮忙,或者把一些令他们觉得烦躁的事情交给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既要让我帮忙,又要叫我“蠢货”。我曾经尝试和他们辩驳,但我发现我越辩驳他们越哈哈大笑。时间久了,我也不再解释或辩驳了,他们觉得做这些事情是痛苦的,那就交给我吧。因为我能从中收获到很多知识和经验,我觉得这是快乐的。一个人有什么理由拒绝收获快乐呢?
  
  我大学毕业以后,曾在加州玩具厂担任经理,后来一个有事要请假的保洁员为了不被扣工资,他在把请假条递给我的同时,竟然理直气壮地要求我代他值班。我觉得这无所谓,所以在第二天,我一边擦着马桶一边愉快地吹着口哨,我不知道一旁的同事为什么笑我。
  
  后来经济大萧条,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正当我为生活发愁的时候,在大学里总喜欢叫我帮忙的费兹捷勒教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去给他做一年的助手,并许诺给我高薪。我激动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有时间,我当然有时间!
  
  在母校工作的那一年里,我依然被人嘲笑为“蠢货”,因为只要我有时间或者我能做到,我不会拒绝任何人叫我帮任何忙,我甚至还曾和几个来学校清理下水道的工人一起钻入了冒着臭气的地下管道,我也帮助过感冒的校长站在台上演讲……
  
  一年之后,我出乎意料地被留在了母校里,成了人人羡慕的大学老师。当我拿到证书的那一刻,我才明白甘愿做一个“蠢货”的人其实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为只有“蠢货”才会去做“聪明人”能做却不愿意去做的一件最聪明的事——任劳任怨、不加算计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