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手机里的爱情

手机里的爱情

时间:2020-09-12 来源:admin 点击:

  指间的缘份
  
  我是一个球迷,每一期的《体坛周刊》都买的。
  
  有一天,在看完了所有的正版文章之后,我突然在广告栏里看到一则消息,说只要用手机把自己的生日号码输入进去,就可以找到同月同日生的朋友。
  
  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我抱着好玩的心态,输入了自己的生日号码。结果一个月过去了,什么状况都没有发生。我想那可能是骗信息费的,时间长了,我几乎淡忘了这件事。
  
  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一个莫名的短信,说,同月同日生的朋友,咱们聊聊好吗?
  
  我说,荣幸之至。就同他聊了起来。
  
  我是北方人,从小生长在美丽的微山湖边。虽然,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我在昆明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可还有着很深的北方情节。听说他也是北方人,令我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向他打听北方的气候啊什么的。我们刚开始只是小心翼翼地交谈,后来他看我很坦率,也就不那么拘谨了。我们的话题渐渐多了起来,从足球到流行音乐、到时事政治、到喜欢看的书和电影,聊得非常投机。
  
  那些日子,当时好像除了发短信什么都不想了,居然有种恋爱的感觉。
  
  他和我一样,也喜欢齐秦,包括齐秦生命里的那个重要的女人。尽管王祖贤已经从齐秦身边淡出,我们仍然认定,她是齐秦歌声里永远的女子。
  
  他与我的思想是那样接近,甚至于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还要了解自己,仿佛那片我魂牵梦绕的故土上,他就是离我最近的灵魂。
  
  千里传音
  
  第一次通电话,是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
  
  我躺在被窝里,与他进行短信交谈,聊着聊着突然有了一种想通话的冲动。拨通了他的号码,只响了一声我就挂了。他发信息过来问我为什么挂了?我说,怕影响到宿舍里其他的同学休息。然后他问,你的声音好听吗?我说,本来还行,是浑厚的男中音,可是因为这几天感冒了鼻音重,变成了公鸭嗓。
  
  一会,手机屏幕上他的号码在跳跃,按下接听键,我听到一个很清脆的女声说,我想听听云南的鸭子是怎么讲话的。原来,和我通短信的朋友是一个女孩子,我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高兴和激动。
  
  聊了几句,她说,其实你的公鸭嗓也不难听啊!我哈哈大笑起来,手机里也传出她的浅笑。我们就是这么熟络起来了,不止发短信,还常常通电话。
  
  她温柔的话语,让我感受到北方女人特有的体贴,心里的遗憾却在丝丝增长。因为她告诉我,她不仅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儿子。她的丈夫是警察,常常不在家里,两人关系不太好,她选择出去读专升本,是希望以距离来缓解和丈夫的冲突。
  
  不见面,也许他才会记起我的好,说这话的时候,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是她的家人,就一定不会让她背井离乡,我知道,即使是读书,也是非常清苦的。
  
  一切会好起来的。我能给她的,却只有这一句安慰。
  
  半年里,我们给电信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久了,我想见她,曾经想过去她学习的地方看看她,但因为工作的关系脱不开身,等到闲下来时,她又放寒假回家了。她在家里的那些日子,我没有发短信息,更没有打电话,我担心她老公看到,会引起误会。
  
  一天深夜,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低低哭泣。断断续续哭了好久,我才弄明白事情的大概,她那个做警察的丈夫一面在抓嫖、自己一面热衷于嫖妓。她的哭声细若游丝,而我听来却如针刺。我慌了,恨不得立刻飞到她的身边,把她搂在怀里,抚慰她。
  
  对于她的感情,已不仅仅是怜惜。
  
  我知道,我是爱上她了。
  
  雪心,你来我这里玩几天吧,散散心。我说。
  
  155个小时的相聚
  
  雪心是她的名字,一个相貌温婉的女子,我到火车站接她之前,她在网上给我看过照片。
  
  她没有见过我,我故意说没有相片,故意不说自己的特征,要她去猜。在火车站,当她四处张望着找我的时候,我满脸微笑地把手抱在胸前,站在旁边一米处看着她。
  
  苹果脸、短发、大眼睛,眉目中有一股淡淡的忧伤,比照片上看到过的更美。
  
  她张望我,我喜欢这种感觉。
  
  说也巧了,那天我们都是穿的紫红色的T恤和牛仔裤,像事先约定好的。她说我长得和她想像的不一样,她以为,我应该是稍微秀气些吧,像我这样粗眉大眼的男子,不应该有这么细密的心思。
  
  在回去的车上,雪心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心事。我伸手过去,她的手退缩了一下,被我紧紧地抓住了,再也不肯松开。傍晚的夕阳斜斜地从车窗照进来,她那长长的睫毛闪着麦色的光芒,如一个美丽的洋娃娃。
  
  她到云南的前两天,我因为当时实在太忙,没办法陪她,而她就在我旁边静静地坐着,从不多话。第三天我请客户吃饭,她也去了。客户说,你的女朋友真漂亮啊!她羞红了脸,像个纯情的小女孩。第四天,我们去了市内的公园大观楼。第五天,我又忙了整整一个上午,中午我们一起吃的快餐,晚上我带她去吃当地的烧烤,她喜欢极了。第六天,我们去石林,在风景区的大道上,我们租了一辆马车。后来,我对赶车的老表说让我来赶马车,她坐到了后面,我意气风发地赶着马车,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她暂时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我听着她银铃一般的笑声,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
  
  在石林,接到她同学发来的短信,说要马上交论文了,让她赶快返校。第七天晚上八点多,我拎了一大包特产送她去车站。
  
  我把她送上8号车厢,帮她安顿好行李,她又下车来陪着我。我们旁若无人、热烈地吻着,什么都不说。直到车站预备铃响起,她才依依不舍地上了车。
  
  站在车窗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脸。她开始还假装坚强笑着看我,后来就把头低下去了,然后她用手机发来短信说,你走吧,我不想你看见我流泪!可是,我就这么站着,在我心里,相聚的每一刻,似乎都已经精确到秒。
  
  我只想,多看她一眼。
  
  她最后也控制不住了,眼泪扑扑得往下落。
  
  轰隆隆的车声里,火车渐渐走远了,我的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庞滑落。
  
  不思量,自难忘
  
  我想念,临行时,香软绵长的吻。
  
  我们没有合影,我自己用电脑合成了一张,天天看着。看着那张模拟合影,我会幸福地想起那七天里发生的一切,我们的将来会怎么样呢?走到一起,只要她离婚就行了。我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广告、文印店面,经济条件不算太好,但我努力地工作,希望赚多一点钱来迎娶她。
  
  雪心终于毕业了。
  
  她先回了河北的家。每天,我们既用短信息联系,也打电话,雪心已经不在乎她老公看到不看到了。发现老公嫖娼时,她的老公曾经对她说:你要是觉得委屈,也可以出去找啊!
  
  于是,她对老公说,我听你的话,出去找了一个。
  
  那个首先背叛了她的男人,高举在空中的手无力地垂落下来。他查到我的电话号码,对我说,不要破坏他的家庭,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一份完整的爱。我一句话也没说就把电话挂断了,我怕一言不合,他把不满发泄在雪心身上。
  
  我对雪心说,你来云南吧,我去河北也行,只要能在一起,在哪里我都愿意。
  
  她第二次到云南,是带着孩子一起来的。她是来和我商量离婚的事,也想让我和她儿子见个面,看我们是否能够和平相处。那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却顽劣不堪,完全不像我从雪心嘴里听到的那般乖巧,也许,他从一开始就对我充满了敌意。孩子虽小,可也不是几块糖果就可以收买的,男孩儿整天粘着雪心,我甚至连雪心的手都不敢碰一下,更别提说一句亲密的话。
  
  短短的几天,就这么别别扭扭地过去了。
  
  她的老公,拥有的时候不懂得去珍惜,到了劳燕分飞的时刻,却满口仁义道德,一直在做着挽回的工作。听雪心说,他每天回家,去幼儿园接孩子,然后做晚饭。
  
  我能做的只有等待。
  
  早就过了我们约定的期限,她没有回到我的身边。
  
  五月二十日,雪心发来短信说,她对老公的心早就死了,但亲情还在,对孩子的爱和责任却无法停止,让我忘记她。
  
  犹记她在站台张望我的样子,不思量,自难忘。在她的身上我用情太专,在她的身后我目光流连。
  
  我尊重雪心的选择,但很多个夜晚,我在手机屏幕上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