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最后五个口罩

最后五个口罩

时间:2020-06-17 来源:admin 点击:

  2020年1月23日8点,我打电话给二叔,问他什么时候到大连。他说他留在武汉不走了。
  
  我很着急:“你不是已经出来了吗?”他说:“我又回来了。我的兄弟都在这儿。”
  
  其实,他的亲兄弟只有我爸。可是,他们发誓老死不相往来。
  
  我爸追着我二叔,从二楼一直打到一楼:“你以后离我姑娘远点儿!你自己不学好,别再带坏她!”
  
  二叔比我爸小10岁,跟我更像兄妹。他爱玩,爱看日本动漫,懒,不务正业。我爸天天跟我说二叔怎么怎么不好,让我长大千万别学他。
  
  可对于小孩子来说,会玩的人更有吸引力。
  
  我第一次去网吧就是二叔带我去的。初中的第一个暑假,他教我玩魔兽。玩着玩着,我们就忘了时间。我爸我妈都快急哭了,开着车满世界找我。
  
  后来,我爸发现二叔也不见了,试着来网吧找找看,结果当场气得七窍生烟。他追着我二叔,从二楼一直打到一楼,末了指着他说:“你以后离我姑娘远点儿!你自己不学好,别再带坏她!”
  
  二叔吸了吸鼻子,无所谓地说:“打个游戏,至于吗?”我爸上去又给了他一脚。
  
  其实我爸平时是个斯文人,只有面对二叔的时候才会脾气暴躁。我爸从小到大都是刻苦努力的好学生,一直按部就班地生活,参加工作没几年便当了领导。
  
  可二叔不一样。我爷爷奶奶生他的时候,已人到中年,对这个小儿子疼得不要不要的。二叔没考上全日制大学,去夜大混了个不知道国家承不承认的文凭。我爸托关系,把他弄进朋友公司里当采购。然而没过三个月,竟然有2万多元对不上账。我爸气得要死,觉得脸都被他丢光了。可我二叔根本不在意:“赔给他不就完了,至于吗?”后来我奶奶要替二叔赔钱,我爸自然不同意,最后自己掏钱填了窟窿。
  
  那时候,我爸虽然生二叔的气,可还是把他当兄弟的,很快又出钱帮他在我们学校门口开了个文具店。可不久,我爸就和二叔彻底决裂了。
  
  二叔说:“你放心,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
  
  我大一下学期,我奶奶因为心脏病住院了。我妈陪白天,我爸陪晚上。第四天晚上,我爸实在有点扛不住了,就换了我二叔。谁知二叔半夜玩手机,玩着玩着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我奶奶已经过世了。
  
  医生说,不关二叔的事。可我爸不肯原諒他。葬礼那天,他指着二叔的鼻子骂:“你没心啊。妈一辈子就疼你一个人。让你看一晚上,你都看不住,你还算不算人!”
  
  二叔没说话,只是一直哭。奶奶骨灰下葬的时候,他跪在坟前,啪啪抽自己嘴巴。没有人拦他。我看不下去,去拉他的胳膊。我爸拦住了我,说:“让他打。你奶奶这辈子没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让他都补回来。”
  
  二叔消沉了一段时间,关了店,不是睡在网吧,就是睡在朋友家里。我爸不想再管他,把爷爷接到了我们家养老,还告诫我爷爷:“你要是想多活两年,就别理他。”
  
  我爷爷惜命,但更惜他二儿子,总是偷偷接济我二叔。有一次,我爷爷给二叔钱正好被我爸撞见,我爸便对我爷爷说,他去给二叔送钱。
  
  据说当时我爸气场强大,把钱往我二叔脸上一摔说:“你要不想等爸死了也跪在他坟前抽自己,以后就让他省点心,别再来烦他。”
  
  二叔低着头,把钱捡起来说:“你放心,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说完,他趴在键盘上号啕大哭。
  
  后来,二叔开始到外面闯荡。他先去北京跑糖果销售,后来跟着朋友到河北做保健品生意,再后来又和朋友合伙做买卖,都没干长久。
  
  快递小哥送水果来的时候,我爸翻出家里仅有的5个口罩非要给人家。
  
  我大学毕业那年,二叔到了武汉。那时他已年近四十。没技能,没积蓄,他做了外卖员。
  
  眼看着他在朋友圈里黑下来瘦下来,我爸第一次主动给二叔打了电话:“你回来吧。我们公司缺人。”
  
  二叔说:“我不是说过以后都不会麻烦你了吗?就拜托你照顾好咱爸。”
  
  我爸急了,对着电话喊:“什么麻烦我,你给我滚回来!”可二叔淡定地挂了电话。这次我爸打不着他了。
  
  那段时间,我爸脾气很不好,动不动就发火。有一次,快递上门,是个1。85米的小帅哥。我爸忽然就来了气,站在门口数落人家:“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你送快递,你就不能有点追求?!”我连忙跑过去打圆场:“对不起,对不起,我爸更年期。”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二叔真的很爱送外卖,看他发的朋友圈,每天热干面送到飞起,过年也从不回家,说是有三倍工资。
  
  可有时我觉得,他是离不开武汉,离不开和他一起送外卖的兄弟。他在家里,永远是不成器的老二;可在武汉,他是可以管上管下的骑士长。
  
  去年3月,爷爷过78岁生日,二叔终于从武汉回来了。
  
  爷爷见到二叔就哭,求他别回去了。可二叔只住了一个星期,就又走了。
  
  二叔走后,爷爷好几天不跟我爸说话,也不怎么吃饭。我爸问他怎么了,他就捶我爸,一边捶一边流眼泪:“都是你啊,当年把老二逼走了。”
  
  可能是老了吧,我爸身上的那把硬骨头,终是柔软了,他就站在那儿任由爷爷捶,不躲开也不反驳。
  
  我想,他也想念那个懒散但天真的弟弟吧。
  
  去年12月的时候,听到武汉有类似SARS的流行病,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二叔,给他打电话,他说没事。可没过多久,疫情就暴发了。
  
  1月23日10点,武汉封城。二叔原本要走的,可最终还是留了下来。我爸知道后,故作冷漠地说:“他不惜命,你管他做什么?”可过了一会儿,又说,“你二叔是不是傻?”
  
  我说:“二叔说了,工作需要他。而且,他万一已经感染了,回来会害了全家。”
  
  我爸没再说话,一个人跑去阳台抽烟了。
  
  那几天,我们小区还没封大门,外卖还能送到家门口。快递小哥送水果来的时候,我爸忽然就叫住了人家。我以为我爸又要发飙,刚想阻止他,没想到他翻出家里仅有的5个口罩非要给人家。
  
  那时候,口罩已经很紧俏了,快递小哥不好意思要,我爸硬要塞给他。
  
  我悄悄拍下来,发给二叔,说:“收到没?我爸给你口罩呢。”
  
  二叔发来一串嘿嘿嘿,说,你爸也老了,替我照顾好他。我回他,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你爸你哥都等着你呢。
  
  二叔没有回我。我知道他很忙,当我们在家躲避疫情时,二叔和他的兄弟们,成了那座城市流动的血液。
  
  我爸每天刷新闻,最喜欢搜五个字:武汉,外卖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