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公公是个泥水匠

公公是个泥水匠

时间:2020-08-14 来源:admin 点击:

  1
  
  说好双方父母见面的那天,公公迟到了。
  
  公公在广东省的某个沿海小镇当泥水工,工钱论天算,为了多挣一天工资,他坚持到腊月二十六才启程,离约定的见面时间只有两天,春节期间路上最是拥堵,想必他是被堵在路上了。
  
  爸爸坚持要等亲家公到了才开饭,我看着满桌的饭菜从热气腾腾变得冷冷冰冰,瞅着老公和婆婆满脸挂不住的样子,不觉也有些动气: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儿子的终身幸福重要?为了多挣一天钱,非要挨到最后时刻才出发,现在又被堵在路上了,也不打个电话来解释,多半是不待见我,还没过门就这般轻慢,以后还怎么相处?
  
  正生着闷气,老公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忙不迭地冲下楼去,我跑到窗户边探出頭,看到公公正提着大包小包杵在楼下,左边的胳肢窝里还夹了一个长约1。5米的纸盒子。
  
  一进门,公公忙不迭地把纸盒往我爸爸手里递:“听大刚(老公小名)说你喜欢喝茶,这是我专门从广东给你买的,广东的那些老板都喜欢喝工夫茶,我专门请教了好几个老板,他们都说这个好!”
  
  爸爸接盒子的时候双手不自觉地往下一沉,笑道:“老兄你的力气真大,这么重的家伙你是怎么搬回来的?”
  
  公公抬起袖口揩了揩额头上的细汗,憨厚地一笑:“确实有点重,春节期间人太多了,我下了火车带着这个家伙等公交,好几次都没挤上去,我干脆就把它夹在胳肢窝下走了几个站,两只手还能空出来提行李,就是走得太慢了,害你们为了等我饿肚子,亲家可莫见怪啊!”
  
  第一次见面,爸爸对公公的印象竟然出奇的好。爸爸是典型的知识分子,他原先对我找个来自农村家庭的男朋友本来是颇有微词的,觉得城乡观念和成长环境的差异性不利于双方家庭的沟通和融入。
  
  当天晚上,爸爸叫我帮他把公公送的那套茶具搬到书房去,我两只手同时用力,竟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安置妥当。爸爸笑着看我笨手笨脚搬东西的样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套茶具得是他好几个月的工钱啊。他一天工都不愿耽误,宁愿提着笨重的行李走好几个站也舍不得叫辆出租车,却花了这么多钱买一套茶具来讨好未来的亲家公,你还能说他不重视你这个媳妇吗?结婚以后,对你公公好点儿!”
  
  2
  
  婚礼前夕,我给老公提出想和父母分开住。老公有些为难,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公公拿出大半辈子积蓄作首付按揭的,这才装修了没两年,我们又买新房子的话,他家里是拿不出多余的钱来帮助我们的。
  
  我爸妈理解他们的处境,彩礼一分钱没要,还主动拿出一大笔买房子的钱,作为我这个独生女儿的陪嫁。我按照自己的喜好选定了房子的户型,洋洋得意地在老公面前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公公得知后,主动提出由他来负责装修,我的心里却敲起了边鼓:就他的经济实力和审美标准,这房子能装成啥样啊?
  
  有一天,我无意间听到公公和婆婆通电话,婆婆开着扬声器的老年手机里传出公公大嗓门的抱怨:“买房子的时候也不知道等我回来一起去看,我看了大刚发过来的户型图,一点都不方正,那就是个异型房啊,浪费空间不说,装修起来还麻烦……”
  
  我把公公的话说给闺蜜听,闺蜜很是为我抱不平:“别人家娶媳妇都是男方把房子车子准备好,还要给一大笔彩礼,他们家倒好,省了彩礼白得了一套房,还嫌这嫌那的,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嘛!”
  
  我也是越想越想不通,脑门儿一热,就给公公发了一条微信过去:“爸,说句话你别生气,那个房子是我爸妈买给我的,除了我,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它说三道四!”
  
  过了很久,公公给我回过来一条信息:“我不是那个意思”。公公不太会打字,平时发微信都是用的语音,也不知道这几个字他打了多久,我却莫名地脸红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这件事说给老公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公公肯定是不会回来帮我们装修房子了。老公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了句,他确实不该说那句话,是他有错在先。
  
  我们请的泥水师傅刚打了墙,公公就提着大包小包的砌砖工具从广东赶回来了。我见到他有些尴尬,他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掏出工钱来打发了打墙的泥水师傅,转过头来对我说:“我给你爸爸都说好了,他们买房子我来负责装修,你们怎么不和我商量就自己去请了匠人?你们不懂行,怎么知道他贴砖贴得怎么样?我在外面贴了这么多年的瓷砖,别人都说我的手艺好,儿子媳妇的新房子,我还能不亲自来贴砖?再说了,泥水活路很关键,做得不好,厕所厨房漏了水,还得给楼下赔装修费!”
  
  公公说他在广东包的几套房子还等着他这个大师傅回去贴砖,他把我们新房的泥水活做完就回广东去,剩下的交给装修公司,工钱材料费他来出,我们自己和装修公司沟通设计风格,免得装出来的效果我们不喜欢。
  
  也不知道是真的为了节约工期,还是害怕在家里看到我尴尬,公公没在家里住一晚,就提着大包小包的工具住到工地上去了。
  
  我去施工现场看过,满屋子的水泥、河沙、一摞摞笨重的瓷砖,还有陆续拉来的各种水电材料。公公就在卧室的一角铺了两张展开的纸板,纸板上扔了一床破旧的凉席和一床脏兮兮的被子。
  
  这可怎么住人啊,老公和婆婆看到一定心痛死了。我坚持叫他回家去住,他大大咧咧地笑了笑:“你命好,从小长在城里,你不知道外面打工的匠人经常这样睡在工地上,既节约时间又省去租房子的钱,我们都习惯了!”
  
  可能是干活太疲惫了,公公有一天晚上睡觉前忘了关水龙头,厨房的水从敞开的大门溢出去,漫入了电梯井,电梯当场就罢工了。物管说要找电梯公司的人来看,如果烧了主板,换个主板最少四万元。公公当场就傻了眼,连着几天拼命地贴砖,送去的饭菜一口没动。
  
  我突然想起有朋友在政府质监部门上班,连忙请他想办法。朋友请了单位的质检员过来,当着物管的面核实电梯并无大碍,只是系统自我保护性断电,换了个小小的阀门电梯就恢复正常了。
  
  对于这件事,我很是得意,觉得在公公面前大大地长了脸。公公倒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去广东的路上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谢谢!
  
  3
  
  我生了女儿,婆婆专门负责看孩子,公公依然在广东做泥水工,一年回来两次。
  
  奇怪的是,女儿和公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却对他异常地亲近,这大概就是血缘的魔力吧。
  
  女儿三岁那年,我们和往常一样抱着孩子一起送公公坐车去广东。班车就要开了,女儿却把公公抱得紧紧的,无论我们怎么哄劝她都不愿松开,嘴里还不停地喊着:“爷爷,爷爷,我不要你走……”
  
  不知怎的,公公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他紧紧地抱着孙女,哽咽着哄她:“乖孙儿,爷爷出去给你挣钱钱,趁着爷爷还年轻,多在外面挣点钱,以后好少给你爸爸妈妈增添负担!”
  
  这一年,公公出去和人合伙包了工地,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连电话都很少往家里打了。年末回家,他递给我们一张卡,要我们去给他乖孙女选套房子。
  
  “现在房价涨得厉害,早点给我孙女买套房,留给她以后做嫁妆。这张卡里是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不够的,你们当父母的再凑点!”
  
  我一时愕然,“爸,你把所有钱都给我们了,你和妈以后怎么办啊?”
  
  公公阔气地笑道:“我这两年生意可好了,趁着年轻,我再做两年,攒够了养老钱就回来帮你们看孩子!”
  
  公公坚持要亲自去给他孙女看房子,一个一个的楼盘,一家一家的施工现场,一张一张的户型图……选了一个多月,房子终于看好了。
  
  签购房合同的前一天公公又走了。他说广东那边的工地催得急,要他这个大师傅快点回去坐镇指挥。
  
  我的公公是个泥水工,他用勤劳质朴的双手构建着一家人的经济基础,堆砌着子孙后代的安定和幸福,更用他那善良宽厚的性格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感激上苍让我遇到这样一位公公,往后余生,我也会用自己的真诚和善意来孝顺这位值得尊敬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