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爱人啊,你的猜忌何时停止

爱人啊,你的猜忌何时停止

时间:2020-09-12 来源:admin 点击:

  我是个北方女孩,在杭州读的大学,大学毕业后,留在杭州市郊一所中学里任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自己的外阴有些米粒状的突起物,于是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令我大吃一惊:医生说我患的是一种叫尖锐湿疣的性病。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此前从没有过性乱史,怎么会得上性病!我不服气地向医生质疑,医生细问我的卫生习惯,当得知因为学校没有浴室,我经常去公共浴室洗浴,疲累的时候还会去浴池泡个豪华浴时,医生惋惜地说,尖锐湿疣可能就是这样被感染上的。
  
  当时我情绪非常低落,甚至想过轻生,所幸那位年长的女医生很同情我,不但在治疗的过程中尽心尽力,治疗结束后,还经常给我打电话,指导我怎么防止复发,就这样,我终于渐渐地好转,直至被医生宣布为临床治愈。也就在这时,一个叫骏的杭州男孩走进了我的生活,他的脉脉柔情温暖了我受过伤害的心灵,我们由朋友渐渐发展成恋人,并于2003年秋天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
  
  婚后,我们贷款买了房子,过起了甜蜜的两人世界,也许是因为我比骏小4岁的缘故,骏对我这个北方媳妇儿特别的疼爱。我吃不惯当地软糯的米饭,喜欢吃粗粮面食,吃惯精细米饭的骏就跟着我一起改吃对他来说难以下咽的杂粮,还不嫌麻烦地学着用酒瓶擀面条给我吃;我工作忙,他不顾男子汉的形象,一下班就抢着把我换下的脏衣服一件件洗好晒好;我上班的地方离家比较远,他就拿出我们仅有的一点积蓄买了辆轻骑给我上下班用。那时,我对温柔体贴的骏充满感激和依恋,无数个夜晚,我总是跟骏相拥着躺在床上,无限甜蜜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直到夜深了才偎在他怀里安然睡去。
  
  就是在这种亲密无间的状态下,我跟骏说起了当初得病治病的经过,因为始终觉得自己是无辜受害,说起自己的病,我还带着有些委屈的口吻。谁知,骏听完了我的讲述,非但没有同情安慰我,反而脸色骤变,他先是猛地推开我,一动不动地躺一会儿,然后起身卷了毛毯径直去睡沙发。。面对骏的转变,我猝不及防,泪水一下涌上了眼眶。
  
  当晚我一夜无眠,为了消除骏的疑虑,次日一早,我就向他提出,让他打电话给我治病的那个医生,询问我的当时的病情,以及这个病是不是可能通过间接传染而得上。可是骏漠然无情地拒绝了我的提议,还不耐烦地说:“得了吧,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听了他这样的回答,我只能是默然流泪。
  
  从此,我再也看不到从前那个深情体贴的丈夫了。骏先是不允许我再跟他同睡一床,他特意买了张单人床放在客房里给我睡,接着又雇了个钟点工,不让我再插手此前一直做的洗洗涮涮的家务活。很快,我又发现,家里不知何时添了大瓶装的消毒液,他开始频繁地用消毒液擦洗我碰过的一切东西,而且一有太阳就赶紧命令把我床上的卧具拿出去曝晒。面对已经变得无比陌生的丈夫,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直到有一天,骏跟我提出以后大家实行分餐制,我忍无可忍,哭着对骏说,“这病不要说治好了,就是没治好,一起吃饭也没事的!”可我的一切抗争都属徒劳,骏根本不为所动,从此,我就有了自己专用的餐具,跟骏的餐具严格分开。
  
  在这种极度压抑和冷漠的家庭氛围中,我无数次想到过不如跟骏分手,一了百了。可是我却始终不能下这样的决心,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骏倒没有怀疑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可是他早早就跟我谈话,要我到时候选择剖腹产。我读过一些文章,知道剖腹产对孩子不是很好,可是,我还是能理解骏紧张孩子的心情。于是,分娩时,我按他的意思接受了剖腹产,以一道丑陋的伤痕作代价,生下了健康活泼的儿子欢欢。应该承认,当时我的心里还存着一丝幻想,希望欢欢的降生会令骏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令我失望的是,孩子生下来以后,骏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甚至不想让我对欢欢进行母乳喂养。望着吃米糊吃得面黄肌瘦的孩子,我心疼地多次据理力争,甚至不惜以绝食抗议,骏才不得不让步了。可是除了喂奶之外,他几乎不肯让我多碰孩子一下,只要我一抱起欢欢,他总是脸色大变,总会想方设法从我手里把孩子夺过去。产后的我甚至为此患上抑郁症,常常一个人以被蒙头痛哭不止。
  
  等我的身体和精神恢复一点,骏就绷着脸找我谈,说现在我们孩子也有了,还是取消分居,否则对孩子身心不利。不过以后我们要尽量少过性生活,而且他必须戴上避孕套,我在做爱前要严格用肤阴洁之类清洗下身,这样相对比较安全。我愣了一下,跟他说,我是得过那种病,可是从医学上讲,三个月没复发应该就算是好了,而我已经两年多没事。我的话没讲完,骏就打断了我,叫我不要太自私,要多为他着想。我静下心来想想,也许骏并没有错,过性生活前用肤阴洁,性生活中戴避孕套,这样子虽然别扭一点,毕竟也算是一种科学的生活方式。虽然说并不奢望回到从前的亲密无间,毕竟有了孩子以后,我还是很急切地想跟骏保持一种平和友好的关系,于是我答应了骏,每次做爱都严格按他的要求去做。其实在做这一切时,我的心很冷很痛,因为深切地感觉到来自爱人的歧视。可是,想到骏从前对我的好,我总在心底默默希望,骏最终能被我的态度打动,重新接纳我包容我。
  
  休完产假去上班,学校安排我跟一个刚大学毕业的男老师搭班教学。因为我是班主任,又是工作了几年的“老教师”,这个年轻的男教师经常打电话给我,商量班上的一些事情或是请教管理学生的经验,我就很热心地把自己所知所会的教授给他。想不到骏对此的反应很强烈,我接电话时,他总在一边摔摔打打的,还时不时说上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对此,我虽然有些不快,可也没过多地往心里去,为了让他放下顾虑,事后我总会主动向他汇报通话内容,可这样的做法在骏那里也并没有多少效果。
  
  端午节的时候,学校发了一些福利,我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东西,那位男老师主动提出帮我把东西拿回去。到了家,为表示谢意,我热心地请那位老师到房里坐,倒了水给他喝。我们正在聊天,骏下班回来了,我忙主动把那位男老师介绍给骏认识,想不到骏始终绷着脸,说不上几句话,就异常冷淡地对人家下了逐客令。那位男老师见他情绪不对,迷惑又尴尬地告辞了。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骏的态度令我很下不来台,送走了那位男老师,我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骏冷冷地说我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还说我从前做过什么谁也不知道,不过嫁给了他就得规规矩矩做人。这几句话轰得我浑身发冷,我不由颤声问他,他认为我从前做过什么?骏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连连冷笑。我心里隐忍的委屈一下爆发出来,我流着眼泪,向骏大喊:“告诉你很多次,很多像我这样得了性病的人,其实并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清白无辜的,请你不要一再伤害我的自尊和人格!”骏也许是被我说急了,白着脸迸出一句,“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你的话,我就不信,天下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洗几次澡就能洗出性病来!”听了这样断然无情的话,我眼前一阵阵昏黑,不顾惊醒的欢欢还在放声大哭,转头冲出了家门。
  
  那一晚,当我流着泪在深夜的街头一遍遍徘徊之时,我深深觉得,没有什么能比朝夕相处的亲人的冷遇和猜忌更令人伤痛绝望,那一刻,我再次真真切切地想到了一死了之。然而直到最后,我还是放不下尘世的种种牵挂,终于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可是心中那深深的创痛再也难以平复了。于是,我自己在外租了房,每天默默地工作,麻木地生存,骏来找过我几次,要我跟他回家,可是,我再也无力面对他冰冷的怀疑和歧视。我心如死灰地跟骏说,我们还离婚吧,让我们都获得内心的安宁。对此,骏只是痛苦地摇头,我知道,从内心来说,他舍不得和我决裂。而我,纵使能舍得下跟他的这份感情,又何忍让幼小的孩子失去一个完整的家庭。
  
  如今对于未来,我的心中充满了迷茫,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骏抛开疑忌,还给我和孩子一个温暖安宁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