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给爱开一个账户

给爱开一个账户

时间:2020-09-14 来源:admin 点击:

  给爱开一个账户,每天储存一点儿柔情,这样才不会在平淡的日子里丢失了爱的感觉。
  
  开始空落落
  
  早上,闹钟响了,王丹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准备洗把脸去厨房给孩子做早餐,走到洗手间门口,忽然想起来:“做给谁吃啊,女儿都去外地上大学了。”一放松,又躺回去睡了一个回笼觉。
  
  女儿不在家,家里比往日更加安静,她和德明有时候大眼瞪小眼,想说话又感觉没话找话,彼此都有点儿尴尬。
  
  德明很快找到了打发时间的新方法—玩儿手机游戏。每天晚饭后,德明习惯一边看电视,一边玩儿手游,有时开着语音和游戏群里的玩家们聊得火热。王丹眼睛盯着电视,耳朵却往德明这边使劲儿,电话那端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孩子的声音。她不由皱眉,“你无不无聊?”德明理直气壮地反驳:“女儿考上大学了,我也彻底解放了,你还不让我松快松快?”
  
  电视声、手机的游戏提示音,夹着震动的“嗡嗡”声,德明的两个手机轮番响了一遍,王丹跟着折腾到凌晨两点半才入睡。
  
  德明的觉来得也是真快,关灯不到10秒,就开始抑扬顿挫地打起震天的呼噜。王丹只得望着天花板数羊,数得心烦。望着德明四仰八叉、张着嘴打呼噜的样子,她心里就会升起淡淡的嫌弃。
  
  德明的呼噜打得太响时,王丹动手去推他。他就会半梦半醒地嘟囔两声,晃晃脑袋,呼噜有好一会儿不再响,趁着空当王丹抓紧时间让自己睡着。以前围着女儿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她每天累得倒头就睡,德明的呼噜从没吵醒过她,她也没尝过失眠的滋味。
  
  忍了一阵子,王丹干脆搬去女儿的房间住了。
  
  这下没人约束,德明更是放飞自我了。晚上睡觉灯都不关,衣服不脱、澡也不洗,醒了看电视,困了接着睡。一来二去,德明爱干什么,王丹彻底不管了。
  
  分房睡后,两人自然也不可能亲热了。
  
  其实,他们上次亲热还是在一年前。那天,女儿去补课,王丹在客厅看书,德明上来就亲,手没轻没重,王丹一下子就被弄疼了,使劲儿推着德明,嘴里嘟囔着“轻点儿”。德明觉得扫兴,赌气地更加抱紧她,把她勒得喘不过气来。担心孩子临时回来,两个人拎着内衣回卧室折腾,把房门反锁,像做贼一样,慌里慌张。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紧张,还是因为德明的动作太粗鲁,王丹感觉很不舒服。之后德明再来求欢时,她找个理由给推了,后来,他也就不再要求了。
  
  现在孩子上了大学,他们更是连说话都省了。
  
  挣扎
  
  王丹向闺蜜沈梅吐槽:“我现在就是女版柳下惠,心如止水。”
  
  沈梅问:“你俩现在什么情况?”王丹说,“我俩分房睡呢,这都一年了。”“那个事儿呢?”沈梅问。王丹自嘲地笑了:“我是性冷淡吧,已经闭关中。”沈梅说:“那可不行,哪天我领你去医院看看。”
  
  没等去医院,王丹就确定自己是正常的。
  
  她的手机上有一个用微信摇来的男人,不知姓名,也没见过面。寂寞时,她会和他聊两句。最近,他突然发来一条微信:“我想你了,我想要你。”王丹看完,赶紧把他删除好友,过了半天脸还发烫。
  
  当天晚上,她梦见有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亲自己,她没有推开,男人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忽悠就醒了。睁开眼睛才发现,德明睡的主卧如往常一样传来很大的电视声,而自己还是睡在女儿的单人床上。
  
  会做春梦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性冷淡?
  
  楼房对面广告牌上的灯光,把白色窗帘映得泛着点儿黄。如果德明能像从前那样抱着自己一起入睡,被窝也不会这么凉吧。可惜,德明有手机就够,并不需要她。一时间,她对德明又是羡慕,又是恨。
  
  王丹的心里空得厉害,翻了翻手机,却看见被自己删掉的男人,又请求加她好友。她的心一软,重新加了他。
  
  每天有人陪她说话,王丹的脸上渐渐又有了笑容,德明再干什么,她都开始大度起来。以前,她让德明把微信语音外放,“监听聊天内容是否健康”,现在她嫌里边的说话声烦,让德明赶紧关了。
  
  她去做了头发,开始哼着歌做家务,不停地买新衣,还看起了时尚杂志。
  
  王丹和老同学聚餐时,男人又给她发了微信。王丹发现他把对她的称呼改成了“宝贝儿”。同学听见动静问是谁发的,她低头浅笑没搭话。“宝贝儿,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我想你了。”看着男人发来的文字,她脸一红赶紧收起手机。
  
  她并没有立刻回绝,也没有骂男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天鹅肉不就是给人吃的吗?她对德明有怨,这样清心寡欲的日子要熬多久?她才41岁。外边的男人不敢要,家里的男人不能用。想了又想,終是答应了下来。
  
  和男人约会的日子到了。下班后,王丹准备回家换一身衣服,再出去和男人约会。刚回到家,却看见厨房里摆着很多新鲜的菜。德明正拿着刀收拾鱼,锅里已经传出一股饭香味儿。她不由愣住,揶揄道:“大哥,鸿门宴吗?”
  
  德明一脸正色地说道:“不是鸿门宴,是谢罪宴。我们游戏群里有一个哥们儿,整天光顾着自己玩儿,结果老婆跟人跑了。我琢磨着,得回来陪我老婆玩儿了。”
  
  王丹有些心虚,拿不准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还是德明察觉到了什么,话里意有所指。
  
  晚饭异常丰富:麻辣小龙虾、炒田螺、菜花山药炒肉片、红烧鲫鱼,还有王丹最爱吃的清炒空心菜。两人吃得酣畅,边说边聊。吃着吃着,她有些恍惚愣神儿,女儿不在家的这一年,她总是提不起劲儿做饭。德明已经跟着她一起吃了差不多一年的外卖。两口子不在一起吃,不在一起睡,又不聊天,难怪没有家的味道,越来越嫌弃对方。
  
  晚饭后,王丹躲在卫生间里,把男人拖进了黑名单,然后把手机关了。走出来,她冲德明抿嘴一笑:“老公,你做的饭菜真好吃,我有些吃多了,咱们一起去散散步、消消食?”
  
  德明也笑:“好啊。”
  
  爱是一点儿一点儿做出来的
  
  婚姻渐渐又有了生机,只是,王丹依旧不知,该如何把德明拐到床上去。难道要从女版柳下惠变身潘金莲?这个难度有些大。
  
  沈梅和丈夫的恩爱是有目共睹的,王丹很想知道人家两口子如胶似漆的原因,虚心向她取经。沈梅笑了:“结婚久了,有的男人就变成了大猪蹄子,都忘了要取悦老婆了。爱是你一点儿、我一点儿‘做’出来的。你的男人你怕什么?你要,就去‘拿’。女人,也可以主动啊!”
  
  王丹依然一脸纠结:“他要是对我温柔一点点,多给我一点儿关心爱护,我也不会嫌弃他。”
  
  沈梅说:“那你就先试试多对他温柔一点点,多给他一点儿关心爱护。或许,他就更愿意对你好了。”
  
  那就试试。
  
  周末,王丹主动下厨,德明在一边帮忙择菜。正忙活时,王丹忽然从后边搂住了他的腰。德明很吃惊,这是妻子几年来第一次主动亲近自己。他停下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手都没擦,指了指墙角的榴莲,“给你买的”。王丹心头一热,晚餐之后,把那套绣着蕾丝花边的性感睡衣拿了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王丹如法炮制,天天都对德明做一点儿亲昵的小动作,拥抱、拉拉手,摸摸德明下巴上的胡茬子,或者轻轻撒个娇……这些令人激动的小动作让德明很是受用。渐渐地,他回家后,也习惯抱一抱王丹,变得更加体贴和温柔了。找回亲密之后,他们终于在床上找回了激情。
  
  给爱开一个账户,每天储存一点儿柔情,这样才不会在平淡的日子里丢失了爱的感觉。