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给感情做个“胃镜”

给感情做个“胃镜”

时间:2020-07-20 来源:admin 点击:

  1
  
  “我醉了,因为我寂寞。我寂寞,有谁来安慰我……”
  
  我进屋的时候,周壮正忘情地唱着高胜美的《酒醉的探戈》。他闭着眼睛,脸上做悲凉状,尖着嗓子反串女声,最让我反胃的是,他居然翘着兰花指……
  
  我真是醉了!不,我是烦死了,这都结婚好几年了,他还像个白痴一样,只要一有空就唱个不停。
  
  这死胖子爱唱歌,我早就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是拿着他参加某电视台歌手海选比赛的视频把我迷得五迷三道。婚前装修新房的时候,他给客厅买了全套的卡拉OK设备,还做了隔音处理。那时我们还处在“相看两不厌”的阶段,我也没有反对,甚至有时候也吼几嗓子。
  
  可现在结婚几年了,他对唱歌的热度丝毫未减。没事就待在家里唱歌,身上堆积的脂肪越来越厚,那大肚腩都快赶上孕妇了,再想想刚才他那种欠揍的“娘炮”表情,我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和闺蜜逛街带来的好心情一下被搅没了。我也懒得搭理他,直接进了卧室,躺在床上顾影自怜:周壮有什么好?虽然工资比我高,可男人掙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这不是天经地义吗?不管是拖地扫地,还是洗衣服刷马桶,他倒也是随叫随到,可是也太敷衍了事了。每次都得我重新做一遍。好,这些就算是能力问题吧。可是陪我逛街,以前是鞍前马后,随叫随到,又是钱包又是马仔。现在倒好,我一说逛街,他就各种理由,比如今天,他说要去单位加班,却一个人在家嗨得起劲。
  
  我正胡思乱想,客厅里的音乐声停了。我刚打算出去喝口水,就听周壮自言自语地说:“都这个点儿了,这老娘们儿怎么还不回来。”紧接着我的电话响了。
  
  听到电话铃声,他一下子窜到卧室门口,看我正怒气冲冲地拿着电话,他傻乎乎地结巴道:“媳妇儿,你啥……啥时候回来的?我咋没看到呢?”
  
  “别叫媳妇!我可高攀不起,我是老娘们儿。”我故意把老娘们几个字说得很重。
  
  “谁说我媳妇儿是老娘们儿?谁呀?”他装傻充愣,我不为所动。眼睛像把刀子死死盯着他。
  
  周壮心虚了,换上一副谄媚的表情说:“媳妇儿,你听错了。我是看你没回来,想去接你,我说的不是老娘们儿,我是说他娘,孩儿他娘,虽然咱现在还没孩子,但是你孩儿他娘的身份已经板上钉钉的。”
  
  “编!继续编!还孩儿他娘,你咋不说我是你娘?”这话说得有点过,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叫你个老娘们儿就算是我不对,可你要当我娘就对吗?”周壮小声嘟囔着,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
  
  我赶紧岔开话题:“你说要加班,就是偷偷练习翘兰花指吗?你要不要去一趟泰国,然后回来跟我做好姐妹?”
  
  “我去单位了。处理完工作本来想去找你的,可又怕去了又惹你不高兴。以前帮你出主意,你说我眼光太差,带我还不如带条狗;我不掺和吧,你又说我眼里根本没有你。姐姐,做男人真的好难啊!”
  
  2
  
  我没有理他,又躺到了卧室的床上。其实这是件小事,我有借题发挥的意味。几天前我感觉在吃饭的时候,嗓子里有异物感。我就给周壮说了一下,谁知他一点都不关心,反而说起风凉话:“你肯定是吃饭时吞咽得太急,伤到嗓子了。你说你啊,吃饭狼吞虎咽的哪里像个女人?不过话说回来,我还就喜欢跟你一起吃饭,显得我特别绅士。”
  
  当时我强忍住没说话,只是心里一片冰凉。朝夕相处的人这么不靠谱,我就得对自己负责。我拿起手机在搜索栏输入“嗓子有异物感是什么原因”,不看还好,一看详细内容我的心就沉到了谷底。在众多的搜索结果中,最严重的说可能会是食道癌。食道长一个肿瘤,吃不下去饭,最后只能活活饿死。我会是这样的结果吗?如果最后饿得皮包骨头才死,那岂不是太遭罪了?还有,如果我死了,我现在躺着的地方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死胖子说我是老娘们儿,他一定会找个小娘们儿吧!
  
  这几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医院,同时幻想嗓子里的异物感会慢慢消失,可惜,它就像我对周壮的不满一样,顽强地存在着。权衡良久,我还是决定勇敢面对。
  
  第二天,我请了半天假去了医院。向医生说完情况,心里无比忐忑,就怕医生说出什么不利的结果。医生倒是很淡然,用他那特有的字体开了一个单子对我说:“去缴费,晚上十点以后不要进食,十二点以后不要喝水。明天早上八点做胃镜检查。”
  
  晚上回到家,周壮点了外卖正吃得起劲,见我回来指着另一份说道:“快吃吧,你最喜欢的糖醋里脊。”
  
  “我没胃口。”说完我直接进去睡觉了。留下惊掉下巴的周壮愣在那里。这也难怪,以前不管我多生气,他只要祭出这一招,我都会缴械投降。
  
  一夜翻来覆去没睡着,早上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胃镜检查室,医生手一扬道:“缴费单拿出来。”我在身上摸索半天也没找着。医生无奈地摇摇头,问了我的姓名和大概的缴费时间,进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出来说:“查到了。你一个女孩子家,为什么不做无痛胃镜呢?”
  
  我苦涩一笑说:“医生说无痛的要麻醉,得有人陪护,我没人陪。”
  
  医生同情地看了我一眼,递过一小瓶药水说:“小口地喝,喝完十分钟后开始检查。”
  
  我接过来看也没看就倒进嘴里。舌尖接触到药水,立刻有一种麻麻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断延伸,喉咙、食道,最后到达胃里。
  
  一会儿,医生让我侧躺在床上,给我嘴里塞入一个类似于奶嘴的东西,固定好。由于无法闭合,口水不断地从口中滴落在一个塑料盘里,一根铅笔粗细的管子从“奶嘴”穿过,进去喉管时,强烈的恶心感袭来,我想呕吐,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啊啊”的声音。我知道刚才喝下去的应该是麻醉药,却依然能感觉到异物在身体里翻江倒海。
  
  3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能爬起来了。昏昏沉沉地走过去坐在检查室外的椅子上,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拿着检查结果去找门诊医生,走着走着,我又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那种心情,就像等待审判结果的罪犯嫌疑人。
  
  好在医生是个出色的法官,看完化验单笑着说:“没什么大事,是轻度糜烂性胃炎,给你开点药,吃半个月就可以痊愈。”
  
  “胃炎?可我一点也没感觉胃有问题啊!”我难以置信地问。
  
  “病都是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的,只是初期症状不明显而已。但是做胃镜,把你胃里都腾空了,就像在一个空房子里找问题一样,当然很容易发现。”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把开好的药方递给我。
  
  取完药从医院出来,我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好像天更蓝了,空气里也有了甜味。怀着愉悦的心情,我回想着医生刚才的话:胃里空了,自然能发现问题。那么我对周壮呢?因为结婚好几年了,很多时候我都只看到他的缺点,甚至原来吸引我的地方现在也成了缺点。我的脑子里都被这些“缺点”塞满了,自然看不到他的优点了。这个胃镜,不仅查出了我胃里的问题,更是查出了我心里的问题。
  
  正沉思间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周壮打来的。刚一接听他就急切地说:“媳妇儿,你怎么了?怎么还去医院做胃镜?情况怎么样?我马上就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纳闷。
  
  “我睁开眼已经十点了,本来还埋怨你不叫我起床呢,结果无意中看到床头柜上的胃镜缴费单。我才想起你早说过喉咙不舒服,刚才我用手机查了一下,才知道有可能会很严重。媳妇,你到底怎么样了?”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他的急切。我本想告诉他实情,但转念一想,害我受了这么多苦楚,得捉弄他一下。
  
  “情况不好,也许,你很快就可以换一个小娘们儿了。”我“沉痛”地说。
  
  “不!别说小娘们儿,就是小小娘们儿我也不要,我就要你!我已经习惯你每天叫我起床,习惯了和你生活的每一天。我,我以后不唱歌了,你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周壮的声音已经明显地哽咽起来了。
  
  我捂住嘴没让自己乐出声。仔细想想,还真得感谢这次做胃镜,让我知道周壮真的在乎我。也让我明白了如何维系我们的感情。我摸着肚子上的“游泳圈”,心里盘算着,也该减减肥了,以后周壮唱歌的时候,我好给他伴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