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当她失去心爱的人

当她失去心爱的人

时间:2020-07-31 来源:admin 点击:

  【1】
  
  整整1个月,她没有出门,一次都没有。
  
  但是,也没有我们所担忧的悲悲切切和痛不欲生。她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平静。每天照常早早起床,准备早餐。小米稀饭或五谷豆浆,三两样小菜,主食有馒头或鸡蛋饼,也有烤面包片,和以往的每一顿早餐一般丰盛。
  
  除了,少了一小碗清淡的鸡蛋面条。
  
  那小碗面条,是多年来早餐桌上一成不变的内容,面条细细的,煮得稀稀的,鸡蛋却是整只,卧在碗底,汤上撒着碧绿的葱末。
  
  是外公最喜欢的。从来没有吃厌过。
  
  但现在,这份早餐不见了,因为它的缺失,那么大的桌面,总让人觉得有些空洞。
  
  她却好似浑然不觉,只是温和地招呼大家慢慢吃,不要着急,一遍遍叮嘱我早餐要吃饱。
  
  她知道我贪睡,不爱吃早餐。她说这样不好,以后容易长胖的。
  
  她最后这句话很起作用,让我开始慢慢变得重视早餐——这个年龄的女子,没有不怕胖的。更何况,她的饭菜,的确做得可口,如同外公喜欢她做的面条,鸡蛋饼,也成为我的最爱。百吃不厌。
  
  后来她取笑我,和外公一样无趣,吃饭都不知道换换花样。
  
  说是取笑,其实口吻里是不无宠爱的,我知道她想说,我和外公一样,性格里都有一种坚持,不喜新厌旧,无论对人,还是对事。
  
  比如外公对她——那么多年,一天天老去的他们始终是我心目中的一对恩爱恋人。他们老了,可是常常还会有甜言蜜语,会心有灵犀。
  
  父母也说,他们做了45年的夫妻,没有拌过嘴。
  
  但现在,外公不在了。我们担心她——我已69岁的外婆。
  
  【2】
  
  可是外婆却真的很平静,每一天,都是如此。
  
  早饭过后,家人各自去上班,外婆会做点家务或早早准备午餐的食材……但是,保姆说,她也总会下意识发一会儿呆。
  
  是在外公走后,才请了阿姨过来。为了照顾外婆。
  
  阿姨说,外婆还是闲不住,比她做事还多。为此,阿姨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那段时间,除了忙碌,外婆常常会发呆,然后,就过去整理外公的物品,衣服或者他平日里喜欢买的那些小物件。整理过了,再重新放好。过两天,又整理一遍。
  
  还有外公种的满满一阳台的花草,外婆会用去整个中午坐在那里浇水、松土、剪枝……不厌其烦。
  
  她很少说话,也始终平静。
  
  其实外婆向来不是干活利落的人,每天的一日三餐,会用去她许多时间。也许是性格的缘故,曾经,外公总调侃外婆“一天到晚在厨房里出不来”。
  
  好不容易出了厨房的外婆,也闲不下来,家里的桌椅板凳擦一遍,收拾收拾外公随手放置的报纸、遥控器、老花镜……一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所以我的概念里,外婆就是一名典型的家庭主妇,我几乎想不起来她退休前的生活了,除了时光渐远,大抵那时,我的心思全然不在家里,每天马不停蹄地一心融入外面的世界,觉得那个世界热闹缤纷、五彩斑斓又神秘玄妙。
  
  当我的心终于在青春一场场的奔突后安静下来,外婆已经退休,完全过渡到了家庭主妇的角色。
  
  【3】
  
  最初,外婆为全家人的衣食忙碌,爸爸妈妈还有我,这么多年一直都住在外婆家的大房子里,爸爸很早失去父母,他说,是外公和外婆重新给了他一个家。
  
  外婆很宠孩子,从爸妈,到我。但是后来,她的重心就全部放在了外公身上。8年前,外公的心脏出了问题,从此身体一天天弱起来,需要好生保养:冷不得、累不得、气不得,饮食挑剔……所以可想而知,外婆要加倍付出多少精力,尤其在饮食上,从此饭桌上的菜,几乎都和养护心肺有关。
  
  尽管如此,外公还是频繁受到疾患的困扰,家里备了氧气瓶和各种药物,外婆几乎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有时“晚上忽然惊醒,感觉到外公好像喘不上气了,赶紧贴近他,听一听他的呼吸是否如常”。
  
  而外婆的担心也并非多余,外公的病虽非绝症,但也时时会威胁他的生命,最怕的是病发时无人察觉,错过了抢救时间。
  
  所以,那些年,外婆“即使睡着了也总醒着神,睁着一只眼睛”。中间做了一次手术,但外公年纪大了,做不了第二次了。后来每隔几个月,总要在医院住上一段日子保养和治疗。
  
  外婆便更加忙碌,在家和医院之间奔波,去时拎着温热饭菜,回来拎着空饭盒——每日的病号饭,三餐不重样,营养又可口,耗去外婆太多时间和心思,家务都没有空闲打理。
  
  这样的外婆,人生里带着太多那个年代女性的痕迹,“在家从父、出嫁从夫”。那么多年,她甚至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任何爱好,人生的全部重心,只是外公。
  
  【4】
  
  2013年春天,外婆的重心坍塌了,外公去世了。
  
  外公走得突然但不突兀,因为每个人,早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外婆好像也是,在外公的葬礼上,她最后一次为外公整理衣衫时对我说,其实这两天,我就有预感,因为你外公每天晚上,总要喊好几遍我的名字才肯睡。
  
  然后,她紧紧握住外公的手,良久不松。
  
  但是失去亲人的悲痛,却不会因为有了心理准备而减轻分毫,且悲痛之余,我还加倍担心着外婆——在这个家里,她和外公是相伴最久的人,她爱外公至深。恐怕她的痛苦,也是最重的吧。
  
  来吊唁的亲朋好友也都轻声叮嘱我们,一定照顾好外婆,别让她因悲伤过度出意外。
  
  我有同样的担心,于是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