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玩暧昧是一回事,玩爱情是另一回事

玩暧昧是一回事,玩爱情是另一回事

时间:2020-09-03 来源:admin 点击:

  一
  
  认识欧阳程以前,王燕娜认为暧昧是间有趣的事情。
  
  为什么不呢?都说存钱不如村男人,不一定非要摘到床上去,那样真的就俗了,最好的例子有两个,一是刘晓庆,出了那么大事,姜文还出钱力,当然,还有阿峰。
  
  当然还有梅艳芳,虽然已经香消玉殒,可是她在世时男友最多,刘德华,张国荣,哪一个暧昧得都让人流口水!出殡时,八个亲密男友抬棺,这样的待遇,一般的女人哪里有?妖精张曼玉也是啊,一群男人围着转,可她不和他们中的一个结婚。暖昧,是调男人胃口最好的甜品!暖昧说白了就是没有性关系的亲密男友,拿定了这一点,王燕娜从容周旋于十多个男人之间,反正不是情人,开点或黄或绿的玩笑有什么相干呢?他们一起去旅游一起打牌一起泡吧,有时男人们也吃她的豆腐,她也并不生气,吃豆腐,那说明她有魅力啊。如果不是这些男友,她供那一套小雀巢哪来那么多银子,这个一万那个八千地捐给她,她拍拍他们肩说,谢谢啊。半夜和他们发短信玩暧昧,说此夜空虚多寂寞,多想你在身边,他们是这么说说,真要玩起来,她才不呢。
  
  说到底,这帮男人没有一个她真正觉得脚踏实地的,玩暧昧是一回事,玩爱情是另一回事啊。有想将暧昧进化到爱情的,她立刻觉得无聊,不久就将此人淘汰出局,他不喜欢那种认真的玩法,因为她还的资本,她漂亮年轻,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还有让男人行政的风情,张三李四王五请客都要叫上她,没有她,整个台面都会没有意思,她是桌子上最好看最好吃的那道菜,她是许多男人的大众情人。
  
  说到底,王燕娜还是觉得存几个男人真的不错。
  
  如果她寂寞,她可以给任何一个打电话,只要不是女友看得太紧,男人就会跑过来,她算看透了男人了,哪有一个会专一呢,即使结了婚的阿辉,只要她说郁闷,他便买了剁椒鱼头来孝敬她,谁让他喜欢她呢。
  
  男人是贱的,从这一点上王燕娜是有体会的,他们愿意为什么犯贱,既然愿意犯,王燕娜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
  
  二
  
  认识了欧阳程以后。王燕娜觉得自己可以修成正果了。
  
  欧阳程,海归,一米八二,如道明寺般英俊,事业有成不算,父母还是留美的老博士,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啊。算,父母还是留美的老博士,这群的男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是在公司的派对上认识的。她简直有点迫不及待了。趁着和他擦身而过时,把手里的芝华士不小心洒一点在他的西服上,然后是她娇媚地说着对不起,有如林志玲一样媚态,她知道她是艳的、妖的,是男人喜欢的那种女人,欧阳程也没有例外,他也喜欢这样的艳遇。
  
  派对没有完,她就坐在他的车上去兜风了。
  
  夜风很大,她小声唱着蔡琴的歌,《恰似你的温柔》,因为她刚刚看到车内有蔡琴的CD,这点聪明,她还是有的,她是从男人堆里滚打出来的女子。
  
  没有半个月,欧阳程成为她囊中之物。
  
  用欧阳程的话说,光顾着读书了,把好时光全浪费了,这次,要把失去的损失补回来。
  
  他们很缠绵,王燕娜也真的动了心。这样一个男子,不就是她想要的吗?谁不想嫁过去就有房有车,女人,说到底还是要嫁人的,那个稳妥的将来,抵得上现在所有的纸醉金迷啊。
  
  欧阳程是一个绩优股,王燕娜准备套牢他,她不准备把这个优秀的男子留给下一个女人,那样做简直就是太愚蠢了。
  
  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去迪厅,开始王燕娜确实很投入,三个月之后,她开始觉得寂寞,但寂寞归寂寞,她还是想要结婚的。
  
  王燕娜与太多暧昧男人玩过的东西欧阳程全不会玩,他只会傻傻地问她,你爱我吗?有多爱我?王燕娜觉得,欧阳程虽然是海归,但在爱情上还是幼儿园,而她已经读到了“海归”才是真的。这样一想,她更觉得欧阳程难得,下定了嫁他的决心,因为这傻小子已经去订戒指了,在出国之前,他准备把婚事办了,然后带着王燕娜一起走。
  
  王燕娜觉得太快了,这样就嫁了吗?她想念那些暖昧男友。
  
  她的手机一直没闲着,两个手机,一个专门给欧阳程用,只有他一个号,一个是众男友的,调情,兼煽情,黄段子让她笑到肚皮疼,她总是拿出来偷偷看,有时跑到卫生间去回短信。
  
  男友太多了,一个比一个有意思,有人开始约她吃饭,她开始对欧阳程撒谎,亲爱的,我晚上加个班,你自己好好吃。
  
  然后她穿得风调雨顺地出现在暖昧男友面前,或者,她照样光彩夺目,给他们想,但不给他们机会。从他们那里,她得到趣味,但是她不准备和他们如何,那只是她的调剂品而已。
  
  当然,是她的暖昧男友买单。
  
  她只来享受这浪漫的情调和小资的生活就可以了,有时,暖昧男友会从出差的城市或国家带给她一些惊喜,比如不超过一千块钱的礼物,请她笑纳,她也会微笑着收下,为什么不呢?就当是朋友也行啊,朋友不应该送礼物吗?她送他们的礼物也很大方,手表,剃须刀……在暖昧男友的生日上,她送的礼物总是别出心裁的,惹得男友尖叫。
  
  这个习惯,她已经多年。
  
  这些男人,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单调的时候她会拿出来享用,热闹时就把他们扔到一边,说到底,他们好像是她的贮备粮,不一定吃得着,但一定要有,这样的话,生活会更美满。
  
  总之,王燕娜觉得有几个暧昧男友不是件坏事。
  
  三
  
  但欧阳程不这么认为。
  
  他当然不会这么认为,谁都希望自己的女友冰清玉洁,坏也只跟自己坏,媚也只跟自己媚,所以,在欧阳程面前,王燕娜是纯洁如水的女子,穿衣服居然穿到淑女屋,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为什么,选择老公,当然选择欧阳程这样的,多安全啊,他是你的唯一,把你当成宝贝,只认定你是唯一,这世上这样的男人比恐龙还珍贵了。
  
  说了几次谎之后,她没被发现,于是胆子更大起来。
  
  和暧昧男友鬼混去,总是有各式各样的理由,那天,也是这样。
  
  她被电话叫起,换上一个小抹胸的衣服,妖妖冶冶地出场了。是一个喧闹的迪厅,她以为这个地方欧阳程是不会来的。
  
  她和欧阳程说的是,加班,要到后半夜,赶一个方案。
  
  但她和暧昧男友狂跳贴面舞时,她看到一个人正在远远地看着他,她背后发冷,转过头去,她有点尴尬,瞬间觉得有点蒙,可她立刻镇静下来,拉着暧昧男友走到欧阳程面前。指着欧阳程说,我的准老公,这是我的哥们,她指着暖昧男友说。
  
  暧昧男友很配合,一场戏,让她演了个天衣无缝。她只解释说要加班,又不加了,所以,跑出来解压,正好遇上哥们,所以,跳了个欢天喜地。
  
  这样的理由真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