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爱比恨多一笔

爱比恨多一笔

时间:2020-09-04 来源:admin 点击:

  一
  
  他有过一段很快乐的童年时光。
  
  那时父亲是个小官,手里有一点实权,过年过节,家里车水马龙。他记得家里有个大柜子,里面满满的全是罐头。有时,母亲会打开柜子,问他想吃哪种,他指着瓶子,杨梅黄桃地叫。那些罐头真甜。很多年后,北方什么水果都不缺,他还是喜欢吃罐头。
  
  后来,他常常会听到父母吵架,开始还背着他和妹妹。渐渐地没了顾忌,天崩地裂地吵,吵到很多人来劝架。他想:自己如果是个聋子就好了。
  
  他们吵架,自然没人做饭,母亲塞给他几块钱,让他带妹妹去街口的小吃店去吃包子。
  
  他和妹妹怯生生地坐在包子铺时,会有很多人问:小梁,你妈你爸又打架了?
  
  妹妹嘴快,说:我妈哭了。他踢妹妹一脚,狠狠地瞪那人一眼。众人都说,这小梁,嘴倒挺严。
  
  从众人七嘴八舌的谈话里,他知道了父母是因为一个叫傅春芳的女人。
  
  二
  
  无论他怎样听话乖巧,哄着妹妹,做着家务,家里的战争还是升级了。父亲开始打母亲,开始是拳打脚踢,后来甚至用腰带抽。
  
  他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小脸煞白,坐在课堂里,常常会走神。
  
  一天夜里,他听到父亲说:你就这么恋着我?真的不怕我打死你?
  
  他没听清母亲的回答,那个夜晚很静很静。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死的可怕,无边无际的黑夜里,他睁着眼睛,瑟瑟发抖。
  
  后来,他做了个梦,梦里他去流浪,天真冷,雪地走也走不完。醒来时亮着一盏灯,灯下,是他的父亲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吃饭,桌上还有和他一模一样的一个孩子。他拿起一块石头砸过去……
  
  第二天,他去上课,忘了那天要考跑步。老师黑着脸让他回家去换鞋,好在家不远。
  
  他气喘吁吁打开家门时,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父亲抓着母亲的头往墙上撞,他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然后,他倒了,不过,比起他的心来,一点都不疼。
  
  他躺在了床上,母亲的脸上肿着,手上肿着,她拉着他的手:儿子,妈不坚持了,妈同意离婚……
  
  三
  
  他和妹妹都跟了母亲。父亲搬了出去,很快就和那个叫傅春芳的女人离开了小城。
  
  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在街上,会看到人指指点点。那年头,离婚是件很丢脸的事。甚至在学校,也会有人说:陆文梁,你爸跟人跑了呀!
  
  他的脸就像被人打了耳光,火辣辣的。他冲过去跟那人打,打了几次,也就算了。爸爸不是真跑了吗,有什么可辩的呢?
  
  母亲常常呆坐在家里,精神日渐恍惚,连续记错了几笔账,单位领导只好替她打了病休报告。
  
  妹妹小,母亲神智不清,家都由他撑起来。母亲病休的工资很少,所以,他很懂得节省。日落时,他去菜市场买菜,能用很少的钱买到很多菜。
  
  长大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只有他知道。那时只恨自己长得不够快。为了省几个钱,他去很远的郊外打荒草,背进家门时,母亲的间歇性精神病又发作了。他的泪往肚子里咽了又咽。终于没有哭出来。
  
  他没考大学,就是考上,老母幼妹,怎么读啊?母亲神智清醒时,找了单位领导,说能不能给他安排个工作,局领导随口说了句:子弟学校不正在招老师吗?让他试试。给他个参加考试的机会已经是很开恩了,按规定是要师范毕业生才有资格的。
  
  他居然考上了,做了子弟学校的体育老师。他想:大概天真的亮了,最苦的日子就要过完了。
  
  可是,父亲走了那么久,杳无音讯,却还是影响了他的生活。
  
  到了成家的年龄,却没人肯嫁给他。
  
  学校里有个女孩对他挺好的,还没怎么样,女孩的母亲就打上家门,骂得那个难听,说你家根不正,还想娶好人家的姑娘,做美梦吧?
  
  妹妹气不过,想出去吵。他拉住妹妹,说:算了。
  
  那么长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退让。
  
  再在学校遇到女孩时,他就绕着走。女孩开始还很坚持,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可是,他的心里,越发地恨父亲。那恨像生了根发了芽。
  
  四
  
  后来亲戚给他介绍了现在的妻。她脾气不好,矫情,可是她愿意嫁给他,他也就没挑。
  
  日子过得磕磕绊绊,妻子气不顺就拿父亲说事儿。但她能容下母亲,就算母亲犯了病,祸害了东西,她也不吭声。他觉得,这就够了。才三十几岁的他想,把女儿养大了,把母亲养老送终,这辈子也就过完了。
  
  日子刚过安稳,父亲回来了。二十三年后的某一天,父亲说:他要回家。他说:那女人花光了他所有的钱,跟别人走了。他说:好歹你是我儿子,有血缘关系。妻子说:“养儿子时不见你的影子,快要养老时你就跑出来当爹了。”阴着脸进了卧室。
  
  他的眼神凌厉地跟着妻子的背影飞进了卧室,他从没这样恶狠狠地看过人。
  
  母亲过来拉住他的手说:我想让他回来。他知道错了……
  
  看到母亲花白的头发,他不吭声,抽了一地的烟头。末了问母亲:你真的不恨他了吗?这话,既是问母亲,也是问他自己。
  
  五
  
  他去了父亲住的小屋,已是深秋了,屋子里冰冷冰冷的,一张小床,一个小电炉,几包方便面。
  
  父亲见了他,紧张得像个孩子,急忙扫了一下床,说:坐。
  
  他坐在床上,和父亲并排。他居然比父亲高了一截。两个人对着抽烟,很快屋子里就烟雾缭绕了。
  
  后来,他站起来,走到门口,父亲跟在他后面。他对父亲说:这个星期天,我来接你。
  
  回来后,他在离家很近的地方给父亲租了房,跑前跑后地装修着,墙壁是他亲自刷的,屋里的桌椅碗筷都是他亲自买的,做这些事时,他好像不恨他父亲了,居然有些欣欣然。妹妹来了,说:哥,你想好了?
  
  他点头。妹说:我不愿意看他。我掏钱吧。
  
  母亲跟着父亲过,居然很久都没犯过病。他常去,坐在小院里,也不说话。
  
  他看到父亲给母亲梳头,很轻很轻,掉的头发,他都一根根拣起来,放进一个小盒子里。父亲说:老伴啊,叶子都掉光了,我们这棵老树就该走啦!母亲微微地笑。
  
  他起身,出门时,屋外夕阳正红。他的心第一次变得宽了,亮堂了。他想起不知从哪本书或是哪个电视剧里看到的一句话:一只脚踩扁了紫罗兰,它却把香留在了那脚跟上,这就是宽恕。
  
  他又父母双全了。那天,他教邻居的孩子写:爱、恨,他猛然发现,爱比恨只多一笔。就这么一笔,写出的却是人间的冰火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