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佛爷

[传奇故事] 佛爷

时间:2020-07-29 来源:admin 点击:

  早年间,北京人管手法高明的蟊贼叫“拂爷”,但后来却改叫成“佛爷”,这是为啥啊?
  
  光绪二十四年,光绪爷实施新法变革,在慈禧太后的干涉下,变法惨遭失败。光绪爷被囚禁在了南海瀛台,而荣禄却因告密有功,擢升为军机大臣。北京城的老少爷们那叫一个气啊,见着荣禄的轿子过去,恨不得往轿子上啐口吐沫。
  
  这天四更天,荣禄穿戴整齐去上朝。轿子刚到宣武门外,忽然,他听到外面有人大声叫道:“荣大人,请留步!”
  
  荣禄忙命人停住轿子。下轿后,他透过忽明忽暗的风灯,见路边停着一顶轿子,旁边站着一个身穿朝服的人,却看不清长啥模样,不由得问:“您是……”
  
  这人呵呵一笑,双手一拱:“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说着话,他大步走过来,打了个千儿。
  
  荣禄忙拱手还礼:“惭愧惭愧,本堂实在没听出您是哪位。”这人听后,哈哈大笑说:“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呐。多年前,赫某曾与您在神机营共过事。”
  
  听到这里,荣禄还是没搞明白,眼前这位姓赫的人究竟是谁。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原来是赫大人啊,失敬失敬!”
  
  赫大人却摆了摆手,忽然一步迈到荣禄跟前,一把握住他的右手,说:“二十多年不见,如今咱们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喽。咱俩比一比,看看谁的白胡子多啊。”说着话,他竟托着自个儿的长须,和荣禄的胡子比了起来。
  
  荣禄觉得赫大人这样做有些失礼,但也不好说啥,只好干笑着不说话。赫大人比完胡子,呵呵一笑:“荣大人,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上朝房吧,容赫某改日登门拜访。您先请!”荣禄点了点头,弯腰上了轿子,直奔东华门而去。
  
  上午退了朝,荣禄回到府邸,换朝服时,他忽然发现,戴在右手拇指上的翠扳指不翼而飞了,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扳指可是慈禧老佛爷赏赐的宝贝,是先皇同治爷的遗物,要是让她知道了,那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啊!
  
  荣禄急忙命下人里里外外仔细寻找,折腾了大半天,却连扳指的影子也没见着。他琢磨来琢磨去,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第二天,荣禄早早来到朝房,让当差的太监查一下昨儿上朝的人。退朝时,那太监悄声告诉他:“中堂大人,奴才仔细查过了。昨儿压根儿就没您说的赫大人。您是不是记岔了?”
  
  荣禄心中一咯噔,却呵呵一笑:“瞧我这记性,是越来越差了。”回府后,他又仔细回想了一遍,这才明白,那个姓赫的,十有八九是冲着扳指来的窃贼!
  
  荣禄立马叫来门生——步兵统领乌布扎,把丢扳指的事讲了一遍,要他三日之内把贼抓来。乌布扎说:“中堂大人,这人弄不好是个‘拂爷’,就是手法高明的蟊贼。我回去就派人查访,一有信儿立马禀报给您!”
  
  乌布扎走后,荣禄担心上朝时,被老佛爷发现自个儿丢了扳指,便谎称染了风寒,告病躲在府里,只等乌布扎的信儿。
  
  乌布扎回到衙门后,立刻命手下把蹲过号子的蟊贼全抓来,挨个儿拷打审问,可审来审去,愣是没人承认。
  
  这天晚上,荣禄正在床上琢磨翠扳指的事儿,忽听房门“吱呀”一声,他起身去看,门外空无一人,回来后,却发现床上多了一个纸团儿。荣禄打开一瞅,只见上面写道:“荣禄,你的翠扳指就在我手里,明儿上午隆福寺见。敢来吗?”这可把荣禄气坏了:我乃当朝堂堂的军机大臣,还怕你个小蟊贼不成!
  
  第二天,荣禄身着便服,带着贴身侍卫来到了隆福寺。正赶上初一的庙会,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他走了一圈儿,却迟迟不见那蟊贼露面。荣禄十分气恼,打算回府。
  
  正在这当儿,前面有个老头儿,走着走着,突然脑袋一偏,冲地上啐了一口痰,却不偏不倚啐在了荣禄的官靴上。
  
  跟随的侍卫气坏了,立马疾步奔上前,揪住了老头儿:“老不死的,你往哪儿啐痰呢?”
  
  老头儿一瞅,发现竟把痰啐在了荣禄的靴子上,嘿嘿一乐:“哟,对不住了!”说着,他拔腿就想开溜,却被侍卫拦住了,侍卫嚷道:“怎么着,想溜啊?告诉你,今儿你是怎么啐的,就怎么舔回去!”
  
  荣禄见状,摆了摆手:“甭较真了,他也不是故意的。”老头儿顺着杆儿往上爬:“得,还是这位爷敞亮,我给您把痰擦了!劳驾您把脚伸一下。”话音刚落,他忽然像变戏法似的,手里多了条汗巾,几下就擦掉了荣禄靴子上的痰。
  
  等荣禄走出人流,上了轿子,脑门上已经出汗了。他从袖口里摸出汗巾,擦完汗后才发现,汗巾居然脏兮兮的,顺手就扔了。
  
  回到府邸后,荣禄正要下轿,忽然发现脚下多出个纸卷儿,捡起来一瞅,上面写着几行字:“姓荣的,麻利儿叫乌布扎把抓的‘拂爷’全放了。不然,爷就把那翠扳指吊在长春宫門上,看看慈禧那老娘们会干吗!”
  
  合着那蟊贼趁自个儿离开时,偷偷把纸卷儿扔进了轿子里!荣禄又气又急,忙打发人叫乌布扎把蟊贼全放了。
  
  不料,第二天,乌布扎却登门而来,见到荣禄就说:“中堂大人,那蟊贼把您给耍了!”荣禄愣了一下:“这话怎么讲?”
  
  乌布扎回答说:“京城里到处在传,蟊贼拿您的汗巾擦痰的事儿。”荣禄这才愣过神来,原来擦靴子的老头儿就是那个蟊贼啊。
  
  荣禄拿出纸卷儿让乌布扎瞧,乌布扎勃然大怒,发誓一定要抓住这蟊贼,给荣禄出口气。
  
  第二天,荣禄正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宫里的李总管来了,荣禄急忙起身,换了官服来到了客厅。
  
  李总管见到荣禄后,打了个千儿,笑眯眯地说:“中堂大人,咱家是来传老佛爷口谕的。”原来,慈禧太后听说荣禄最近身子不舒服,就赏赐了一盒高丽参给他。荣禄行过三叩九拜大礼后,举起双手,恭恭敬敬接过了参盒儿。
  
  等李总管告辞后,荣禄想瞅瞅高丽参的成色如何,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竟是一封信,信里面塞着一张纸和当票,只见纸上写着:“荣禄,爷把你那扳指当给万庆当铺了。当的银子除了给戊戌六君子置了金丝楠木棺材,剩下的全给运送谭嗣同大人灵柩回湘的镖师当盘缠了。这回算是给你提个醒儿,以后要是再干卖主求荣的事儿,甭怪爷没招呼你!”
  
  荣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这万庆当铺的确是李总管偷偷开的买卖,但是他怎么会打着老佛爷的旗号,替蟊贼送信啊?荣禄琢磨半天,有了办法。
  
  第二天晚上,荣禄把李总管请到一条龙饭庄吃饭,并拿出参盒儿让他瞧。李总管看后大惊失色,这要是让老佛爷知道了,自个儿在宫里就甭想待了。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一拍脑门:“想起来了。那天,咱家刚到贵府门口,一个自称是门房的老头儿,很殷勤地过来牵马,还扶咱家下了马。真是邪门了,他连参盒儿都没碰一下,竟然就把里面的高丽参给换了!”
  
  荣禄一听,心里头全明白了,说:“那翠扳指的事……”李总管急忙说:“明儿会有人送来的,咱家可是啥都不知道啊。”说完,俩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几天后,荣禄丢扳指这档子事,就被人编成了顺口溜,在孩子口中传唱开来。北京城的老少爷们知道这件事后,觉得倍儿解气,打这以后,就把“拂爷”叫成了“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