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央企故事] 安迪·默尼汗

[央企故事] 安迪·默尼汗

时间:2020-05-15 来源:admin 点击:

  安迪·默尼汗AndyMoynihan(1961-2004),男,英国人,工程硕士,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首任技术总工。2001年6月至2003年9月期间,主导长安福特首款轿车“福特嘉年华”在中国重庆成功投产,并为长安福特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汽车制造技术人才。在“福特嘉年华”成功投产后,安迪被查出身患癌症,因病情恶化,半年后病逝于英国。遵照安迪遗愿,其家人将安迪骨灰带回中国,安葬在他寄予无限希望与热爱的长安福特。安迪·默尼汗长眠于此,陪伴着长安福特成长与发展。
  
  千里迢迢为了它
  
  在长安汽车走向国际化的进程中,每一款车型、每一个生产基地,都凝聚了长安员工与合作伙伴的汗水和智慧。安迪·默尼汗就是支持长安事业发展的外国伙伴之一,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提供技术支援。如今他静静地安息在这里,永远守护着倾注心血的这份事业。
  
  在长安福特厂区花园的草地上,有一块墓碑,每个刚到这儿的年轻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墓碑会出现在厂区里?当他们走近,就会看到上面刻着几排小字:“安迪·默尼汗,工程硕士,1961-2004。由衷感謝安迪·默尼汗先生为长安福特建设发展做出的贡献。”
  
  这个故事还要从2001年说起。
  
  那年,长安牵手福特,长安福特工厂正式在重庆落户。新公司成立后急需生产新品打开市场,安迪·默尼汗就是在那时前来提供技术支援的外籍工程师之一。
  
  六月的一天,安迪飞行了近15个小时,从英国抵达重庆。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作为福特公司德国技术开发中心的资深工程师,他被任命为长安福特第一任技术总工,任务就是将他带来的新产品——C195车型在这里成功投产。
  
  来中国之前,安迪已经预料到此次任务的艰巨,可没想到竟会艰难到如此地步。硬件上,仅有的几台生产设备全部处于调试阶段;唯一围建起来的厂房,居然还没有房顶;软件上,仅有的四名技术人员,都是从长安汽车微车制造工厂调过来的,毫无轿车制造经验。
  
  安迪随即给福特总部的老板打电话:“你确定不是开玩笑?这里没有一个成型的厂房,没有一台能用的设备,根本不具备生产的条件,你叫我到这儿来是喂鸟的吗?”
  
  老板说:“不,安迪,中国是一个正在快速发展的国家,它的汽车产业不久将迎来蓬勃的春天。公司派你去,是经过反复讨论的,请你一定要将最好的技术带给长安福特,帮助他们完成C195的投产。”
  
  安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好像是在经历一个神话。”
  
  老板笑着说:“神话也会变为现实的,我相信你!”
  
  安迪最终被老板说服了。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思考了很久,凭借着在福特工作了20年的经验,他决定首先从技术人才的培养入手。
  
  安迪用了两个月,把C195的设计理念、制造工艺、技术标准传授给项目团队的四名成员。同时,C195的样车零件也相继从福特印度工厂发往长安福特。安迪结合理论与实践,亲自装车教学,给项目团队成员进行最直观的工艺示范……
  
  一个故事感动了他
  
  老板的劝说,仅是让安迪从行动上接受了总部的安排,而使安迪从内心深处把自己和长安福特融为一体的,是他听到的一个故事。
  
  那天,安迪和项目团队的一个工程师聊天,那工程师是从长安汽车微车制造工厂调过来的,他说了这么一件事——
  
  1981年秋,这时的长安厂到了“军转民”的十字路口,面临着几万人吃饭和发展的问题,有人提出造汽车,但到底应该学着造哪种车呢?于是厂里派了两个技术员到广交会去考察。这天,两人又看了一天,车看了不少,可就是没有一款适合长安厂去学造的车。
  
  这天展会结束,两人走在回宾馆的路上,突然,一辆很特别的小车和他们擦身而过,两人不约而同追了上去。追了几条街,车主终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他们。车主很奇怪,以为有什么事,就停下了车。两人赶紧跑上来,向车主解释:“我们是四川来的,见您的车很漂亮,这是什么车?性能怎样?”
  
  车主被两人的真诚和执着打动了,索性熄了火,让他们看个够,并告诉他们车的牌子、性能、生产厂家。两人激动不已,掏出笔记本仔细记了起来。
  
  原来,这是一辆日本铃木生产的微型汽车。
  
  后来车主走了,两人站在路边兴奋不已:这不正是长安要造的车吗?外形小巧,价格便宜,小排量的发动机,耐用,实用性又好……
  
  回到宾馆,两人顾不上吃饭,连夜向厂里写报告。
  
  很快,厂里组建了汽车研究所,直接从各部门抽调了一百多名技术干部和员工投入汽车开发。1984年11月15日,第一批长安牌微型厢式货车和微型载货汽车正式下线。就这样,一次“追车”,追来了长安第一次创业,也追来了长安未来发展的新希望。
  
  这个“追车”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安迪,他深切感受到长安人勇于追求、奋发创业的精神。
  
  八月的重庆热得人喘不过气,工地上干活的工人,总能看见一个上身穿着讲究、下身水靴挂泥的“老外”在现场跑来转去,旁边还跟着一个满身泥浆的翻译。安迪白天在没有房顶的厂房顶着烈日装车、教学、收集数据,晚上还要熬更守夜,打越洋电话与欧洲团队开会商量解决办法。
  
  在C195投产前,安迪每天奔走于“冲、焊、涂、总”四大工艺制造工位指导生产,18个月没回过英国,连与家人通电话的时间都屈指可数。每次电话里,两个女儿都抱怨:“爸爸只有汽车一个女儿!”
  
  我要在这里守护她
  
  2003年1月18日,长安福特第一辆轿车C195成功下线,命名“嘉年华”。下线仪式现场,安迪激动地说:“18个月,从无到有,伙伴们,我们做到了!你们是长安福特的骄傲,更是中国人的骄傲!”
  
  2003年9月,两年没回过家的安迪突然提出休假申请。看着那张疲惫的脸,长安福特总裁泰益克立即批假,并叮嘱他早日回来,嘉年华的生产还需要他来把关。
  
  半年后,泰益克的办公室里迎来了三位特殊的客人,她们是安迪的妻子与两个女儿。安迪夫人手里紧紧地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说:“泰益克,我把安迪送回来了!”
  
  泰益克十分惊讶,问:“安迪夫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迪夫人含泪说:“去年安迪回英国休假,他感觉身体很不舒服。我们走了好多家医院,最终确认他是肺癌晚期……病床上,他一直惦念着嘉年华好多问题没解决,想快点好起来回中国修改工艺。
  
  “可就在上个月,安迪走了,临终前他跟我说:‘凯瑞,在中国,我度过了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一段时光,我喜欢那些聪明、勤劳、智慧的伙伴们,喜欢用中文与大家打招呼,喜欢那里辣椒的味道。长安福特就像我的第三个女儿,我多希望能看着她长大,可是恐怕没有希望了。亲爱的,对不起,请你和孩子原谅我最后的自私,答应我,我死后请把我带回中国长安福特,我要在那守护她,看着她成长、壮大。’我和女儿们尊重他的遗愿,将他的骨灰带回中国。”
  
  在这片土地上,眷恋着长安福特的安迪永远安息了。
  
  厂区的花园绿意盎然,墓碑静静地安放其间,风吹日晒,虽磨平了字迹,却磨灭不了长安福特人的那份初心。好奇的年轻人来到这里,深深记住了这位前辈的名字——安迪·默尼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