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婚姻里的一诺千金

婚姻里的一诺千金

时间:2020-07-27 来源:admin 点击:

  不受欢迎的孩子
  
  2月初的这天,葛柏荀和肖蓝带他们3岁的女儿去打预防针。忽然,葛柏荀接到一个电话:前妻出事了!
  
  葛柏荀风驰电掣地赶去了现场。两个小时后,他打电话给肖蓝,沉痛地说:“她上班的仓库失火,她没能抢救过来……小君已从幼儿园被接回来,现在在我车上。”他停顿下来,等肖蓝说话。
  
  肖蓝顿时心情稀烂。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松这个口。她若说,好吧,你暂时把小君带回来吧,那么以后想推掉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想了想,她不容置疑地说:“我不想和他一起生活。”
  
  電话里是可怕的沉默。葛柏荀有些不悦:“他姥姥一家都要处理后事。”停顿了几秒,又补充:“就几天。”他的语气已经开始不客气了。是的,那边都死人了,肖蓝还这样小心眼儿,实在是不懂事。肖蓝没办法,只得用硬邦邦的口气说:“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她迅速挂掉电话,嘴上硬,心里却恐惧。
  
  小君到底被领回来了,5岁,很漂亮。肖蓝抬头看葛柏荀,他眼角有泪。她叹了口气,把这个脏兮兮的孩子拽进卫生间去洗澡。
  
  孩子很懂事,这令人出乎意料。洗澡时他想拿她女儿的小鸭子,肖蓝严厉地说:“洗完澡再玩。”他真的就松开了手。让他抬脚他就抬脚,让他仰头他就仰头,水淋到眼睛也不吱声,乖得让人心疼。
  
  肖蓝清理完卫生间出来时,看到小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葛柏荀坐在另一头抽烟,忧心忡忡。两人看上去完全不像父子。肖蓝想到,小君几乎从未得到过父爱,现在连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失去了,心一下就软了。
  
  小君在家里住了一周后,肖蓝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儿。
  
  葛柏荀每天回来得很晚,一回家就猛地抽烟。有天半夜肖蓝醒来带女儿尿尿,忽然发现他正在阳台上发呆。她拎了条毛毯过去围住他,他窸窸窣窣地转过来,挣扎良久,说:“小君的外婆,不太想要他……”
  
  什么?肖蓝一把将毯子从他身上扯下来,气咻咻地扔回到床上。
  
  她一头扎回房间,睡觉。葛柏荀跟过来,十分艰难地开了口:“老婆,让你受委屈了。”肖蓝闷声闷气地说:“早知道是这样,我根本就不会嫁给你。”
  
  他的爱与隐忍,令她不再怨恨
  
  一个星期后,肖蓝和葛柏荀正在阳台上晒被子,忽然有人敲门。
  
  “您找谁?”肖蓝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我是小君的亲生父亲。”他毫不含糊,“我要起诉你们。”肖蓝惊呆了。这种震惊还因为,小君真的与他十分神似。
  
  葛柏荀闻言,“嗵嗵嗵”地从阳台上跑过来,3个人以一种的奇怪的姿势互相对峙。
  
  男人大叫:“孩子的监护权是我的。小琴单位要赔好几十万元,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他自称叫靖志中,无业,有妻儿。他和葛柏荀的前妻小琴是在彼此婚后认识的,他一直都知道孩子是他的。
  
  原来,孩子生下来是RH阴性血,可葛柏荀和小琴都是阳性。小琴不得不坦白了自己出轨的事实。她不愿意说出那男人是谁,只说那个男人有老婆,她不想影响别人的家庭,并哀求葛柏荀为她保守秘密。在愤怒之中,葛柏荀答应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包括双方父母。小君的姥姥常指责葛柏荀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职责。葛柏荀全程缄默。现在出了事,“伪父”从来没想过赔钱这回事,不料亲爹却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了。
  
  肖蓝瞪大眼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答应过小琴。”葛柏荀道。答应,这么平常的一个词汇,却在这一刻熠熠生辉。肖蓝对他的怨恨在这一刻灰飞烟灭。
  
  “有人来认孩子最好。”他说。
  
  可是很快,两人想到同一个问题,一个5年来对孩子不闻不问的男人,现在为了钱突然出现,他会给孩子正常的父爱吗?而他的家庭,又怎么接纳?
  
  她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因为还不能判定这个男人就是小君的生父,肖蓝决定先让他们做亲子鉴定。
  
  没几天,小君的姥姥又找上门来。一进门,就嚷嚷:“单位和保险公司一共要赔60多万元,我怎么不知道?”肖蓝气愤之极:“天地良心,我们也不知道啊!”老太太鼓着嘴,一副不相信的神情。肖蓝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让她赶紧把孩子领走。
  
  下午5点多,幼儿园老师打电话来说,小君果然被姥姥和舅舅带走了。挂掉电话后,肖蓝说不出的难过:“他们觉得我们是为了钱,肯定不会对孩子好。这样正好……”葛柏荀坐过来,把她拢到怀里。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拥抱着。过了很久,肖蓝慢慢平静下来。她真的钦佩丈夫,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做什么,都会传来很多声音,嘲弄、误解、围观,各种看热闹,可是他一直,那么坚定。
  
  4月初,葛柏荀收到律师函,靖志中和小君通过亲子鉴定,确定靖志中是小君的生父,靖志中要求法院把监护权和赔偿款判给他。葛柏荀什么也没说,自愿放弃了监护权。随后,他和肖蓝将这决定通知了小君的姥姥一家。
  
  5月,肖蓝带女儿去找合适的幼儿园。来到小君就读的那家,她忍不住向老师打听小君的情况。“他三天两头生病,我们不敢接了。”老师头也不抬地回答。
  
  肖蓝心酸不已,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腼腆的小男孩。他每天自己起床,自己穿衣服,自己背着小书包到小区门口等校车,在家里哄妹妹玩……肖蓝翻出小君姥姥的号码,打过去,孩子还在她家。
  
  强烈的善意与力量
  
  肖蓝买了些玩具去看小君。一进门,就看到又黑又瘦的小家伙,怀里抱着一只瘦骨嶙峋的猫。见到她,小君开心极了,怯怯地叫:“阿姨。”老人家窘迫地说,赔款下来后全部被靖志中拿走了,“他一次也没来看过孩子!”
  
  老人曾带着小君去兴师问罪,却找不着人。“我老了,带不动孩子,他舅舅也有家有口的没办法抚养他。”小君的姥姥抹起眼泪,“都怪小琴不争气,不好好珍惜柏荀。”
  
  谈完话,肖蓝去和小君告别。小君眼巴巴地看着她,问:“我爸爸呢?”他口中的爸爸还是指葛柏荀。他姥姥说,他每天都盼着爸爸来接自己回家,她只好每天都哄他:“你爸爸过两天就来接你。”
  
  肖蓝听不下去了,心一横,去开车。从倒车镜里,她看到小君一直站在门口望着她的车渐渐远去。肖蓝的眼睛慢慢模糊。再也没法狠下心来了,肖蓝又倒车回去,打开车门说:“小君,上车,阿姨带你回家!”小家伙一愣,飞快扔掉猫咪,进屋去拿他的小书包。
  
  见到小君很开心地回到家,葛柏荀嘴巴张得能吞下柿子。知晓原委后,他眼圈红了,对肖蓝说:“你决定了?就这样?”肖蓝深情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微笑着点头。
  
  肖蓝觉得自己越来越爱这个男人。他讓她看到奉献、承诺和爱是怎样建立在纯洁的事物上。他也让她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强烈的善意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