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时间:2020-07-11 来源:admin 点击:

  一
  
  这城市的夜晚,总有夜机从天空呼啸而过。也许,在古人看来,那就是往来于大海和天河之间的浮槎,言之凿凿: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
  
  我借住在老友的房子里,借期半年。她說十年都可以,反正她浪迹天涯惯了,根本不想回家。说这话时她告诉我当晚有超级月亮,要去邀人同赏,然后就嘻嘻哈哈地断开了微信语音。
  
  我推开露台的纱门,也想看看月亮。楼房层叠,月影在翠色的远山后面,我身后是大海,听得见潮声起伏如大兽的呼吸。“海景公寓”,其实是座老小区,这城市很多人都住在这样的地方,老友的房子不年轻,房龄同我们岁数一般大。
  
  我要在这座城市完成一个新项目,办公室在距老友房子半小时车程内的开发区。那里真的很新,围绕写字楼的食肆餐馆都还没有应运而生,吃饭不太方便。
  
  最初的两周,我是连早上的咖啡都在住处楼下买好,晚上则乖乖回住处楼下的西餐厅吃饭。一个人住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好处是:终于可以单独吃饭了!没有聒噪,不管是来自父母的还是来自同事的,安静有益于思考和放松。坏处是没办法吃火锅或者排档,那需要气氛。
  
  我一般点一份小牛排或烤鳕鱼,配芦笋和欧芹,有时候咸牛肉包、炸虾角、丝袜奶茶或冰沙,澳门风格的小西餐厅,餐品味道很不错。隔着一块玻璃窗板,能看到厨师在里间操作,做西餐的大厨瘦高,头发早早地白透,幸好修剪得有型,才好不误会他的年龄,大概三十多岁。
  
  我打算点完它家菜谱上所有的菜再考虑换餐厅。
  
  二
  
  我每天准时来吃晚饭。吃饭寂寞,就远远地看着大厨在那玻璃隔间后面忙碌。他有时候看我一眼,笑笑,更多时候不会注意到我,我便也当他是风景去看。饭毕,路口花店买一小束龙胆,要白色的,配黄莺和尤加利叶。
  
  我的日子一直都是很平淡的,因为我从来不相信在我身上会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年纪越大,越不相信。所谓轰轰烈烈都是自己折腾出来的,世界上并没有奇迹去等着谁。
  
  包括事业,包括命运,包括所谓的爱情。
  
  我有时候下班很晚,西餐厅打烊的前几秒才到。又有时候,下着雨,没有带伞就从车里一路跑进来。服务员都换好衣服要下班了,所以好几次是大厨招待我。
  
  “你不下班吗?”我问一句。
  
  “可以晚一点。”他回答我。
  
  “那么勤力干什么?”我也学着生张熟李地聊天。
  
  “没办法,餐厅我也投资了一半。”他的口音很像港片里的男主角,他是澳门人。
  
  说过几句话,大厨去里间忙了。又过一会儿,菜上好了,我开始吃。大厨会走到外面吸烟,等我吃完。
  
  “这雨看来要下很久。”他说,“没伞的话,店里有,下次带过来就好。”
  
  简单的对话,渐渐也就成了熟人。他有时候在玻璃隔间里面看手机,用老年人的姿势刷啊刷——有一种人确实是很年轻就显得老了,我也是。
  
  三
  
  周末雨停了,我把洗好的衣服拿到露台晾晒。黑色的百褶裙,黑色波点的上衣,白色的上衣,白色的背心裙,灰色的长裙……唯一一件有色彩的连衣裙,浅蓝的,穿着下楼。我也想去买买菜,做一个自力更生的市民。
  
  菜场其实离得很近,且据说,是这附近最大的菜市场。我置身其中,假装自己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妇女。从东走到西,又从南走到北,买了一条石斑鱼,一只土陶碗,一个超大芒果和一束菜场门口小贩卖的野百合。
  
  然后我在人群里看到了大厨。很奇怪,虽然每天在一个特定、固定的场合里见到某人,但忽然一天,这个人离开熟悉的场景,来到另外的场景里,会觉得他……怎么说呢……有点不太认识了,却又非常眼熟,叫不出他的名字(确实叫不出),但又知道自己认识这人。在人群里,他早白的头发那么显眼,穿着白色T恤和一条黑色的像练太极拳穿的那种裤子,但是这一身衣服居然很好看!他高而且瘦,脖子修长,手里拎着几样买好的菜。
  
  我发现我正在跟踪他,见他去买一种当地人做的豆腐皮,便觉得这种豆腐皮肯定非常好吃,也尾随其后买了一点。
  
  付好钱转过身来,赫然看到他就站在我旁边,他看见我了。
  
  我笑笑,扬一扬手里的东西。
  
  他说:“今天自己做饭啊?”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说:“不是不是!”
  
  真蹩脚,我为什么心虚呢?难道我不下馆子对于主厨来说是一种背叛吗?
  
  “自己做也不错。石斑清蒸最好,不过你还缺食材啊,要不跟我一起逛?”他好像在鼓励一个厨艺低劣的低幼儿童。
  
  他带我走到某位小贩那里,他买一颗花椰菜,小贩塞给他香菜和葱,他们用当地话笑谈几句。他把赠品给了我,“你用得到。”
  
  我说:“谢谢你,那我走了。”
  
  四
  
  太阳很晒,雨季难道过去了吗?我想到我借的那把伞该还人家了。
  
  回到住处,想要下厨的匹夫之勇抵挡不了周末上午的春困啊。那些菜,都冰进了冰箱,包括鱼。
  
  然后……接下来的星期一,这城市忽然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气息,我不是指天气:药店在半天之内已经买不到口罩和酒精,像我这样后知后觉的人,欣赏到的只有“无口罩、无酒精”的告示牌。
  
  有人在超市排队抢购,但是对于不太会做饭的我来说,需要的,也许只是方便面吧。
  
  办公区域全部封闭了,改成网络办公,早知如此,我还不如一开始就在北京办公。我曾经想过要不要回去,迟疑了一两天,很多事情变得麻烦了,比如就算我订好了机票,可是我买不到口罩,一样也是走不了。
  
  我妈打电话来:你好好待着千万别回来。路上你要是被传染了,我和你爸咋办?对了,要是有口罩的话寄些回来。
  
  这个冰冷的世界!
  
  待在这里,除了挨饿,其余倒也还好。西餐厅不出所料地关门了,店堂里面黑黑的,我常坐的卡座很快就要落灰了,我只好靠着两提香菇炖鸡面活下去。三天后,我很后悔没买点别的口味的,妄图去超市碰碰运气,然而超市里唯一还剩的就是香菇炖鸡面,据说那是康师傅最难吃的一款……
  
  不过,我还有一条鱼不是吗?以及不知其生死的葱和香菜……
  
  不到万不得已,一个懒鬼怎么会甘心自己下厨呢?行动起来吧!
  
  那條石斑真好吃,即使是生手,即使是照着教程笨手笨脚地弄熟,也不会有错。佐一碗白米饭,认真地吃完。谢谢葱和香菜,那是缠绕石斑鱼灵魂的魔法草,味道真妙。
  
  所以,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把鲁滨逊当成偶像,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菜市场还开着,只是菜贩离开了大半。戴上我唯一的一只口罩,我还想去买一条鱼,这次也一定别忘了葱和香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