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妈妈的秘密

妈妈的秘密

时间:2020-05-21 来源:admin 点击:

  小菲第一次察觉到妈妈有秘密,是那天姨婆突然来到家里。
  
  姨婆在省城带孙子,一年就春节回来一趟。姨婆每次回来,都会给小菲带礼物。那些从省城来的礼物,总能让小菲在小伙伴那里得意好几天。
  
  这一天,很普通的一天,小菲放学回到家,在玄关换鞋子,跟往常一样,扯着嗓子跟妈妈撒娇:“老妈,饭熟了吗,宝宝饿……”
  
  没人回应。
  
  家里静悄悄的。
  
  妈妈还没回来吗?小菲心里嘀咕着,进了客厅,愣住了。
  
  妈妈在家,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旁边还坐着姨婆!
  
  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姨婆竟然回来了?
  
  小菲觉得气氛有点怪。姨婆微笑地看着自己,妈妈却低着头。她们没有像以前一样热烈地聊天。
  
  “姨婆,你回来啦!”姨婆回来,小菲还是很高兴的,她亲热地上前抱住姨婆。
  
  “小菲,你先去房间做作业,我和姨婆有事要商量。”妈妈声音虽然轻轻的,但语气是不容反驳的。
  
  小菲有点吃惊,有点不知所措。姨婆拍拍小菲,安抚地说:“乖小菲,听妈妈的话。”
  
  小菲无奈,只好放开姨婆,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关门时,小菲隔着门缝偷偷地看了一眼,妈妈抬起了头,神情有点奇怪,好像有一点生气,又好像有一点伤心。
  
  第二次隐隐觉得妈妈有秘密,是第二天,小菲远远地看到爸爸站在校门口焦急地张望。
  
  爸爸是个大忙人,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从上幼儿园开始,到现在读五年级,爸爸从来没接过小菲。
  
  太阳从东边落下了?小菲不由自主地朝天上看了一眼。
  
  走近了,还没等小菲开口,爸爸就上前一把牵住她:“小菲,跟爸爸走。”
  
  “去哪?妈妈呢?”
  
  “去医院探望一个病人。”
  
  “是谁?妈妈呢?
  
  “一个亲戚。”
  
  “哪个亲戚?妈妈呢?”
  
  “是你另外一个姨婆。”
  
  虽然爸爸回答得很干脆,但小菲还是捕捉到了爸爸的犹豫。而且,爸爸一直不回答“妈妈在哪”。“我有两个姨婆,妈妈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小菲带着好多疑问,跟着爸爸急匆匆地赶到医院。
  
  医院的走廊有一股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这种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和周围静谧的氛围交织在一起,结成了一张网,让小菲感到压抑。小菲不由得快走两步,拽住了爸爸的手。
  
  爸爸用力握了握小菲的手,安慰地拍拍小菲的脸,然后转身,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
  
  病房里和走廊上一样,静悄悄的,小菲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好像只有这样才不会惊扰到病人。
  
  这是一个三人病房,摆着三张床。爸爸牵着小菲,径直朝最靠里的一张床走去。
  
  “您看看,谁来了。”爸爸压低着嗓门说着,把躲在身后的小菲拉出来,小菲这才看清病床上躺着的人。
  
  她很陌生,小菲从没见过。她看上去特别憔悴,头发在病床上胡乱地散开着,眼睛正定定地看着小菲。
  
  小菲被她的眼睛吸引了,她惊奇地发现,那双眼睛是那样的熟悉,尤其是此刻逐渐溢出泪水的样子。面对这样的眼睛,小菲心里只剩下温存和发自本能的同情。
  
  “像,像……”她断断续续地重复着同一个字,脸上是小菲看不懂的表情,当小菲觉得她可能马上就要放声哭出来,可是转眼她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
  
  直到坐上爸爸的车,小菲脑海里还萦绕着病床上形容枯槁的姨婆。小菲的心里有一丝悲伤,那是和姨婆告别时,从她的眼睛流进小菲心里的。小菲真切地感受到了。
  
  “爸爸,她真的是我姨婆吗?”
  
  爸爸沉默着。
  
  暮色已重,路灯却还没亮起。爸爸的车在马路上疾驰,透过车窗,小菲看着周边转瞬即逝的高楼、大树,它们隐藏在暮色中,影影绰绰的,让人只能看到轮廓。
  
  小菲归心似箭,她迫不及待地想跟妈妈说说下午的经历。
  
  终于到家了,爸爸才刚打开门,小菲就唤起了妈妈。
  
  妈妈在厨房做饭,她平静地叫小菲洗手吃饭。
  
  “妈妈,你今天怎么没去接我放学?”
  
  “加班。”
  
  “妈妈,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去看姨婆?”
  
  “没空。”
  
  “妈妈,那个姨婆看上去好可怜啊,肯定得了很严重的病,都坐不起来。”
  
  “吃饭。”
  
  小菲一肚子的话就像被踩断了引线的爆竹,蹦跶不出来了。她很了解妈妈,当妈妈说话不再滔滔不绝,而是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时,自己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保持沉默。
  
  自从那天爸爸带小菲去医院看望了姨婆之后,爸爸和妈妈好像角色互换了。接小菲放学的是爸爸,给小菲做饭的是爸爸,陪小菲写作业的还是爸爸。而妈妈呢,早出晚归,几天来,小菲都没能见上她一面。
  
  不过,小菲还是能在家里感受到妈妈的气息。小菲早餐吃的荷包蛋,依然是熟悉的味道。小菲入睡后,妈妈肯定来过她的房间,并且像往常一样,坐在床头陪她。瞧,床边那张椅子上,不正是从妈妈头上落下来的长发吗?
  
  就這样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是星期六,小菲起得比往常晚。当她打着哈欠来到卫生间洗漱时,竟然见到了妈妈。妈妈正对着镜子梳头,见小菲来了,转过头来对着小菲微笑。小菲惊喜地扑上去,抱着妈妈撒娇:“妈妈,你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呢?都不管我了。”
  
  妈妈亲昵地拍着小菲的背,说:“妈妈呀,这些天回自己的童年走了一趟,和小时候的自己聊了长长的天。”
  
  小菲不明白妈妈在说什么,傻傻地看着妈妈。妈妈牵着小菲,来到书房,从书橱最顶端抽出一本很旧的《唐诗三百首》。书里夹着一张照片,妈妈拿出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递给小菲。
  
  照片很旧,边角泛黄,照片上的人轮廓有些模糊,但小菲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妈妈,小时候的妈妈。妈妈扎着两个小小的羊角辫,笑得很灿烂,眼睛里闪烁着星光。
  
  “妈妈,这张照片是哪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妈妈把照片接过去,轻轻摩挲着,说:“小菲,还记得爸爸带你去看的姨婆吗?其实,她根本不是你的姨婆。”
  
  妈妈用手势止住了小菲的发问,继续说着:“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我过七岁生日那天,她给我扎了好看的辫子,给我买了崭新的衣服,带着我上影楼拍了这张照片。
  
  “其实她早已做好准备,要把我送走。她带着我到她同学家做客,然后偷偷地离开了。我哭着回家去找她,可是哪里有她的踪影。
  
  “就这样,我来到了一个新家,有了一个新妈妈。小菲,我的新妈妈就是你的外婆。你外公外婆对我很好,送我去上学,充实的生活让我逐渐从被亲生母亲抛弃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心中的伤口一直都在。我老是梦见自己站在影楼的幕布前,而妈妈突然消失了。在梦里,我想哭,可是哭不出来;我想喊,可是喊不出来。
  
  “后来,我把这些记忆藏了起来,几十年来,我没有再去触碰童年的那道伤口。直到那天,你姨婆来我们家。”
  
  小菲疑惑地问妈妈:“这事跟姨婆有什么关系呢?”
  
  “姨婆就是我亲生母亲的同学。她知道你外婆一直想要一个女儿。那天,姨婆来找我,是因为我母亲辗转联系到了她,说想最后见我一面。
  
  “我恨,恨她当年不声不响地抛弃我;我恨,恨她又不管不顾地出现,打扰我平静的生活。我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一次撕开了,所以我拒绝去见她。可是,那一天,你说的话让我又动摇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来到了医院。我在医院看到她的第一眼,所有的恨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当她拿出我小时候的这张照片,跟我说她的无奈,说她的痛苦,说她的思念,我觉得自己正在逐渐变小,直至回到童年,回到七岁的那一年。
  
  “封存了几十年的眼泪,在那一刻冲出闸门,心里那些龟裂的伤口在泪水的滋润下愈合了。
  
  “这几天,我一直在医院陪着她,听她回忆我小时候的故事,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分开,又像我们下一秒就要分开。
  
  “小菲,这就是妈妈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