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晚上是陪老婆的时间

晚上是陪老婆的时间

时间:2020-09-04 来源:admin 点击:

  年,华明向白庭求婚时,只说了一句话:“我想每个晚上都守着你。”华明手里没有鲜花,膝盖没有触地,只是略显木讷地说了这样一句话。白庭的眼泪却如决堤一般流出,长久以来的恐惧、不安、阴影,就在华明这样的话里消散了。白庭的一颗日日悬着的心,终于有了稳妥的安置。当夜晚来临,她可以安心地熄了灯,在华明的身旁做一个宁静的梦。
  
  一
  
  华明和白庭是中学的同学。白庭读高三那年,学校扩建,围墙也推倒了,女生宿舍临时搬到平房里。
  
  一个夏天的夜晚,很快就是入睡时间了,一个女生要锁门时才发现铁锁不见了。她们的门是在里面锁的那种。一个女生说,下午的时候还在门上挂着呢,怎么就没有了?
  
  眼看着就要打铃就寝了,几个女生只好找来一截木棍把门别上了。当时,白庭睡上铺,正好对着门。白庭的内心有些不安。很快,大家都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白庭翻了一个身,忽然听到有拨动锁扣的声音。白庭赶紧摇醒邻近的女孩,这时木棍移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白庭大喊一声:“有人!”
  
  宿舍里的人都醒了,一个女生说:“赶紧开灯!”
  
  果然,一只手正伸进来,拨动着木栓。很多女生吓得哭了起来。一个沉着的女生喊:“大家不要哭,赶紧穿衣服。”
  
  而门外凶悍的声音也传进来:“不许哭!谁哭,我就捅了谁,也不许喊!”
  
  白庭当时定定看着那只手,几乎失去了动弹的力气。
  
  就在门快要被拨开的时候,不知是谁急中生智,用平时劳动用的铁锨使劲撞隔壁的墙,隔壁住着男生。她们一边撞墙一边大喊,在她们越来越大的喊声中,那只手才缩了回去,然后是几个人逃跑的脚步声。
  
  第二天,白庭她们虽然买回了一把锁,但是晚上宿舍里的气氛却格外紧张,大家都不敢脱衣服。白庭忽然说:“让隔壁的男生过来陪我们吧。”一向矜持的女孩在那时候竟然都同意了。然后,白庭过去叫人,华明和另一个男生就过来了。华明是体育委员,身材高大。
  
  从那天晚上开始,华明和那个男生总是在熄灯时悄悄过来,和衣睡下。白庭的下铺一直空着,华明就睡在了那里。每天,华明来了,白庭才敢睡觉。因为怕老师看见,他们总是起得很早,匆匆赶回男生宿舍。就这样,他们在女生宿舍住了半个学期,直到白庭她们搬入宿舍楼。
  
  此后,虽然白庭在大学里住的是公寓,但是那只拨动门闩的手却始终在夜晚来临时浮现在她眼前。每天,白庭必会亲自锁门,然后检查了再检查。逢到宿舍只有白庭一个人时,她就到对门宿舍呆着。每一个夜晚,白庭都无法摆脱那只手。也就是从那天起,白庭再也不敢一个人睡觉。
  
  白庭总想有一个人,能在天黑以后一直陪着自己。所以,大学毕业的第二年,当华明说出那句话时,白庭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全部,而她也愿意为那句话交付自己的全部。不久,他们结婚了。华明在一所学校当体育老师,除此,每晚陪白庭成了他最重要的事。从结婚的那天起,白庭每晚都是抱着华明的胳膊入睡的。
  
  二
  
  五年的时间,那只胳膊对白庭来说,渐渐变成了和枕头、被子一样的用途,就是在白庭该睡觉的时候出现。除此,那只胳膊对白庭来说,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了。
  
  几年里,华明仅仅安于做一个老师,有几次,华明对白庭说到学校的领导岗位竞聘时,白庭都鼓励他尝试一下,但华明都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白庭身边同事、朋友的老公,升职的升职,发财的发财,只有他们俩还过着和结婚时一样的日子:房子没有变大,车子也不在计划里。有时候和一些朋友聚会回来,白庭带着浅浅的醉意,会责备华明一两句,说他太安于现状了。华明却把胳膊伸给白庭说:“睡吧。”
  
  逢到节假日,华明也偶然和同学聚会,但总是在白庭快入睡的时间赶回来。有几次,两人同时都有应酬,华明就会打电话给白庭,问她几点回来,然后赶在白庭前面回来。
  
  白庭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对华明发火的。快要睡觉的时候,白庭忽然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他是白庭在大学里暗恋的男生,但人家一直有女朋友。那天,那个男同学在电话里对白庭说:“我那时候其实喜欢你,但是你怎么就一点感觉没有?”
  
  五年的生活里,除了华明,第一次有异性在夜晚说了让白庭心跳的话。白庭想好好和他叙叙旧,但是,华明却在旁边。
  
  白庭忽然有些恼怒了,把听筒捂住,对华明说:“你怎么天天晚上窝在家里?你就没个朋友哥们什么的吗?一个男人要是在社会上连个朋友都没有,也太可怜了吧!”
  
  华明看了白庭一眼,脸上有了气愤的表情,张了张嘴,但最终没说什么,转身去了厨房。
  
  就是从那个电话开始,白庭有些厌烦华明了。白庭的那个大学同学,已经是一家外资企业的副总了,而丈夫每天就知道窝在家里,从来没见华明被谁请吃请喝过,一个体育老师恐怕要当到老了吧……这样想着,白庭觉得自己很失败,一连几天,她也不想理华明,只是习惯性地在入睡时拉过华明的胳膊。
  
  那天晚上,白庭就是在拉过他的胳膊之后背过身,忽然强烈地想念暗恋的那个男生。要是自己嫁的是他,现在该住在复式的小楼了;白庭每天早晨会在宽大舒适的床上醒来,然后看见阳光飞舞在气派的落地玻璃窗上;他会开车带白庭去购物,喝咖啡,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还会带白庭去郊外……
  
  这样想着,白庭抱着华明的胳膊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在憧憬中醒来,白庭转头看见华明的脸,她涌起深深的厌倦。
  
  三
  
  那个晚上,白庭是被一声大喊惊醒的。熟睡中,白庭听到有人在喊:“抓贼啊,有贼!”白庭定了定神,赶紧把华明推醒。是隔壁邻居的喊声,他们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儿子在外地。
  
  华明开了灯,打开窗户,看见两个人影正在翻越家属院的大铁门。白庭也赶紧穿衣起床,打开门看到穿着睡衣的老两口正在门口惊魂未定地站着。
  
  华明追到楼下,但是贼早已跑了,他只在单元门口找到了空空的钱包和手提包。
  
  原来,老太太在睡梦中忽然听到门锁的响声,一下一下清晰起来,吓得不敢出声,悄悄摇醒了老伴。老伴让她呆在卧室,自己小心走到了客厅后赫然发现,客厅的门锁是打开的。他顺手拉开门,看见两个人站在门口准备卸下楼道里的灯,而他们的手里拎着妻子的包,老人大喊一声:“贼。”两个贼就迅速下楼跑了。老人返回家里一看,原来贼是从阳台上进来的,找到钱物之后,又打开客厅的门逃走了。
  
  回忆完惊悚一刻后,老太太拉着他的手不停地说:“快吓死我了,幸亏你在。以后,你晚上哪里也不要去,要不然我晚上不敢睡了。”
  
  华明替他们报了案,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白庭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华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轻说:“不要怕,我会一辈子都陪着你的,每个晚上都陪。”白庭的眼泪就在那一瞬间汹涌而出。
  
  她忽然明白了,华明为什么安心于做一个平淡的体育老师,不去竞聘领导。华明曾经早告诉过白庭:“领导总在晚上开会,还有很多应酬”。
  
  白庭也知道了,华明为什么拒绝了一家健身俱乐部的高薪聘请。华明对她说过:“晚上工作多不人道啊,晚上是陪老婆的时间。”
  
  白庭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华明总是窝在家里,没有应酬。华明曾经说过:“我无数次推掉了单位的聚会,人家自然再也不约我了。”
  
  这些,白庭该一直都明白的却为什么忽略了?刚开始结婚那一两年,白庭是明白的,可后来当这些成为习惯的时候,她已经忽略了。有一个人,是怎样抛却一切而陪伴着她的每一个夜晚?她从习惯到麻木,到理所当然,到视而不见。如果不是隔壁发生的事,白庭会忽略到何时?
  
  白庭无比歉疚地亲吻华明的脸庞、耳朵,然后轻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结婚都五年多了。”
  
  华明捏捏白庭的脸颊说:“是五年零一百七十六天。”
  
  当白庭和华明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她拉过华明的胳膊轻轻抱着,感觉到了那胳膊传递过来的温度,让自己感到安全、温暖、舒服。原本白庭是夜夜在这样的温度里入眠的。深深自责的那一刻,白庭顿悟到,最深厚的爱其实就是陪伴,是日复一日不离不弃的陪伴。
  
  五年零一百七十六天,白庭在心里算着,那是两千零一夜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