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限量版”猫咪男友

“限量版”猫咪男友

时间:2020-06-21 来源:admin 点击:

  在看到阿芒发的那条朋友圈之前,果儿并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的这位猫咪男友会“作”到这样的段位。
  
  那是个周末,她早早起来加班干活。一改再改的方案也终于收了尾,她看着iPad上刚做好的PPT,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欣喜。阿芒出去会朋友了,她闲得无聊,把家里里外外收拾个遍,看时间还早,又把自己的几双鞋也刷了。湿哒哒的鞋子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像刚从澡盆里捞出来的小宝贝一样红是红白是白,看着挺有成就感,她笑盈盈地用鞋带串起来,挂到阳台的晾衣架上。偶一抬头,看见窗外的西天上,不知什么时候聚起了油画般绮丽的云霞,红彤彤、金灿灿,一幅幅一层层地堆叠翻卷着,波诡云谲、浓墨重彩。“哇,太美了!”她脱口惊叹道。马上跑回客厅拿起手机,横屏竖屏一通紧拍。“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她能背诵的诗句不多,这一句却是过目不忘,每此看见云卷云舒的时候都要念上一念。
  
  太阳很快下山了,刚才还绚丽耀眼、灼灼其华的斑斓云彩也渐渐暗淡下来了。果儿退出相机模式,打开窗户左看看右看看,都没有阿芒的影子。这个点儿还不回来,大概也不回来吃晚饭了吧?她心里琢磨着,又不好直接问他——他顶不耐烦她天天追在后面问他回不回家吃饭,“要回自然就回了。”
  
  客厅里已经暗下来了。她没有开灯,黯幽幽地在半旧的小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忽然特别想跟阿芒说说话。跟他的微信对话框一直开着,她把刚拍下来的晚霞照片发给他,说:咱家的阳台上拍的,漫天彩霞!
  
  好半天没有回复。她举着手机盯了半天,自言自语:“可能没看手机。”
  
  她开了灯,打算看看电视,忽然想起早上的快递还没有取。“那么期待的一条裙子,忙活一天居然忘了。真是老了啊!”她小声嘀咕着,起身准备下楼。可是她的鞋子都刷了刚晾上,换季的浅鞋也还没找出来,四下里看看,见鞋架旁边的一个鞋盒子有一双阿芒的运动鞋,想着反正也没有多远的路,就随便穿上出门了。
  
  刚出单元门,就接到阿芒的电话,说他马上就到家。果儿着急回去等他,决定抄近路去快递柜,可是穿过草坪时,一不小心踩到了狗屎。她嫌恶心,使劲勾住宽大的运动鞋在粗糙的防水地砖上蹭了又蹭。回到家里还觉得臭,连抹带擦忙个不停,见鞋底的缝隙里还有弄不掉的脏东西,索性拿到水龙头下,直接冲洗。水龙头的水哗哗地挺响,盖住了阿芒开门进来的声音,她毫无觉察地用力冲刷着,恰好被回到家来的阿芒看了个满眼。
  
  看着她手上湿淋淋的鞋,阿芒先是惊愕不已,接着勃然大怒:“我靠!那是限量版的AJ啊!我特么平常都舍不得穿,你就这么特么的给我大水冲洗?!”
  
  果儿慌了。她知道阿芒喜欢鞋,也知道他为了收集這些宝贝没少花钱。可是她也不知道哪个是限量款呀?以前他有新鞋入手的时候,果儿都会看看聊聊、问问价儿;后来她总嫌贵,阿芒便不给她看了,问他也不说。她哪想到那双看着不起眼的鞋是什么宝贝疙瘩?她又不是故意的,着急抄近道还不是为了怕他回来没钥匙;再说她自己的运动鞋不都是定期用水刷的么?晾干了一样穿。
  
  她委屈地辩解着,尽量把语气调整得有理有节、不卑不亢。本意是想说明情况求得谅解,却莫名其妙地词不达意越描越黑。阿芒的愤怒像烧荒的野火一样迅速弥漫开来,而她的每一句陈述和论证都像吹过田野的风,让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阿芒口不择言的暴怒和咒骂里,果儿哭着离开家。初夏的晚上,原本应该开始热了,可是今年的气候反常,一场大雨下过,竟然像深秋一样清冷。穿着短袖家居服的果儿,在人行便道上失魂落魄地走着,脸上热泪滚滚,身上却冻得一阵阵起鸡皮疙瘩。将暮未暮的天色里,街灯黄幽幽地亮了,她看着那灿若星河的车水马龙无所适从,只觉得神思恍惚。她跟阿芒,近来是不如以前那样恩爱了,可像今天这样撕破脸来破口大骂,倒也是头一回。阿芒脾气坏、又不肯迂回,怼起人来说的话就像滚油煎过的汤团,能把人噎个半死,在人前也常常搞得她半天下不了台……这些,她不是不恼怒。可是,就像汤团总有它的迷人之处一样,阿芒长得实在好看,萌起来又会撒娇,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可以很自如地把自己叠起来塞进她怀里,大大的眼睛又永远湿漉漉、亮闪闪的,仿佛里面有星辰大海……她贪恋着他这点好,死活分不开,被他撩到甜处甚至觉得他率真、酷拽、不同凡俗,是辨识度极高的限量版猫咪男。
  
  可是这一次,她的“猫主子”实在是“作”出她的想象了:就在她浪迹街头瑟瑟发抖,像丧家之犬一样等着他来找她回去的时候,却看见他发了条朋友圈转卖她的iPad——“九五成新iPadPro,八千元转。另有三个保护套和两个贴膜附赠。”她急了,打电话质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慢条斯理却直言不讳:“当然是卖了赔我的鞋啊——你不知道那双鞋七千多块钱么?何必多此一问!”
  
  她惊得心慌意乱,忙跟他商量:她不知道那双鞋这么贵,她明天拿去专业的店里清洗,如果还不行可以照价赔偿,但是千万不要动她的iPad。那里面有她加班好几天新做出来的方案,卖了它,不仅这些天的心血白费了,下周二的协调会上还来不及交差,“万一里面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麻烦就更大了!”他听了这话,冷冷地笑:“已经卖出去了。谁让你不做备份啊?不过商业机密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把它格式化了;还有,你也不要回来了。你的东西我已经帮你收好了,就放在门口。你尽快拿走吧!”
  
  果儿愣愣地站在那里,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拒绝了那么多殷勤贴心的暖男,披荆斩棘地偏偏追上阿芒,迷的就是他的炫酷拽,拿什么都不当一回事儿。却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一双鞋闹得如此不堪——果儿临出门的时候,他已经当着她的面掰断了她的一支口红,他一边把折断的膏体扔到地上踩得稀碎,一边满目狰狞地问她:“心爱的东西被毁坏了,你特么的心疼不心疼?啊?我特么就问你,心——疼——不——心——疼!!”她整个人都懵掉了,泪眼婆娑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满心以为做到这样他应该已经泄愤了,却没想到他还有这样冲破想象的重头戏。
  
  她打车跑到闺蜜家,哭得瘫在地板上缩成一团,浑身发抖。闺蜜气不过,要拉她一起回去取东西,顺便找那个混蛋出口气。她听了这话,好像还有得可选似地居然犹豫起来,各种开脱洗白、各种念旧不舍,说他这样不过是孩子气的任性——他那么爱收藏鞋子,现在一定是因为被毁掉了心头好给气得失了智,才会一时冲动卖掉了她最重要的iPad——“他就是个孩子,一向做事就是不顾后果的。他……跟别人不一样。”
  
  这下轮到闺蜜傻眼了:这可真是活久见啊!事情已然闹到了这个份儿上,她就预备这么圣母一样地宽宥他,然后拍拍屁股回去、相逢一笑泯恩仇么?“掰口红、卖iPad、收拾好东西扔门口让你赶快取走自行滚蛋……魏小果我说句话不怕你不爱听:这样的男人简直比踩了狗屎的鞋子还限量版啊!这种混账东西你不让他有多远滚多远,还打算囤着献宝吗?”
  
  这话果儿不乐意听了:她大晚上的投奔到闺蜜这儿来,不过就是想冷处理一下避开阿芒的气头儿,哪里就让她替自己做主拿主意了?感情的事,外人知道多少?还“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她仿佛看见阿芒听到这样的话,忽闪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受伤地看着她,心里一疼,竟然又抽抽噎噎地为他掉起眼泪来。
  
  闺蜜看出了她的心意,绝望地叹了口气。作为果儿在这个城市里最亲近的人,她看够了小姐妹跟阿芒这一路的分分合合、兜兜转转,可是依然不能理解为什么闹成了这个样子,果儿还能像个等着被翻牌的妃子一样等她的“限量版”宣她回去。她给果儿热了一杯牛奶,不声不响地递给她。两个人在一张小沙发上恹恹地坐着,各有各的心事。果儿坚信限量版的东西之所以昂贵,在于它总有一点东西与众不同,就是为了这点不同,买家才心甘情愿地多付几倍的溢价——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闺蜜却觉得那个阿芒,也幸亏是“限量版”,否则这样的猫咪男如果大行其道,简直是人类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