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我不急,你也别急

我不急,你也别急

时间:2020-05-20 来源:admin 点击:

  1
  
  张勇回到家,屋子里又是空荡荡的,他给淳子打了个电话,淳子说在跟朋友聚会。当张勇还想问话的时候,淳子说有事回家再说,便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张勇心里有些憋气,他翻了下冰箱里的东西,都是放了四五天叶子黄掉的菜,饭也做不成了,这日子过得实在窝火。
  
  淳子到晚上九点才回来,张勇的怒气已经烧得有些控制不住了,对着淳子就是一句嘲讽:“你还知道有家啊,这都几点了?”
  
  “你以前应酬的时候不都得十点钟以后回来,还有脸说我。”淳子一边换鞋一边回怼。
  
  “但你现在这身体……”张勇欲言又止。
  
  “心疼我了?谢谢,不用。”淳子把钥匙往桌上一扔,回了卧室,直接把房门关了。张勇和淳子分床睡已经一个多月了。张勇知道之前他的确伤了淳子的心,但是这么多天的服软求和,他也快到极限了。
  
  那时候,怀孕五个月的淳子意外流产了。淳子的体质本来就不太容易怀孕,两个人努力好久才有了收获,谁知道会发生意外。张勇巨大的期待一下子落了空,心里难免有些失落,难过的时候说了句:“要是你不去上班,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非得这么拼命干吗?”
  
  早在淳子怀孕初期,张勇就提了让她辞职养胎的事儿,但淳子不想放弃事业,于是一直坚持上班。所以,张勇觉得流产是淳子不好好养胎的错。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孩子没了我不比你更难过吗?”淳子当时就“炸”了起来,跟张勇大吵了一架。
  
  那次争吵之后,淳子就懒得再跟张勇说话了,住院的时候也不让张勇去陪床,回家之后也基本不着家,反正就是避开与张勇碰面。
  
  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夫妻俩比陌生人的关系还不如,这让张勇非常沮丧。他后来道歉服软了好几次,一直没用。现在,张勇的情绪很复杂。夫妻俩跟刺猬似的,碰到就要互相扎,这怎么能行呢?
  
  2
  
  好几个深夜,张勇都听到隔壁屋传来声音,迷迷糊糊中他没有听清楚,但是那天声音特别尖锐。他清醒过来才发现是淳子的声音,开门进去发现淳子在说梦话,而且在哭,嘴里一直喊着“宝宝”。
  
  张勇的心揪了一下,这得有多痛苦,才会在梦里都尖叫痛哭,他尝试轻轻用手去安抚淳子,渐渐地,淳子的声音弱了下来。后来张勇干脆在旁边睡下,用一只手抱着淳子。
  
  这一次的靠近,让他和淳子之间的关系得到了缓和,淳子也不说伤人的话了,两个人的感情渐渐恢复。
  
  只是让张勇不安的是,连续好一阵子,淳子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有时坐那儿发呆叫好几声都不应,菜也总是烧糊。他说想带她去看医生,淳子又不肯,说没休息好,只要增加点睡眠时间就可以了。
  
  淳子都这么说了,张勇也就没坚持让淳子去医院。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张勇意识到淳子的情况有点严重。
  
  一天,张勇忽然接到民警电话,说是让他去把老婆接回来。原来,淳子在逛街的时候碰到一个孩子,直接就抱着那个孩子哭,这可把孩子父母吓坏了,他们连忙报了警。
  
  张勇在警察局里对着孩子父母一通道歉,还把淳子刚流过产的情况说明了,孩子父母才没再追究。
  
  张勇接淳子回家的路上,淳子还有些恍惚地说:“那个男孩跟你小时候的照片特别像,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是宝宝出生的话,应该也是那个模样吧?”
  
  听着淳子说这话,张勇心里难受得慌。其实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已渐渐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了,可是淳子没有,很多坚强只是她故意表现出来的。
  
  张勇不能让淳子继续这样下去,万一出现抑郁更糟糕。他带淳子去看了心理医生,在心理医生的耐心沟通下,原先不肯暴露自己一丝脆弱的淳子哭得很悲伤。原来,失去孩子的痛苦,没有留住孩子的自责,害怕辜负别人的期待,这些所有的情绪都压在她的心头。
  
  张勇也是这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当初说她坚持上班才导致流产的话语有多么伤人。
  
  离开心理医生那儿,张勇就跟淳子认真道歉:“我当初说那些让你伤心的话,是我口不择言,你不痛快还是怨我吧,别憋在心里。孩子没了没关系,我们以后可以再要,但是你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
  
  “嗯,我们一起努力吧。”淳子笑着说。
  
  3
  
  为了不让淳子的情绪受影響,张勇把屋子里那些跟孩子有关的东西都进了储物间。张勇希望等淳子的情绪再好一点,再把备孕的事提上议程。
  
  淳子对孩子的渴望却比之前更甚,一到医生建议可以再次怀孕的时间,她就开始准备了。有时她会拎回来一大袋黑漆漆的中药,说是可以调理身体;有时又跟一些朋友跑去烧香拜佛,说要求个孩子……
  
  她越这样,张勇反倒没办法配合。她目的性太强,两个人的生活似乎除了生孩子这件事就没有别的了,这让张勇很尴尬。
  
  那天,张勇公司有个饭局,因为喝了酒,回来的时候,他坐了女同事的车。淳子一见这样,情绪立刻被点燃了,哭着说她这么努力地备孕,张勇却一点都不上心,还跟女同事出去吃饭。
  
  “你是不是想要跟别的女人生孩子?”淳子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
  
  张勇听了快气笑了:“你能不能冷静一下,我只是吃个饭。”
  
  “可是我让你跟我一起喝中药,你不喝;让你戒酒,你也不戒,你这身上的酒气把屋子里弄得到处都是,你就是故意跟我对着干!”淳子情绪上来,说着说着又哭了。
  
  张勇没有回怼,他就站那儿不说话,继续让淳子发脾气。他知道淳子也不是故意要发难,只是有时情绪失控难以自控。等淳子哭累了,他去泡了一杯枸杞红枣茶端给淳子。
  
  气鼓鼓的淳子看着那杯枸杞红枣茶被逗笑了:“你怎么不跟我吵啊?”
  
  “吵不起来不是挺好的吗?”张勇笑着说,终于成功把淳子给逗笑了。
  
  4
  
  张勇跟熟悉的朋友亲戚说,先别在淳子面前提生孩子的话题,孩子是缘分,该来会来,不来催也催不来。
  
  他也跟淳子认真商量不要着急要孩子,因为怀孕不仅仅要求身体状况好,情绪状况也得好,现在淳子情绪不稳定,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又没保住,那样无疑是二次伤害,他不想发生那样的状况。
  
  淳子自然看得到张勇的暖心,她这么着急要孩子也是想补偿当初那个意外,可是就像张勇说的,欲速则不达,她尝试调整自己的情绪,也加强了身体锻炼,努力地恢复身体状态,尽管焦虑抑郁的情绪偶尔还是会冒出来,但是她努力控制着,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有一天傍晚,淳子依偎在张勇怀里说:“万一,万一我们没有孩子怎么办?”沉默了许久,张勇才说:“遇到你是缘,有孩子也得看缘。我不急,你也别急。就算没有孩子,不是还有我陪你呢吗?”
  
  淳子一听,两行泪滑了下来。她依靠得更紧了,缓缓地说:“有你在,我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