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我是丙等生

我是丙等生

时间:2020-09-03 来源:admin 点击:

  有一年秋天,我回母校成功高中演讲,场面挺热闹。演讲前校长先请我去他办公室休息,并赠我纪念品一份,是个精美的大夹子,打开来赫然出现一排排数字,竟然是我高中三年的成绩单,我定睛一看,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因为我高一的平均成绩是丙,高二、高三也差不多。
  
  我的成绩很烂,妙的是,我在学校从来都很神气。老师可以一边骂我不上课,一边对我竖起大拇指,那是因为我课外活动表现好。
  
  才进高中,我就代表学校参加全台学生美展,拿了第二名,这打破了历年纪录,因为大学和高中一起比赛,第一、第三都是师大美术系的,就我這个小萝卜头,而且学画不过几个月。美术老师说得有理:“你虽然画龄很短,但是很敢,噼里啪啦,大笔挥几下,把评审唬住了。”
  
  他的话一点都没错!我天生少根筋,也可能多根筋,很大胆!学校有个池子,水干了,别人都不敢下去,说有青苔,危险!我不怕,纵身一跃,发觉自己躺在那儿,才不到半秒耶!怎么躺着了?离后脑勺一寸,正好有块尖尖的大石头。
  
  我对诗有心得,有个重要的原因:高二上学期,有一天半夜我觉得胸闷咳嗽,咳着咳着喉咙一甜,咳出一口血,进医院急诊,已经肺结核中期。医生把我娘骂了一顿,立刻办休学回家静养,否则活不长!
  
  我没静养,反而得其所哉,画我的画、写我的诗、读我的书。好多我后来的强项,都是那年闭关练出来的,大有打通任督二脉,功力增加一甲子之感。所以我后来常说只读课本不够,因为你会的别人也会,反而课外的涉猎能让你出头。而且人生最浪漫的时候,是青少年时期。中国孩子多半的创意被埋葬在书堆里,等到年长有暇,却时不我与,失去了少年情怀。我有幸因病休学,没了功课压力,正好海阔天空地创作。
  
  高考我只填了师大美术系、文大美术系、艺专美术科、艺专美工科和某校中文系。报名表送上去,训导主任和导师都跳了起来。我心想:可真瞧得起我!你们不是知道我年年两科不及格吗?我是大丙耶!我口才虽然不烂,可我真爱的还是画画和写作啊!
  
  高考发榜那天,因为我姨父是记者,早就告诉我考上了第一志愿,但我还是去母校看门口贴出的榜单。问题是在师大美术系下面,左看右看硬没我的名字,敢情姨父搞错了?我大骇,挤到榜单前细看,才发现上面有个被原子笔捅出的洞,我的名字就躲在那洞里面。连我的导师见到我都露出诡异的笑:“考那么高的分,原来不用功是假的!”
  
  多妙啊,我这大丙的学生!每个老师同学都知道我成绩烂,但没人瞧不起我,没人否定我的潜能,所以虽然我作文总拿乙,却能编校刊;功课总吊车尾,却能代表学校四处参加活动;捣过一堆蛋,却半个小过也没有被罚过(全饶了我)。而且我回校任教那年,办公桌不在导师办公室,却在训导处主任旁边。有人说我是地下主任,主任有事总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他只是栽培我、爱护我,从起初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