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不与赤阳相遇

不与赤阳相遇

时间:2020-09-10 来源:admin 点击:

  有一种原生于南非的植物,寻找在炎热的沙漠亦能开花的方式,年复一年,物竞天择,终于演化出生存之道。当赤阳下山、黑夜降临时,她趁凉悄悄绽放。生命结束于隔日第一道阳光出现前。一生短暂,不与艳阳相遇,只搏一夜灿烂。
  
  她就是昙花。
  
  久闻昙花一现的倾城之美,数月前,我的院子来了一盆昙花。初来,她像无刺仙人掌,其貌不扬。事实亦是,昙花是仙人掌科,不开花时平凡,开花时是从叶缘蹦出、垂下一枝带花苞的梗。进入夏季时,山上有昙花的人家纷纷报喜:“开花了!”像古代文人般纷纷邀约赏花。昙花是奇花,等得到昙花开的主人必须具备“二心”——细心与耐心,否则,养得出昙花未必看得到。今夏,一位朋友家里孕出十几朵含苞昙花,得意不已。一晚,回家倒头就睡,第二天起床尖叫,错过这群昙花同时怒放的精彩。结束了,啥都没看到,这就像错失一支股王的起涨价。或者,一位北京人错失北京奥运的开幕。
  
  眼看着别人家的昙花一朵接一朵开,我的“新朋友”终于也投入“生产报国”行列。虽然只有一朵,但太精彩,几小时内目睹生命的初始、怒放与殒落。明明心情还在兴奋迎接诞生,死神却已守候门外。
  
  一千多年前,中国隋朝就有昙花的记载。然而,多数人论昙花都从其短暂一现的角度,很少探究其所以然。当了解到她为何只搏一夜灿烂,再看此花,佩服油然而生。佩服她在逆境中夹缝生存的聪慧;佩服她在该退场时,毫不恋栈;佩服她转一个弯,伺机再起。她的出场方式很特别,虽然她每次现身都无法撑过白天,但一朵花谢后,会择另一个黑夜再开一朵、再登场,化整为零式的盘踞夏天黑夜。
  
  职场、政坛上多少人有昙花的聪慧。该下台时,自己鞠躬,赢得赞叹。走不通的路,懂得如何转弯,先退场再登场。试想千年前在南部非洲沙漠里硬要在白天开花的那些昙花们,哪一朵成功了?一朵花要与赤阳强争胜负,下场无须赘述,烈士罢了。柔软的昙花找到“不与赤阳相遇”的共存智慧,现在不但活了千年,还走出南非丛林区,子子孙孙散布于世界各角落。一朵昙花看智慧,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