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茶不远人

茶不远人

时间:2020-09-03 来源:admin 点击:

  喝茶上瘾。
  
  我喝茶一般是从早喝到晚的,那是一种嗅觉和味觉上的期待。四十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日不喝茶会感到少了什么。退休后,每天早上第一件事,便是泡上一杯家乡清隽淡远的绿茶,临窗而坐,和着一丝清香,将自己同这个忙忙碌碌的世界隔离开来,让尘封已久的心灵彻底回归。
  
  说起来,我的喝茶情结,其实是从小跟父亲学喝茶开始的。父亲在时,尤其喜欢喝浓茶,一杯水里竟有半杯茶叶,闲暇时靠在椅子上边喝边看报紙,一副极其享受的样子。年少的我也曾好奇地尝过一口,茶刚入口,一股浓浓的苦涩立刻在舌尖蔓延开来……时光河流潺潺,茶水涟漪圈圈,当年青涩的我,如今已到了花甲年纪,喜喝浓茶的父亲也于十年前的早春离我而去。但是我一直延续着父亲的喝茶习惯,也慢慢地学会像父亲一样喝浓茶了。所居小城茶室多,日复一日地喝茶,调节着我的心境,如同风和雨、草与树调节着空气。喝茶的日子,是千万个平常的日子,也最是本真庸常的生活。
  
  在我看来,喝茶往往是一个象征。一杯茶,是记忆的延伸,可以承载时光,穿越岁月。多少文人墨客,曾将茶写进作品里:乾隆的“君不可一日无茶”,苏东坡的“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日高人渴漫思茶”……就我所读过的文学作品中有关喝茶的也真不少呢。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一生爱饮茶,他到茶馆,入座不分雅俗,喝茶是从早喝到晚的,要不大概也写不出《茶馆》那样讲述平民生活辛酸故事的戏来。汪曾祺先生是什么茶都照喝不误,而且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是放至容器一半的量,倘若没有茶瘾,怕也写不来《沙家浜》。周作人曾说:“我的所谓喝茶,却是在喝清茶,在鉴赏其色与香与味,意未必在止渴,自然更不在果腹了。”“在不完全的现世享乐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间体会永久。”这,实在是一种很高的喝茶境界。
  
  喜欢品茗,有人说这是“恋杯”。其实,寻找心中的安宁,才是我所向往的。
  
  人生在世,总渴望能找一两个可畅谈的人。去茶室喝杯茶,相识的不相识的,坐下来,举起茶杯,天涯已成比邻。喝茶,可以是一种沉思、一种文化、一种审美、一种游戏、一种休闲、一种把玩。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领略体味到的。除了茶缘、修养、悟性、品位,还少不得要有闲情逸致,以散淡之心去品味壶中杯中的乐趣。
  
  同是一杯茶,文人看到的是风月,哲人看到的是人生,得意者品味的是酣畅淋漓,失意人回味的是沧桑苦涩。在短暂的品茗中,哪怕就静静地坐着发呆,也是一种享受。
  
  茶,无论黑红白,还是青绿黄,对口就是好茶。喝茶让人清醒、解乏、多味。品茗最佳细回味。一杯茶,尽品人生沉浮。在生活中,我透过品茶来回味昔日的景物:悲愤时,饮之去火,自求多谅;欢娱时,以茶待友,广交贤良。每回忆起人生中那些过往,除了倍感唏嘘,也在时常提醒自己:人就和茶一样,寿命有限,要做的事情很多,唯有珍惜。
  
  茶不远人。人生本如一杯茶,微苦而略带芳香;有的醇厚,有的清淡,有的只是一杯概念上的茶。品茗聊天,则更像人生:有交叉的,有转向的,有掉头的,甚至有逆行的……那,又是另一番景致了。人生有涯,生命的价值在于体验,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一如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