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妻子的网

[新传说] 妻子的网

时间:2020-07-28 来源:admin 点击:

  大志最近每天都鬼鬼祟祟的,经常说单位有应酬,很晚才一身酒气地回来,这对规矩了半辈子的他来说很不正常。妻子小芳对此反应不大,只是劝他少喝酒多吃菜,四十多岁的人了,要注意身体。
  
  小芳的贤惠可能起了作用,这天,大志虽很晚回来,却没了酒气,可身上有股浓浓的香味。小芳皱皱眉头,刚想说话,却见大志一头钻进卫生间,哗啦啦地冲洗起来。
  
  接下来,大志表现得越来越明显,早出晚归不说,身上总是香味扑鼻,还经常偷偷摸摸地接电话,小芳觉得是时候和他谈谈了。
  
  这天晚上,小芳打电话叫大志早些回来,自己精心做了几道菜,还开了瓶好酒。
  
  大志到家后,显得既忐忑不安又如释重负,在桌子前坐下,等着小芳摊牌。不料小芳并没有提大志的反常表现,而是拿出一件东西来,问大志:“你还认得它吗?”
  
  大志看了一眼,脸上显出一丝久违的微笑:“这是你的那个发网?你居然还保留着!”
  
  那是二十三年前的事儿了。大志在市里的铝厂上班,每天坐大客车跑通勤。一天下班时,乘客特别多,司机忽然踩了一脚急刹车,大志猛地往前一扑,等站直身体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前面有个姑娘挽着发髻,套了个发网,不知怎么搞的,发网居然挂在大志衬衫的纽扣上了。姑娘觉察到了,却无法回头,又羞又怒地问道:“你干吗扯我的头发?快放开!”
  
  大志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的,你的发网缠在我的扣子上了。”
  
  姑娘掏出一面小镜,看清了后面的情形。而大志也在镜子里看到了一副俊俏的容颜。
  
  大志更紧张了,笨手笨脚地去解扣子,结果反而越弄越紧,成了一个死结。
  
  姑娘被他扯痛了,恨恨地说:“算了,发网我不要了!”
  
  大志着急地说:“你不要也不行呀,咱俩还连在一起呢!”
  
  姑娘都快哭了:“可是我马上就要到站了!”
  
  大志闷声说道:“那我和你一起下车,地方宽敞了就容易解了。”
  
  两人姿势古怪地在老营站下了车。姑娘怕被认识的人看笑话,就牵引着大志来到路边的一块玉米地里。大志笨手笨脚的,还是解不开,只好期期艾艾地说:“那个……我把衬衫脱下来,这样就容易解了,你可千万别多心呀,我不是坏人。”
  
  姑娘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相信你,那就快点吧,天都快黑了。”
  
  大志连忙解开几个纽扣,一个金蝉脱壳把衬衫从头上脱下来,扯住缠着发网的扣子一用力,“嘣”的一声,扣子被扯断了,从发网中掉了下来。
  
  大志迅速套上衬衫,后退了几步道:“真对不起,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你快回家吧。”
  
  姑娘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一脸憨厚的大志,忍不住莞尔一笑:“我认得你,你也天天通勤,你家在哪儿呀?”
  
  大志挠挠头:“我在道清镇住。”
  
  姑娘看了看天色:“道清离这儿还有十几公里呢,最后一班车也开走了,你可怎么回去呀?”
  
  大志强笑着说:“快点走也就两个多小时……”
  
  姑娘摇头道:“是因为发网的事儿才把你耽误了,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走回去呢?你等我一会儿哦!”姑娘说完就向家中跑去。
  
  不一会儿工夫,姑娘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过来了,对大志说:“你骑我的自行车回去,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家,明天你早点骑过来,咱俩一起在这儿上车。”
  
  那时候自行车还算大件儿呢,姑娘二话不说就借给大志,把他感动得够呛。大志掏出工作证递给姑娘:“太感谢你了,这是我的工作证,你先替我保管着!”
  
  姑娘也没推辞,笑吟吟地接了过去,挥挥手道:“路上小心点,明天见!”
  
  第二天,大志早早地骑了十二公里路,来到老营站,将自行车还给姑娘,两人再一起坐车到市里上班。慢慢地,大志下班时也在老营站下车,再骑着姑娘的自行车赶回道清,两人似乎有了某种默契,一切都水到渠成……这个姑娘就是小芳。
  
  小芳回忆到这里,停下来对大志说:“这些事你还记得吗?”
  
  大志眼睛有些湿润了,哽着嗓子道:“怎么不记得?后来我不知道有多感谢这只发网呢,是它把我们连到了一起。”
  
  小芳笑了笑:“傻子,你就从来都没怀疑过,我能把发网套在自己的发髻上,怎么不能把它解下来呢?”见大志傻了眼,她掩着嘴说:“你一直没想到吧,我看你傻乎乎的挺好玩,就忍着没说……”
  
  大志有些沮丧地说道:“你一直比我聪明。”
  
  小芳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说道:“所以,你现在是想告诉我,你外面有人了?”
  
  大志有些慌乱,沉默了半晌,破罐子破摔地说:“我知道瞒不过你。对,我喜欢上别人了,我们离婚吧,作为过错方,我净身出户,一分钱都不带走。”
  
  小芳盯着大志足足看了一分钟,缓缓开口说:“行,那你先把她带回来,我想看看是哪个女人把花露水当香水喷。”
  
  大志瞪大了眼:“啊?花露水和香水不是一回事儿吗?味道不是一样的吗……”
  
  小芳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就你这个憨货,还假装外面有女人,除了我,哪个女人会看上你!不就是炒股赔了三十万块吗,你至于想出这么蠢的主意来?一直怕你自卑所以没说,我早就年薪三十多万了,你赔这点钱算个屁!”
  
  “啊?真的吗?”大志心里一松,顿时流下泪来,“对不起,我怕拖累你和孩子,才想出这么个馊主意……”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定下来。大志解开了心结,喝了点酒香甜地睡去。小芳轻轻地走到阳台上,拨通了闺密的电话:“你帮我留心一下有没有兼职的工作……孩子要上大学了,我想多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