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慢和“我慢”

慢和“我慢”

时间:2020-07-31 来源:admin 点击:

  一边高铁着,一边大家都在说要慢生活,不要赶工程抢献礼,不要快餐要慢食,不要每天步履匆匆埋头赶路忽略了路边的小花,不要胡子眉毛什么都要,不要心浮气躁,要专注静心从容不迫,不要总想着做什么事,要学会感受无事此静坐的真意,不要走得太快等等灵魂等等。在快走快走快抢快抢快要快要的现世里,“慢”又被人捡拾起来诉说,或者憧憬、或者作秀,也或者尝试。缓慢之慢以从容恬淡之姿重出江湖,尽管说慢生活的书马不停蹄巡回签售讲座宣传,也尽管点击浏览着说慢的文字,一边汽车照样抢道,人照样闯红灯,地铁挤不上还要把着门,假日高速变成慢速,景点游人多过风景,还是一个紧张拥挤恨不得什么都要赶上趟的节奏。人们在大干快上、只争朝夕、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的社会文化氛围中已然深深潜移默化并渐次固化却少自知。
  
  慢,是不容易的。慢慢地做事情,其实更需要定力,需要信心,需要持守,需要专注,需要一份沉浸其中的心气,若常常分心,容易受扰,即使慢或许也只是形式上的慢,也或许不过一时之慢。慢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对事对人对世界的认知。如此方能真正地慢下来,其实在慢下来之前是先让自己安静下来,安心安静地状态里,狂风吹过,暴雨来袭,慢的节奏也是可以依旧的。
  
  当然,先慢慢慢慢地慢一慢,于心急火燎的情形下,无论如何总是好的,可以助人以安。
  
  另一个慢却是少有提及,即“我慢”。我慢乃佛教用语,乃执我倨傲之意。傲慢,怠慢,简慢,慢视,慢泄等,此慢在当下生活中倒是比比皆是。偶然看一个电视节目,某身患重疾的台湾明星在说话,招牌的红头发已经看不到了,还原了一个年过花甲面容憔悴的大叔形象,在诉说过往辉煌时说及几次投资失败搬迁住宅,有一次的小区邻居是某位台湾女明星,“哎,×××,那是多小的一个家啊,我跟她住一块儿”,谈笑间依然颇不屑状,在现在如此境遇下那种“我慢”还是颇为深重。此名利场也是社会镜子,尤其在官本位社会中,权高还是权低,但凡有点权,大多我慢甚重,习惯前呼后拥,受用被人仰视,气焰嚣张吆五喝六不可一世,其实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公民才是至理,但制服一穿头衔一加就以为权力在握,轻者轻侮他人,重者肆意妄为。只要此时我的位置比你高,就似乎可以逞一逞威风,发一发平素之怨怼。就是无所谓权力不权力的,路上擦了车,也常常不问青红皂白破口大骂,公交车没开稳晃了晃自己的身子,竟然和司机肉搏,或者自己不爽竟是无缘无故迁怒他人,手术后效果没达到理想状态,并不先去好好沟通,竟然持刀杀医,社会和人心戾气之重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原因自然多方面,“我慢”之重也该为休戚相关的部分。人人以自己为中心,轻视他人的存在,毫无反省自律之心,把身心之种种不满统统迁怒外界,几乎不或很少反观自身之问题。社会体系是一个方面,长期来特权思维和特权行为的畅行无阻己然影响到大多数民众的思维方式和日常行为,因为发泄的管道并不畅通,一点小事即可点燃愤怒,点燃狂躁,仿佛全世界都亏欠了他。这种“我慢”已然蔓延成一种社会不安之气,清明之气无法彰显,乖戾之气如雾霾让人防不胜防,照此下去,难免气滞累积至心癌。
  
  且不说佛家修行之去“我慢”(去贪嗔痴去我慢去我执,正是修行之根本),就是普通日常,多点体谅,多点谦让,多点感同,少火气,多微笑,也许会改变一些我慢。“我慢”在日语中谓忍耐让步,倒也颇合本意。人人都“我慢”的社会中,又何来称心如意的事情呢?到头来,身处其中人人皆如惊弓之鸟。
  
  窃以为此慢彼慢或也颇有勾连。以不急不躁从容淡定为生活态度的,以慢慢来不必赶趟为价值观的,该会对历史文化积淀多些尊崇,大概会多一些修养自己的“我慢”,随时转化“我慢”,具体而微到现实事件,会选择合适的待人接物的方式,而非肆意膨胀“我慢”,对能悟觉人、人性、生活,以生活为修行者来说,“我慢”正是需要去除的障碍。
  
  当整个社会蔓延张狂“我慢”,乃至成为习性,甚而成为一种心瘾,慢生活之从容大概也不过是一种时尚舆情罢了。当然,落实到个人,依然可以践行,随时体察各种我慢,乃至渐渐转化去除,正是修行之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