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人有不韪,当面折之

人有不韪,当面折之

时间:2020-06-20 来源:admin 点击:

  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王安石,有一老乡名刘攽,字贡父。两人私交很好,“每相遇必终日。”然而刘贡父对王安石倡导的变法却不以为然,加上他博学多才,平时喜欢揶揄别人,所以一逮着机会就嘲弄、戏谑王安石。
  
  为强国富民,只要有利于国家人民的事,王安石都愿意为之,于是有人投其所好,出了个“好”主意:“若是把八百里梁山泊的水抽干,一定是良田千里,于民有利啊!”王安石听了大喜过望,可转念一想,不禁问道:“那抽出来的水往哪儿放?”一旁的刘贡父悠悠地说:“这个简单呀,你在旁边再挖个八百里泊,不就有地方容水了?”王安石听了,笑笑作罢。
  
  嘲讽王安石,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有一次,两人一起吃饭。席间,王安石突然想起《论语》里有句“孔子不撤姜食,不多食”,便问道:“為什么孔子要让人顿顿吃姜呢?”刘贡父一本正经地答道:“《本草》里说,姜吃多了会损智,而古来擅长管理的人,不是让民众精明,而是让民众呆萌。孔子教人爱上吃姜,才好让大家都吃得呆呆的便于管理嘛。”
  
  原来如此,老刘果然是学富五车!不过王安石越想越不对劲,过了许久才醒悟,刘贡父这是讽刺自己呢。原来,王安石为了变法,常在学术上穿凿附会以获得理论支持,有愚弄大众的嫌疑,却不想被刘贡父趁机嘲弄。
  
  1074年春,天下大旱,各地灾情不断,王安石遭人弹劾罢相,出任江宁府(今江苏南京)知府。当他的车驾返回金陵时,北方的蝗灾恰巧也逐渐南移,刘贡父借机讽刺道:“丞相的新法害农,闹得众叛亲离,现在只有蝗虫感恩戴德,一路追随啊。”让本就郁闷的王安石又“尬”到爆。
  
  老是被欺负,王安石也想掰回一局,就拿贡父的名字开起了玩笑:“刘攽不值分文。”玩拆字游戏?刘贡父当即怼回去:“你的名字拆开也很有趣——失女便成宕,无宀莫是妬(同“妒”),下交乱真如,上头误当宁。”拆字的同时还暗讽了王安石与上下级间不和谐的关系。这一交手,王安石牢牢记在心里,从此再也不敢随便跟刘贡父开玩笑了。
  
  尽管是老乡,但王安石堂堂一位大权在握的宰相,怎么会容忍刘贡父一而再再而三地戏弄嘲讽呢?论原因,除了钦佩其“笔下能当万人敌,腹中尝记五车书”的才学,更是敬重刘贡父的人品。
  
  据《道山清话》记载:“刘贡父平生不曾议人长短。人有不韪,必当面折之。”也就是说,刘贡父一生从不议论别人的长短,如果看到别人有不足或不对的地方,一定会当面指出。对于王安石也正是如此。王安石当权,大家奉承谄媚唯恐不及,只有贡父当面批评他。“然退与人言,未尝出一语。”然而在背后,刘贡父却从来不说王安石一句坏话。
  
  口是心非,阳奉阴违,两面三刀……社会上职场中,惯用此伎俩的人数不胜数,防不胜防,“人有不韪,当面折之”的品质就显得尤为可贵,也正因为此,就算刘贡父反对变法,更处处戏弄自己,王安石也都能容忍,愿意和他做终生的朋友,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