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兽医看病

[新传说] 兽医看病

时间:2020-03-25 来源:admin 点击:

  山河村有个姓马的兽医,人长得有点丑,40岁出头了还打着光棍儿,只有一个小徒弟二宝跑前跑后。
  
  这天,邻村有个50多岁的老汉,赶着一头瘸腿黄牛来找马兽医,请他给自己的牛看病。马兽医看过伤处,对老汉说:“你这人真够狠心啊,牛蹄甲都烂成这样了,你还硬生生地赶它走七八里的路?”老汉有些窘,讪讪地说:“这还不是为了省下请你出诊的200块跑腿费嘛!”
  
  原来,这马兽医因为医术高明,只要请他出诊,除去治疗费,还得付200块的跑腿费。马兽医说:“为省200块钱,你让这哑巴牲口受这份罪?你知道它得的是什么病吗?是口蹄疫!听我的,赶紧找辆车把黄牛拉回去杀了埋掉,免得它传染别的牲口!”
  
  老汉一听傻了眼,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马兽医:“好兄弟,你是远近闻名的神医,到现在我还没听说有你治不了的牲口病,你就费点心和力气把这黄牛的病给治好,收多少钱随你!”
  
  马兽医好像等的就是老汉最后这句话。只见他围着黄牛转了两圈,然后伸出了三个手指,老汉便猜测着问:“300块?”马兽医没好气地说:“你这牛的病情,如果被防疫部门知道了,沒二话,必须杀了埋掉!少于3000块我可治不好。”
  
  老汉权衡一番,最后咬着牙答应了马兽医。马兽医收下老汉的几百块定金,让他先回家忙家里的活计,一周后带齐治疗费再来牵牛。
  
  老汉走后,马兽医吩咐二宝,把牛牵进由五根铁桩组成的扁方形架子里,先将牛头上的缰绳拴在一根铁桩上,然后用绳子将三条牛腿分别固定在三根铁桩上,再将有伤病的牛蹄子吊在最后一根铁桩上,让二宝用盐水将已出脓流血的牛蹄甲清洗干净。
  
  做完这些,马兽医从手术箱里拿出一把镊子,在牛蹄甲的溃烂处三拨两拨,竟然拔出一根两寸多长的钉子来,然后往伤处上了些消炎药,用破布包扎了一下,就算处理好了。二宝不解地问马兽医:“师父,你干吗跟人家说是口蹄疫呢?”马兽医没理二宝,转身进屋喝茶去了。
  
  一周后,老汉来牵牛,见牛腿已经完全消了肿,走路也不瘸了,就高高兴兴地补齐了治疗费。
  
  几天后,有一个小伙赶着一头肚子鼓胀、双眼血红的大犍牛来找马兽医。马兽医伸手去摸大犍牛的体温,那牛竟然吓得皮肉不停地抖动,马兽医问小伙:“这牛应该是你借的吧?”小伙吃惊地说:“真是神医呀!连这都能看出来!”
  
  马兽医懒得和他废话,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诊断:“你这牛是因为吃完草料,没等反刍倒嚼就被你赶着干活,压住了胃里的食物,牛急火攻心就长出了鼓眼。照现在的病情看,如果不尽快切除鼓眼,这牛不出两个小时就会暴死!”
  
  马兽医还说,给牛切除鼓眼风险极高,稍有不慎,牛很可能会当场死去。如果牛死了不用他赔偿,他只收200块的手术费;若让他承担赔偿责任,就得收2000块的手术费。
  
  按市面上的行情,这头大犍牛至少得值2万多块。小伙心里一合计:这割好割坏,还不是你马兽医手术刀一偏的事情,我花2000块就当买保险啦!
  
  小伙回去取钱的工夫,马兽医和二宝快速地给犍牛做完了手术。小伙拿钱回来后,马兽医交代他,这牛当天不能再干活,要牵着它不停地慢慢走动,直到看到牛开始拉屎倒嚼了,才可以停下来。小伙点头答应着刚把牛牵走,一个40岁左右的女人便风风火火地跑来,说她家的老牛突然什么东西都不吃了,让马兽医赶紧去看看。马兽医不敢怠慢,开上他的小破车,拉上二宝和女人就走。
  
  来到女人家,马兽医先掰开牛嘴看过舌苔,然后又趴在牛嘴上嗅了一番老牛呼吸的气味儿,再拍拍鼓胀得像皮球似的牛肚子,问女人:“大妹子,你是不是给老牛吃了生玉米棒子?”
  
  女人告诉马兽医,她丈夫前段时间得癌症去世了,扔下她和一个正在上中学的女儿。这喂牛、驾牛车的活儿,以前都是丈夫干,从来都不让自己伸手。这几天秋收,她觉得老牛每天拉车挺辛苦的,就想犒劳一下老牛,喂了一些玉米棒子。
  
  马兽医说女人:“你这妹子,真是好心办坏事呀!你这不是想害死老牛吗?牛吃东西就是囫囵吞枣,食物进入牛的胃后,是要反刍回到牛的嘴里重新咀嚼,然后才能消化吸收。这玉米棒子吞进去容易,可要想反刍上来就难啦!因为玉米棒子会横着卡住食道口,既消化不了,又反刍不上来,时间一长,就会把牛活活胀死!”
  
  女人一听,立马就急哭了,说:“这头老牛可是俺家最值钱的东西,没它拉车犁田,以后的日子可咋过?”马兽医摸着老牛的肚子说:“这牛目前胀得太厉害,只给它灌些促消化的药物恐怕救不了它。还有一个办法,你快点喊一帮身强体壮的人来,帮我把牛摁倒,灌几斤生豆油,我再设法帮老牛把玉米棒子吐出来。”
  
  女人听后,很快喊来七八个男人,大家在马兽医的指挥下,将老牛四条腿绑上绳子,一起用力把牛拉倒,捆结实后用木杠压住。马兽医让女人把豆油装进啤酒瓶里,然后自己捏着牛鼻子给牛灌豆油。一连灌了几瓶,马兽医见老牛仍然没有打嗝反刍的迹象,便让人帮他按住牛头,他一手捂住牛的一个鼻孔,然后使劲地往另一个鼻孔里吹气儿。
  
  还别说,只片刻的工夫,老牛的肚子就传出“咕噜噜”的声音。马兽医见状,停止吹气,开始用双手不停地揉搓牛肚子,揉着揉着,他突然发力,就见从牛的嘴里吐出了一个玉米棒子来……就这样,一直忙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把牛胃里的玉米棒子全部弄了出来。再看马兽医,已经累得要虚脱了。
  
  这是二宝拜师以来,看到马兽医给牲口治病出力最多的一次,心想:师父这次怕是会要半头牛的治疗费呢!谁知让二宝做梦都没想到的是,马兽医却只收了女人200块的跑腿费,竟然没要一分钱的治疗费。
  
  回家的路上,二宝就问马兽医:“师父,你前两次收了老汉和小伙那么多钱,这次咋只收那寡妇这么点钱?是不是看上她了,想娶她做我师娘?”
  
  马兽医白了二宝一眼,说:“臭小子,胡说些啥呢?这行医收钱的事儿,你不说我也要告诉你的。咱先说那个老汉,牛腿肿得那么厉害了,为了省下200块出诊费,硬是赶着瘸腿牛走了七八里的路,你说这人还有人性吗?再说那个小伙,借了别人的牛干活,不让牛歇息片刻,连倒嚼的时间都不给;我伸手一摸那牛,它整个皮肉都在抖,那是挨了多少皮鞭,才会有这样的条件反射啊!对于这两种人,就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这样他们以后才能长记性,对哑巴牲口好一点!最后说今天这寡妇妹子,她是心疼老牛给她出了力,好心办了坏事。我要不是怕人说闲话,坏了我出诊的规矩,今天我连出诊费都不会收她的!”
  
  说到这里,马兽医停了一下,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道:“二宝呀,你做我的徒弟就得记住,咱们做兽医的,不光要给牲口治好病,有时候也得顺带给那些还不如牲口的人也治治病!”
  
  听完马兽医的话,二宝突然觉得,自己的师父不仅不丑,还特别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