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离不掉又过不好的婚姻

离不掉又过不好的婚姻

时间:2020-09-14 来源:admin 点击:

  在妻子的眼中,丈夫是一个只会工作、没有生活趣味的人。在争吵不断的婚姻中,因为察觉妻子有自杀的想法,丈夫不敢提离婚,可这样煎熬的日子要怎么继续?
  
  丈夫自述:我是抱着定时炸弹过日子
  
  口述人:胡广生
  
  从情人节之后,“离婚”这两个字就成了家里的禁忌。
  
  那晚,我们在家烧菜,秀梅发现酱没了,开始发脾气。我觉得她是故意找茬,嫌我没有给她买情人节礼物。我想哄她开心,提议说:“过几天我请年假,咱们去旅游怎么样?”
  
  结果,秀梅冷冰冰地说:“锅里的饭还没熟呢,你想那么远干什么?”她就是这样,总是冷言冷语没好气。看我不说话,她又追问:“你觉得咱俩这样过日子有意思吗?
  
  “没意思就别过了!离婚吧!”我很自然地接了一句。她这次居然没有发脾气,一声不吭地回了房间,一晚上没出来。
  
  我觉得不对劲儿,夜里偷偷翻看她的手机,发现她竟然在搜索自杀的方式!吓得我差点儿把手机扔到地上。
  
  她的情绪这么不稳定,我不敢再刺激她:她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儿,我就赶紧把儿子揽到自己身边,怕孩子激怒她;她看电视剧,我就坐在旁边刷手机,省得躲回屋里,她又觉得我不陪她……可是,她还是很难讨好。
  
  恋爱时,她意外怀孕,流产时又子宫大出血,却对我一句怨言也没有,当时我下定决心,今生永远不会离开她。可是,相爱容易相处难。婚后我想出去创业,她一点儿都不支持我。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工作机器,钱到她的手里就别想拿出来了!她全家人都是如此,家里有活儿都指使我干。加上火爆的脾气和阴阳怪气的态度,我只能靠沉默来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这段婚姻,真的只剩下责任了。天天抱着定时炸弹过日子,我怕哪一天,先崩溃的是自己。
  
  妻子自述:他的心不在婚姻里
  
  口述人:秀梅
  
  从小,我妈就教育我,要找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这一点,胡广生勉强合格,可是,除了责任感呢?
  
  他不幽默,说话永远直来直去,我哪句是撒娇哪句是真生气他永远分不清;他没耐心,说是陪我逛街,一层商场都没逛完就吵着要走,还说是孩子想睡觉!他眼里没活儿,烹饪没天分、收拾屋子没条理,差不多是指使一下才动一下,还总埋怨我们指使他……就这样,他还觉得已经尽力了,处处把自己标榜成一个“五好丈夫”。
  
  的确,我脾气有些急,总是压不住火。可就算吵架也是一种交流吧?我一吵,他就什么都不说。他越不说话,我就越着急。有时候,看到他沉默,我会有一种呼吸加快的感觉,仿佛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这种恐慌,让我感觉特别不安全。
  
  其实刚结婚的时候,我就缺少安全感。我特别担心子宫出血影响生育,有两三年都在折腾要孩子的事儿,每次来月经都特别沮丧。他却像没事儿人一样,一点儿都体会不到我的着急。后来终于有了孩子,他又老想干别的,家里就二三十万元的存款,哪儿具备创业的基础?
  
  有时候下班路上,我就会想:“他今天还回来吗?万一他跑了怎么办?”如果他回家什么都不说,我对他的生活是一点儿都不了解的。婚姻就是这样,沉默的一方总是拥有主动权!
  
  情人节那次吵架,他居然说要离婚,我当时痛苦得真想一了百了!可是想到孩子,又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只是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要怎么过。
  
  分析:用责任来防御亲密关系
  
  大部分婚姻矛盾的起源,都来自一些绝对化的假定。比如,秀梅觉得丈夫不和自己说话,一定是因为他要抛弃她,所以沉默才能诱发她极度的焦虑,以至于不得不提高声音,甚至用吵架的方式打破沉默。胡广生觉得,自己一旦和妻子离婚,秀梅必然会寻死,于是,婚姻里发生的所有不愉快都因为不能离婚这个前提而被放大了。
  
  其实,面对离婚的抉择,胡广生内心就没有冲突吗?明显不是,他最明显的性格特质是“负责任”,那么,面对婚姻的死亡,尤其是在自己主动提出的情况下,他的内心不可能没有挣扎。但是,他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挣扎,把纠结和恐惧全都算在秀梅身上。实际上,秀梅抵抗离婚的力量,有一份是来自胡广生的。
  
  秀梅想要孩子的时候,胡广生只顾着工作;秀梅生了孩子、想要和他稳定生活时,胡广生却想创业。其实,这是一种防御,是防御爱与被爱,也是在逃避亲密关系。责任和爱在胡广生那里是此消彼长的,他觉得自己对婚姻有义务,所以总有一种被逼着做事的感觉,倦怠感也是让他想逃离的原因。相比之下,秀梅想要的就非常简单。她是一个感情至上的人,所以能感觉到丈夫的游离。
  
  策略:学会有质感的夫妻互动
  
  这对夫妻需要有一些真正的接触和有质感的互动,即真实地让伴侣感觉“我在”的互动。
  
  在咨询的前期,我让他们看清两个事实:一、胡广生也是恐惧离婚的。我问他:“你觉得,离婚对秀梅来说是关乎生死的问题,那对于你呢,婚姻是否无关紧要?”胡广生的答案让秀梅很意外:“我曾经想过,离婚后要去做什么,也想到很多种可能。不过奇怪的是,我一下子失去了赚钱的动力,也许会辞职去流浪吧……”
  
  在秀梅的眼中,丈夫是一个只会工作、没有生活趣味的人。但是,当这样一个男人失去婚姻的时候,他却连工作的动力都一同失去了。无疑,婚姻对于他是非常重要的。
  
  二、他们确实对经营婚姻做出了很多努力,只是,他们解读对方的角度存在差异,让这些努力都付诸东流。比如,秀梅说胡广生在应付她、不用心,但是,他每次饭后都会切一盘水果,每次孩子哭闹时都主动去照顾,这些事情坚持做下来也不容易。同样,秀梅虽然脾气急,但做出的饭菜很好吃,把家里收拾得干净利落。所以,他们都不是不肯付出的人,只是经常各忙各的,觉得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在幫对方的忙,慢慢地形成一种僵化的互动。一旦生活被套路化,就缺少新鲜感,秀梅从中感觉不到丈夫的爱,然后缺少安全感,继而开始暴躁。
  
  那么,怎么打破这种僵化的互动呢?我建议夫妻俩挑一两样自己不太愿意做的事情和对方交换。秀梅第一个把晾衣服的活儿抛出去了,胡广生觉得给车年检和保养的活儿耽误时间,正好交给空闲时间比较多的秀梅来做。这样的互动,除了可以打破一成不变的生活,让他们有一些新鲜感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做这些自己不熟悉的事情时,会询问对方,夫妻交流就多了。
  
  除了打破僵局,胡广生需要整合自己的内心世界。在咨询中,他回顾了自己的成长经历,承认自己有时候比较“偏激”。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拼搏来的,所以难免会固执己见。专注而有韧性是一种很好的品质,但确实不够灵活。
  
  我邀请秀梅谈谈她对理想伴侣的期待,于是,胡广生明白了一个好的丈夫,不仅仅是能赚钱,偶尔帮忙做家务,还要懂得幽默、调节气氛、能玩儿得开,甚至会撒娇耍赖……显然,他达不到这些要求,对待生活的态度总是过于刻板。“别人去旅游,他就要去旅游!”秀梅感慨地说,觉得丈夫从来没认真地想过两个人怎样才会真正开心。
  
  但庆幸的是秀梅现在已经明白,丈夫不可能满足她的所有期待;让两个人生活开心,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需要夫妻俩一起去生活里找答案。答案不是唯一的,他们需要放弃一些目的和要求,认真地去感受生活。如果每次产生触动,都可以和伴侣分享,那么,他们就离幸福和开心更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